双鱼玉佩
字体:16+-

大结局

第85章 大结局

车子缓缓地行驶在公路上。车里静悄悄的。我沉浸在无尽的痛苦里。从来没有想象过,我的身世是这样的离奇。真正爱我的人纷纷离去。身边的人个个心怀鬼胎。我像一个提线木偶,被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以前的种种像放电影一样。一幕幕的播放。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我心如止水。

王队的车在宾馆前停了下来。我如行尸走肉般走进宾馆。王队跟在我的后面。我坐到沙发上。他走过来,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叹了口气,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再难过。你们在下面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放心,关于你的身世,我们会保秘。你可以像以前一样正常的生活。以前的几十年古小倩已经死去。现在是一个全新的你。好好生活。不要难过。这样才不会愧对曾千方百计保护你的人。”

我擦干眼泪勉强的微笑着说:“你放心吧?我不会被打垮的。”

他微笑着说:“那就好,这样我们也就放心了。以后遇到什么难事,尽管来找我帮忙。”

我点点头,说:“我想问问,那些死去的人,你们打算怎么办?”

他说:“不清楚。他们本身就是有罪的人。应该由上面定。”

“你能把他们交给我吗?我来安葬他们。”

“对不起,恐怕不行。”

我点点头,说:“谢谢,我有点累了。”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说:“好,那你歇着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我点点头,起身送他到门口。看着他挺拔的身影渐渐远去。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关上房门。走进卧室。躺在**。头顶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明晃晃的散发着明亮的灯光。让人有些眩晕。我似乎看到了奶奶,小木,甚至海子。他们都在看着我,朝我微笑着。我的泪水浸湿了枕头。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坐着乱七八糟的梦。根本就不知道梦的是什么。我起身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走到镜子前,一双好看的眼睛都浮肿恰起来。明明是双眼皮,此时已经变成了单眼皮。我简单的化了个妆。下了楼。拨通了王队的电话。

我来市公安局的大门前。王队早已经站在门口。他一身军装。挺拔的站在那里。看到我微笑的说:“走吧。”

我跟着他来到,停放实体的地方。有三层高的停尸柜立在我的左手边。里面阴森森的。连灯光都显得那样的诡异。上面都有标号。从以开始。第五个柜子被拉开。小木的脸呈现在我眼前。我别过视线。心痛的不能呼吸。抑制不住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落下来。他静静的躺在那里。脸上上了一层霜。头发眉毛都白了。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冰冷入心。那个曾经穿着兽皮的野人,再也回不来了。如果当初没有遇见他,不把他带出来。或许他会好好的活着吧。

紧跟着6号冰柜拉开。奶奶也躺在那里。她费尽心机的保护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了我她付出了全部的身心。而我却不能给她修碑立墓。以后只能躺在这样的冰柜中。想到这里,我嚎啕大哭。王队过来搂着我的肩膀。我哭着说:“我求你,把他们还给我好不好?”

他不断的拍着我的后背说:“好好,我会让他们安息的。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

我停止了抽泣。他把冰柜合上。跟着他离开了那里。回到宾馆,他说让我等消息。我点头答应了。

过了两日,没有动静。晚上十点钟左右他来了。抱着一个箱子。我有些奇怪。他没有回答我。径直把箱子打开。两个小的骨灰盒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激动的说:“他们同意了吗?”

他点头说:“是的,我说服了我的领导。他同意了的。”

“谢谢你。”我跪在地上。

他吓了一跳说:“快起来,不要这样。要谢,也应该是我谢你才对。要不是你。我们也不可能抓到他的把柄。现在或许他们还逍遥法外呢?”

他把拉起来。看着我说:“好好的生活。忘掉以前。”

我点点头。他转身离开。

第二日,我带着他们的骨灰踏上了我的家乡。我把他们埋在了后山。在那里生活了半年。我从哪里回到x市的时候。我的工作室仍旧照常营业。吴欣看到我惊讶不已。高兴的拥住我。她说:“海子走的时候把工作室交给我,让我打理。他说,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回来。没想到,海子竟然参加了黑社会组织。被抓了。”

我一愣。黑社会?吴欣看我一头雾水。说:“你不知道吗?电视上都播放了。还有报纸。”说着他从化妆台的底下,拿出一沓报纸。从里面找出关于那件事情的报道。

我拿过报纸,整个版面兜售i关于那件事的。但是从头至尾说的就是。以黄水清为首的一帮人私自开发国有资产。进行非法盗墓活动。进行黑社会组织活动这一类的。其中并没有提及那部分。这是可以理解的,即便说出来不会有人相信。即使有人相信,也会导致人心慌慌。那个部分被当作机密封存起来了。

听了吴欣的叙述,我知道海子并不坏。或许,他也是万不得已。我从心里原谅了他。朋友们知道我回来了,高兴的让我请吃饭。我同意了。是的,一切都过去了?我还有什么不能过去的。在我最后的几十年里,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

我们吃完饭,又去唱了歌。我喝了不少酒。打的回家。我坐在车厢里,窗外的一切我都有些陌生了。经过广场。看到好多的人在跳舞。忽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白衣女子在朝我微笑,那样子让我不不禁打了一个冷颤。那个女人竟然是我。或者说是嘛姆。车子在继续行驶。我转过头,那个人却消失了。我摇摇头,自嘲自己看花了眼。

出租车行驶在公路上。驶向遥不可知的未来。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