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玉佩
字体:16+-

88 号房间

第85章 88号房间

王志说:“怎么了?不接电话吗?会不会有什么事情啊?”

我摇摇头说:“我有不好的预感,海子会不会出事了?”

王志说:“怎么你会有这种想法?”

“直觉”。我说。

他拍拍我的肩说:“好了,你想的太多了。咱们先到博物馆去看看吧?”

我点点头。和他驱车来到博物馆。这个城市的博物馆建造的古色古香。应是防样式雷的建筑风格,也许是年代有些久了的缘故。站在它面前。一种沉重庄严的沧桑感,震撼人心。今天来博物馆的人还挺多。大多数应该是朝着玉佩来的。

我们随着人群走了进去。里面很宽大。人虽然不少。大家进来之后还是感觉的很空旷。我的目光四处搜寻着小胖。很轻易的在人群中看到了他。他同是也看到了我。高兴的过来与我打招呼说:“你来了。”然后又看了看和我一起的王志说:“海子兄弟呢?”

王志伸出手说:“我叫王志。市公安局的。海子有事没来。我和朋友过来看看那块千年玉佩。”

小胖满脸笑容的双手握住王志的手说:“欢迎光临。”

一阵寒暄,我们跟着王志来到那块装有玉佩的玻璃罩前。当看到它第一眼的时候。让我吃惊的是,那竟然是我丢了的那一块。我怎么都想不通玉佩怎么会到了这里。围在周边的人不时发出赞叹声。我呆愣在那里。旁边的王志凑到我耳边说:“你怎么了?你见过这块玉佩?”

我没有回答他。拉过小胖走到一个人少的拐角处。严肃的问道:“能告诉我这块玉佩是怎么来的吗?”

小胖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奇怪的看着我吱吱唔唔的说:“你怎么了?”

我着急的说:“告诉我玉佩是怎么来的?”

他拉着我的手说:“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这是轮到我糊涂了。见个人。什么人?他看着我站着不动说:“你不是想知道玉佩的来历吗?那个人说了。看到这块玉佩的人如果问它的来历。带去见他。”

此时,父亲的叮咛在我脑海中出现,不要相信你身边的任何人。不要随意跟着任何人到任何地方去。父亲跟我讲述的我已经很清楚他们的目的。父亲让我放弃回归自己的生活。可我如何还能在回到过去。既然消失的玉佩又出现了。那么,我一定要找出躲在幕后操纵这一切的人。我转身向后面看去。奇怪的是王志竟然没有了。我四周看了看,还是没有看到他。

小胖催促着我。我来不急多想。跟着小胖走进一个房间。他小心翼翼的关上门。从里面锁紧。我吓了一跳,心想他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吧?看了四周。这是一间办公室。有一张办公桌。上面有一台电脑。还有文件。钢笔。周边还有沙发与茶几。茶几上有一套精美的茶壶。

我快步和他分开距离。走到办公桌前伸手握住那只笔。他转过身来径直向我这边走过来。我见他过来。我又绕到了办公桌的另一边,手里握住的笔并没有放下。他奇怪的看着我,说:“你离这么远干嘛?”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说:“这是眼罩。戴在脸上。”

我紧紧的攥住钢笔,说:“你想做什么?”

他好像才反应过来对我说:“你想多了?那个人说了,要想见他,必须的把你的眼睛蒙上。否则我不知道他是否会见你?”

我并没有他的一句话就放下戒心。我说:“你放心,我不会向别人泄漏你们的秘密。如果硬要蒙住我的双眼的话。那么事情到此为止。我也不去探寻那块玉佩的来历。我马上就出去。”

他愣了一下神,拿出手机拨了几下。然后跟我说:“好,那我打个电话问一下。”

我点点头,心里是很想见到那个人的。不管怎么样。即便是死我也要证实父亲对我所说的。父亲与奶奶和我说的真相完全不在一条线上。我不知道真相到底在哪里。突然出现的这个胖子。以他现在的行为看来。他与那个持有玉佩的人关系密切。那么是不是。他与我们相识也是策划好的。想到这里,浑身的冷汗。

他放下电话说:“他同意了。”

然后,他坐在沙发上。后面的墙壁出现一道门。我大吃一惊。原来这里面有暗室。我跟着他走进暗室。身后的门随之关上。我心里一沉。不知道自己进入了这道门是否还能再出去。

门里有楼梯顺延而下。里面有昏黄的灯光。视线很好。可以看到周围。楼梯的两旁有扶手。可以直接看到地面。楼梯是以一个弧的形状下来的。总长大约也就四五米。小胖子虽胖。但下楼梯很灵巧。

我跟着他到了楼梯的底部。四周堆放着许多杂物。小胖在一扇门前停下来。打开上面的钥匙。里面也有灯光相比于外室要明亮很多。我心里又狂跳起来。不知道,下一秒中我将要见到的是什么?

迈进这个门。有一条长长的通道。一直向前延伸而去。这里显得有些陈旧。两旁的墙壁上斑驳一片。白一块,灰一块的。还有一股潮湿的气味。两旁都对应着一扇门。上面有标号。从右手边开始。第一间是一号。以此类推下去。就是每间房门的编号。门后面的东西让我好奇。我很想推开门来看看里面会有什么东西。我猜想着这每一扇门的背后应该是堆放古董的储存室。否则那么多房间。我相信绝对不会是给人住的。里面静静的。唯有我和小胖鞋与地面的摩擦声。充斥着这个空间。小胖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跟他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自从小胖下来之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表情严肃。一句话都没有。手里的钢笔冒已经被我拔下来。尖尖的笔头探出我的手掌心。若是此时遇到袭击。可以防身。

小胖在一扇门前停下来。我因为停住了脚步。门上的牌子清晰的写着88号。88号是最后一扇门。一个身着白衣的小老头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以我的判断他的年龄应该在七十岁左右。他看到我笑眯眯的说:“请进。”

小胖站在门边。我走了进去。这个房间不大。整理的整整齐齐。只是在左手的一个台子上有许多的瓶瓶罐罐。好像是做实验用的。右手边有一张床。床头有一个书柜。里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书。一个椭圆形的沙发,里面摆放这一个茶几。茶几上也有一套和外面一样的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