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鱼玉佩
字体:16+-

不受控制了

不受控制了 [ 返回 ] 手机

我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把我带到实验室的。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总之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我也不去探究这些。到了那里我直奔瞿溪的办公室。此时他的办公室里已经坐满了人。他们见我冒失的闯进来。都奇怪的看着我。我几步走到瞿溪的身旁,刚要附在他耳边。门打开了。嘛姆走了进来。大家站起身。迎接嘛姆的到来。

嘛姆走到瞿溪的身边。坐下来。随后大家跟着坐了下来。我也只好找到位子坐下来。她满面笑容。瞿溪把资料放在她面前。她的眼睛放光。脸上的笑容像是太阳花一样绽放开来。她掩饰不住的兴奋。站起身来紧紧的拥住瞿溪。我的心跌入谷底。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我根本没有心思听他们说什么。中间被嘛姆提了名。好不容易等到散场。我留在那里直到最后只剩下了我和瞿溪两人。他走到我身边说:“小冯,你刚才想要跟我说什么?”我摇摇头说:“我刚才是想让你不要交出sy—1。可还是晚了一步。”瞿溪有些紧张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把我的奇遇跟他简单的叙述了一遍。他大吃一惊。站起身来。来回的踱着步子。心里的焦躁不安在他的脸上表现出来。我说:“事情已经这样了。顺其自然吧。好在嘛姆答应让我们能见到王对他们。好在我们已经计划好了。就顺着计划来吧。”

瞿溪叹口气说:“也只能这样了。”他走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我走出他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我隐隐的觉得我们这次做的决定是错误的。嘛姆的到了实验数据。她还会等一年。在行动吗?以现在的形式看来。她很快就会采取行动。而且我有强烈的直觉。这一天已经不远了。我头疼欲裂。

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天从血婴那里有消息传来。嘛姆已经迫不及待。一些很精锐的血婴先锋已经派出去。打探消息。到第二天的晚上。上面也传进来消息。它们窜进村庄。见人吃人。见牲畜吃牲畜。整个村庄已经被破坏殆尽。整个官兵都出动了。他们用机枪扫射。即便如此还是牺牲了十几位同志。血婴还是没有被清理干净。它们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总之损失惨重。

我暗暗吃惊。没想到就几个血婴。把事情就就搞成这样。若是把她把血婴都放出去。事情真是不可想像。几个人颓废的坐在小酒馆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王队他们都到齐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次聚会是明目张胆的。嘛姆也没有异议。她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而且交给了她。她对我们已经完全放下了戒心。用她的话说,“你们是我嘛姆的功臣。有朝一日。你们将会享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与财富。”

瞿溪向他们也说明了大致的情况。王队很惊讶。他在这里没有经历过。所以对这种事情的表现就是难以理解。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人而言。已经习以为常。后来又从王迪的口中得知。上面的大部队已经混进了不少。只是大家都没有来料到,嘛姆的行动会这么迅速。事情似乎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了。瞿溪说:“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带上有用的东西,能够安全的撤离出去。”

古玉禅说:“可是,现在我们只知道这个出口。那个古城的出口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就这样撤离吗?”

瞿溪说:“不用担心。那个嘛姆的魂魄可以帮助我们。”

“嘛姆的魂魄?”大家一口同声。瞿溪看向我说:“小冯,你说说吧。”大家把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我。

我清了一下喉咙。把事情的里里外外说的清清楚楚。大家的表情从好奇到震惊。是的。这种状况子啊他们的世界里。只存在于虚幻的小说里。现实中他们是想象不到的。

瞿溪接过我的话说:“只要她能够帮助我们,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了。”

古玉禅说:“这是不是嘛姆的诡计呢?咱们不能掉以轻心。一个鬼魂说的话可信度高吗?”

瞿溪说:“应该没有问题。嘛姆现在也没有必要这样做。我觉得那个鬼魂是可信的。”我也点点头。

正说着,一个声音轻轻的飘进来说:“那个出口很隐蔽。在天边有橘色红霞的旁晚。朝着最亮的方向走。走出城市。沿着一条这里的生命河。就会看到那里的出口。因为只有那天。神兽都要储存能量。不用看守。此时才是最安全的。你们不用怀疑。我不是帮你们。是在帮我自己和嘛姆。还有这里所有无辜的人。”

大家站起身来四处搜寻着她的踪迹。瞿溪说:“请问,以后我们怎样联系你?”她幽幽的说:“我会联系你们的。你们要走赶紧走,晚了就没有机会了。”我的心提到嗓子眼问:“怎么了?”没有回声。我一惊。心想,不会事情有变吧。我看向他们。他们也表现的不知所错。一幅难以理解的表情。

接下来的事情,都在筹备着出去的事宜。我坚决留下来。古玉禅,王迪。瞿溪也都留下。王队带领他们撤离。

坏消息一件件的传进来。嘛姆已经把病毒放出去了。变出小镇上死了好多人。在那里有接连的出现了好多僵尸。有很多一模一样的人出现。被杀死的人死后复生变成它们的同类。这个小镇现在完全在一片混乱之中。如果蔓延出这个沙漠。世界终将在顷刻间崩溃。军队里也死伤惨重。这里的人们都在蠢蠢欲动。

这里有很多东西没有运出。我们与外面暂时失去了联系。洞口我们已经找到了。只是没有进去。我们什么装备都没有带。进去根本找不找方向。随后就赶了回去。

实验室里我们又开始了另一个研究的任务。我们在快马加鞭的研究病毒的解药。瞿溪的笔记帮了很大的忙。一天的功夫。解药就出炉了。当然,是在嘛姆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进行的。

我们有解药却送不出去。

午夜时分,她来了。与以往不同。今年天的她显得很慌张。这种状态,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心说,不好。要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