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三 十 二 章

第 三 十 二 章

涯边的风并不大,只是突然迎面的时候,还是让皖紫微微一颤,皖紫猛然抬起头来:“师兄,我给你两个选择,跟着我,或者你现在从这里跳下去。”

子瑜挑眉:“你敢留我在你身边?”

“当然,我会废了你的武功,挑断你的手筋脚筋。”

子瑜蹙眉:“那样,还不如杀了我……。”

皖紫吐出一口气:“我知道……。”知道你会这么说......

“皖紫,我曾忘了很多事……我问你,我是否爱过你……。”

皖紫抬头:“现在,你知道答案了?”

子瑜摇头:“知道我为什么要对你说‘对不起’吗?”

“因为......你从未爱过我。”皖紫拼命挤出一点笑意:“你也许是不记得了,但是我可以很清楚知道,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从未爱过皖紫......。”

子瑜沉默了很久,方才柔声道:“……皖紫,能摘下面具,让我看看你的脸吗?”

皖紫点了点头,抬起手,从下颚一点点往上揭。

那人皮面具做工极细,而且极似,真真算得上是巧夺天功。

“其实我在江湖上的名声并不好,带着你,只会被人追杀罢了……我一直在骗你。”

“恩。”

圣月教是江湖第一的邪教,行事不合常理道德,杀人如麻,擅长易容,控制人心。

闯荡江湖,仗剑天涯……这个,原本就是自己的一个梦,今生,永无实现的梦……

人皮面具落下的时候,如同一张薄纸。涯风一吹,便随着落叶坠入悬崖。

那张脸,很眼熟。风华绝艳,入目憾人。

凤眸柳眉,挺立的鼻子,嫣红的唇,没有一丝瑕疵的肌肤,如玉般晶莹剔透。他的样子,很像伍霆琳,却更像一个人。伍霆宇母妃贞妃。

子瑜突然觉得好笑……命运,就是这般喜欢折腾人的么?这些,到底算什么?很多话,到了现在,自己已经说不出口了。难道要让自己告诉眼前这个人,你所做的一切,都错了……你所要的东西,从来就是一个误会,被命运扭曲了的笑话……

皖紫,对不起……对不起,我拿走了,原本属于你的一切……皖紫神色一黯,抬起手轻轻抚上脸颊:“我戴了一辈子的面具,也被你看了我很久……如今,我自己都快忘了,面具下的我,是什么样子。”

子瑜柔声道:“很美……。”

皖紫看着他,抿着朱唇一笑:“你说话,总是很能讨我喜欢。”突然抬眸,轻声道:“我真的,很舍不得你死……师兄。”

子瑜神色不变,声音更是温情如水:“皖紫,我会在下面等你。若一切都结束了,你就来找我吧……。”话犹未落,纵身一跃,坠入万丈深渊。

皖紫没料到变局如此之快。身体微微一震,颤微微向涯边走去。往涯下看去,一片白茫,只闻嘶鸣……突然听到一声凄惨的哀鸣,然后,一切归于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