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二 十 一 章

第 二 十 一 章

吴子瑜醒来的时候,已是两天之后。

醉后的症状这次倒不明显。就是神情模糊,睡眼惺忪。

坐起来好半天了,方才回过神来。

“子瑜,你醒了。”

吴子瑜“恩”了一声,才发现身旁躺着个人,回头去看。

那人掩嘴一笑,纤纤玉手抚到自己脸上,又缓缓移下。声音妩媚娇柔:“子瑜昨天晚上真棒!”

吴子瑜揉揉太阳穴,眼前还是很模糊,却知道,面前这人是皖紫,想问这人自己哪棒了。便看见了皖紫一身的青痕,不言而欲……

吴子瑜努力去回想之前的事。

他叫了伍霆宇喝酒,然后像是醉了,又听到那人说了很多令人心痛的话……他记得自己那个时候是装醉的。不过到了后来还真的不省人事。

对了,伍霆琳进攻京都……

吴子瑜猛然抓住皖紫的肩胛:“告诉我,他们怎么样了?!”

皖紫面上的柔情淡了:“你说呢?”

突然看清了那张没有轻纱拂面的脸。

柔美,精致,肤如玉脂,弯弯勾起的柳眉更是如画一般,一双韶美的凤眸流转风情。

子瑜怔怔了,用手指抚上那人的脸,皖紫的睫毛便微微触动,突然闭上:“美吗?这是伍霆宇的脸……。”

吴子瑜神色一冷,只听“啪”的一声,那绝美的脸上多了五指的痕迹。

一缕鲜红立刻从嘴角冒出,异常的刺眼。

皖紫伸出舌尖,轻轻舔去,嘴角勾出一抹残忍的笑:“这可不能打,打出痕迹,很难弄回原形的……子瑜也不要怪我,让他从城楼上跳下去的,可是他的亲哥哥。幸好,没把脸给摔坏了......倒便宜了我。”

吴子瑜怔迟一瞬,面色反而平静了下来,问了一句:“皇上,驾崩了?”

“他现在已不是皇上了,吾皇是以前的定都王,伍霆琳。”

吴子瑜“哦”了一声:“那么子瑜呢?流放还是陪葬?或者新皇大恩,放子瑜离开?”

皖紫咯咯笑道:“新皇说了,委以大任。”

子瑜哼笑一声:“那么林教主呢?不是与五王爷恩爱?怎么又爬上子瑜的床?”

皖紫面色一沉:“自然是因为,一会儿有人会来抓奸。”

果然,话刚落,木门一声巨响。

皖紫闻声一笑,想伸手去环住那人,却被那人一把推倒,按住双手,一个暴虐的吻便落了下来。

皖紫先是挣扎,而后一怔,眼睁睁等那人的舌尖伸入的时候,无法抗拒,而且当吴子瑜将软舍深入的时候,竟开始有所回应。

子瑜见他这样,噗哧一笑。放开他的手一点点的抚摩他身上**的地方。

吴子瑜面上都不知是什么表情......这具身体,自己倒是熟悉得很......

不一会儿,那人已是娇嗔连连……

声音**霏得连周围的人也是面色泛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