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九 章

第 十 九 章

凌威九年,“定都王”伍霆琳在整顿半月后,终于宣告进攻京都。

一时间,血染半边江土。

呐喊声如同山呼海啸、猛兽咆哮,战火燎原,箭雨如蝗,伏尸断臂。

王朝一夜之间风云变色,仿佛成了修罗场。

战初,伍霆宇这边连翻大败,却顽固抵抗。

六日后,叛军攻破京都外围,围攻内城,伍霆宇已成困兽。

一日后,伍霆琳下令进攻内城。伍霆宇临危授任吴子瑜为军师。这一战便让伍霆琳措手不及,算是小胜。

此后,伍霆琳改变战略,围而不攻。

子瑜还是亲口问了那个人,就如同很久以前,那个人问自己:“你现在,想要的又是什么?”

伍霆宇漂亮的凤眼却是一黯,半晌幽幽道:“如今……朕也不知道了。我不明白我做的是对是错。总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而自己的本就不是圣人……。”

“圣人都有错……别想这么多,无论如何,最后,子瑜会陪着你的!”

他没有问他,为何当初不告诉他和伍霆琳,他的想法......因为这一切已经没有必要……

就是现在说了又怎样?难不成他伍霆琳就会因为这种的话退兵不成?

事到如今,自己都有了自己的立场,要考虑的,又何止“感情”二字?

既然什么也挽回不了……说了,不过是徒增伤悲,烦人伤己……

小屁孩要恨,就让他有个可恨的,不管是伍霆宇还是他吴子瑜……

子瑜蓦然叹气,也许自己真的累了。

只是身心俱备后的他,反而能感到一瞬间的平静。只是不知道,这份平静,又能维持几时?

魂牵梦萦胭脂露,

珠歌翠舞与君许。

琼貌降唇终有老,

不如一曲逝君怀。

不曾言,天长地久。

不与祈,海枯石烂。

余香袅袅熏熏然,

一舞曲罢入君怀。

再回首,春光依旧。

挑灯轻吟,美酒下肚,便是几分醉意。

抬起微微泛红的脸颊,接过美人手中的酒。

“我记得子瑜说过,自己不喜欢喝酒。今夜,又是何来的雅兴?”

是不喜欢,因为每一次喝酒,都没有好事……

第一次,是在酒泉,抛下了皖紫,让他发生了那样的事,悔恨终生;第二次,小屁孩心情不好,说什么一醉解千愁,非拉着自己喝上一杯,结果第二天便被废除,三人也随之决裂;第三次,初到凌州,喝醉酒,调戏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小王爷,让他对自己心生欲念;第四次,就是被那人……

而这一次不一样了。

要发生的事他已经知道了。

明日,那人就该进攻京都城了。

明日,他们将会再见,六年后,却是兵戎相相见。

明日,他执著了那么多年的梦境,也该彻彻底底的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