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七 章

第 十 七 章

凌州。

“我没想到,竟会在这里看见你。”

子瑜一下山便去了凌州。

他也知道,是应该出来的时候了,却不知何去何从……

不知不觉已在洛羽湖畔流连数日。

这些年来,不论江湖朝野,都如沧海桑田一般变迁着。惟有这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变。

伍霆琳的军队眼看就要军临京都城下了,却突然刹住脚步。而他本人,回了宛柏。王爷之意,大概是困兽观慌,等自个儿休息够了,再来个大收。

如今的小屁孩,何等气魄,何等狂妄!只是人家有本事,你又奈他何?

这种时候,自己是不是应该择良木而栖?反正那小屁孩想要自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只是,犹豫之间,却让他在这里看见了这个人。

子瑜吃了一惊,那人却一点也不不意外,神色如常,微微一笑:“子瑜哥哥,好久不见。”

“的确很久……六年了,慧毓公主。”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造成王爷起兵的导火线,伍霆婉。

伍霆婉一袭素衣,乌发成鬓,用一条青色的丝带绾起。手中提着一个竹篮,里面盛着一些瓜果。看上去温柔娴静。

看这身着,倒像是个普通的妇人。

而且子瑜还注意到了,她的脸上一直含着笑,眸里更是柔情似水。

早在很久以前,子瑜便觉得伍霆婉很温柔,可是那种温柔却近似冷淡,对任何人好,却不会失去了本心......而现在不一样了,她的温柔,是自骨子里发出来的。

说话间,就听前方的一名男子唤道:“娘子,快点。淑儿还在家等着我们。”

伍霆婉脸上立刻泛起幸福的红晕,应道:“你先回去,我遇到故人,有事相谈。”

子瑜看了那人一眼:“他是你的?”

伍霆婉也不隐讳,道:“丈夫。他不知我是慧毓公主,爱我,疼我,怜我。我们是在京都认识的,那年,他赴京赶考,如今,已为我弃权为农。”

子瑜愣了愣。

一阵风过,水波粼粼,阳光反射出刺目的光。

远处依然是起伏的山峦,不会因人事的翻天覆地而发生任何的改变……

半晌,子瑜才问道:“你可知,你的两个哥哥马上就到兵戎相见的时候了?”

伍霆婉却反问道:“这一天,是迟早的事,不是吗?”

她这么一问,子瑜反倒沉默了。

伍霆婉叹了口气:“触手可及的东西,永远不知道珍惜……身在牢笼的人,又怎么能珍惜别人给予的自由?子瑜哥哥,今日就不请你到家里坐了,如果有缘再见,婉儿亲手做饭给你吃。”

直到那人的身影消失在洛羽湖畔,子瑜仍是一动不动,直至日落。

那个时候,爱恨真的淡了……对错也变得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