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六 章

第 十 六 章

斗转星移。

五年后,皖柏。

王府。

听完禀告,王爷缓缓站起身子,声音带着冷意和暴躁:“为何一个活生生的人,你们竟然给本王找了五年都未找到?他难道还能凭空消失了不成?”

那人吓得连忙跪地:“属下这些年几乎动用的江湖上的所有力量,如果他出现,就一定会有蛛丝马迹,除非……。”

王爷重复问道:“除非什么?”

“要不他漂流海外,要不他便是待在一个地方,从未移动过。”

王爷摸了摸下颚,目光移到那人身上:“待在哪里?是你们找不到的?”

“那只能是深山老林。”

沉思半晌,王爷罢手:“算了,你们先下去吧……。”

若那人真有心躲藏……又如何能够让别人找不到?

这一点,倒还是那个人想得透彻……这些多年来,伍霆琳暗中派人监视过,林皖紫倒是从未找过那人......

这五年,王爷的外貌到似没变……依然是英俊爽朗,高挺的鼻梁,修眉入鬓,星眼薄唇,不怒而威,依然喜欢慵懒地坐卧在靠椅上,微合双睫。

只是眼眸睁开的时候,眼底里会多了淡淡的倦怠。

五年来,战事不断。

当自己看着那尸骨累累,血肉堆积,还有百姓身逢战乱的无措慌忙,听到士兵们在战场上嘶叫……

他甚至想过,自己是不是错了……

很多初时对皇位上那个人的愤恨,正义言词,到了现在也差不多被磨平殆尽……

三天前才亲征回来。也是樟诃看见他的倦色,说什么也要让他回皖柏休息数日。

成败也不过是弹指之间。到了这个时候,急也急不来了。

五年来,破梓林,攻北渝,屠九旒,直取京都。有胜有败,有得有失。

伍霆宇比他想象的要强硬得多。

这一打,便是五年……

好在凌州之时,子瑜的一套治地养民之策,伍霆琳把它改良到了宛柏,前方在战,后方不乱,丰收粮足。不然的话,这数年战事,早成了无米之战。

不过连连征战,自己还是大伤元气。这些年,死去的士兵少说百万,将士数百……连樟诃和自己身上也是伤痕累累……

所以,他伍霆琳走到了这一步,又非战不可!非胜不可!

这些年,林皖紫过得到正好和自己相反,整日里就是风花雪月,和伍霆禄更是整日整夜□不堪。

伍霆琳真想不懂,有时候还有些气愤,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吴子瑜这样对他!

当然,他不明白的还有很多……比如……那个人临走之前为什么要把那个东西给他……

伍霆琳望向天际浩渺。

子瑜啊子瑜,你什么时候能出现,解本王疑惑?

只要伍霆琳在王府,皖紫便每日会为他送上一杯茶水,伍霆琳不知他用意何在,他也只是偶尔会喝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