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五 章

第 十 五 章

手中的剑出鞘,腾空而起,在漫天飞雪间留下浅浅痕迹。

残雪,乱剑,心悸。

“子瑜,舞剑之时不可分心。若你眼前的冰雪是要取你性命的敌人,你要怎么办?”

换作以前,子瑜一定会反驳道“这又不是敌人,是的话我一定会注意的。”现在,子瑜怔了怔,丢下手中的长剑,闷闷道:“今天状况不怎么好,我想休息一会。”

容成子叹了口气:“你去休息吧。”

子瑜却狡黠一笑,走过来,拉着他的衣角:“师傅,子瑜想和您老谈谈心。”

容成子先是蹙着眉,然后含笑:“好,子瑜想谈些什么?”

子瑜思量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觉得两个男人之间会有爱吗?”

容成子瞥了他一眼:“你想问的是,皖紫对你是不是真有感情?”

容成子说得太直接,子瑜突然觉得有些恼怒,磨牙道:“就算你的意思。”

那风清云淡的人抿嘴一笑,突然正色问道:“你呢?爱他吗?”

吴子瑜沉默半晌,道:“我……不知道。”

容成子哈哈大笑,笑声却很平淡:“纠缠十载,竟是一句,不知道……不知皖紫听了会怎样。”他看着早已在雪地坐下的吴子瑜:“爱了便是爱了,不爱便是不爱,为何是不知道?我认识的子瑜,可不是这样犹豫不决的人。”

“我本来以为自己是不爱他的……可是最近,我想起了很多事,才发现原来自己遗忘了那么多。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爱过他了……。”

容成子含笑看了他一会儿,方才正色道:“那么这个问题,你就留着问他吧。子瑜,第一步已经踏出去了,你要想想接下来的路怎么走才行。”然后留下子瑜一个人飘然而去。

“我……知道了……。”

这山上冬天本应该是很冷的,山间白裹,雪树银冰,寒彻入骨的风。

子瑜穿着单薄的青衣。身上唯一避寒的怕只有那被放到一边的银狐毛的袍子。

子瑜将它捧在手里。柔软的白狐毛触碰到手,便是不尽的暖意。

子瑜知道这是皖紫给的,却不记得送它的过程。

就像很多事一样,回忆是残缺的铁链,不至于断掉,却仿佛失去了重要的节点。

子瑜永远忘不了那天晚上看到的一切。

那以后,梦里仿佛只剩下血的颜色,鲜红、刺目!

他才知道原来血液可以凝固,颜色可以深得乌黑。原来一个人的身上可以流出那么多的血……

那些,都是子瑜以前不知道的。

看着那样的场景,不到十岁的孩子又懂些什么呢?

只是子瑜失神的站了一会儿,还是很正定的上前,将皖紫从血泊里捞了起来。然后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小心翼翼的搂着他,抽噎着说:“对不起……别怕……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