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四 章

第 十 四 章

当他屁跌屁跌的跑到北渝,累得半死不活的时候,才发现抢金丝蝉的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多,小吴子瑜一进城门便被湮没在了人山人海。不禁骂道:“他妈的,这要怎么抢?”

“噗哧,小毛孩,你也是来抢金丝蝉的?”

这声音,真难听,说出这话的人,真他妈讨打!

吴子瑜回头,怒目而视。

只见一个一身青衫的英俊男子站在面前。

那男子莫约三十多岁。剑眉入鬓,眼眸凛冽,高挺的鼻梁,淡薄的唇,不怒而威,霸气凌人。那一身青衫华贵,身后还跟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毕恭毕敬,和一脸谄媚的侍童,一看就是非官即贵。

吴子瑜怒色渐淡,微微化为愁容,也不说话,只是叹气,一双漂亮的眼睛水灵灵地看向那男子。

那男子笑了笑,捏了捏子瑜的小脸:“好漂亮的孩子,只是,你为什么叹气?”

“我娘得了重病……。”

男子笑意更深,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只是不知道这和你来找金丝蝉有何关系?”

子瑜愁容也更甚:“这是他娘亲最后的遗愿。”

那男子沉默不语,似乎是在揣测这话的真假。

是只得想想也是,这话说出来,九岁的自己都觉得不可信。

突然,那人道:“我帮你。”

子瑜反倒一懵:“啊?”

“帮你夺到金丝蝉,完成你母亲的遗愿。”

这么简单?吴子瑜有些戒备的打量这那人。可是那人怎么看也不像是坏人。

他本来还打算他不信就赖着他们一道,等到手以后想办法去偷……

子瑜不禁感叹:“这世上的好人真多啊……公子一定好人有好报!”

那男子只是笑笑,摸了摸子瑜的脑袋瓜子。

这样亲密的动作却让子瑜很不习惯。

他蹙着眉。那表情也正好配合了他前面的故事。

倒是他身边的侍从一脸犹色,冒着头皮道:“爷,您真要为这个小毛孩抢?那可是……。”

“我已决定,休得多言。”

只是一句话,下面的人再无争议。

好有威信,和他老爹在他面前都有的一拼。

子瑜沉思,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

北渝织品闻名天下,又有花海之称。

这个季节,也正好是**盛开的时候。晚艳、冷香。

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旧摘人频异,轻香酒暂随。

子瑜却无心看花。

也不知道皖紫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把他一个人留在客栈会不会出事。

那个路痴,可不要一个人跑出来走丢了或者被人卖了才好……

结果前面的男人停了下来,子瑜便撞到那人身上。

本来想怒目以视,吼他几句的,却对上了男人盈盈含笑的俊脸。子瑜把黑脸收起,挤出一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