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三 章

第 十 三 章

伍霆琳的决定,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正式与伍霆宇开战。

此后,宛柏独立,成了伍霆琳的占据点。

伍霆琳命武樟诃为“震东将军”,傅凌晗为参将军师于“凌威”三年进军京都。

只是他们那时候都未想到,这一战,便是七年。

只是子瑜,去了哪里?

苍苍茫茫的山间,白雾弥漫,好像人生终结的时候必然去的那个地方。

渺渺兮深幽处,漫漫兮白云间。

伸手摸日月,俯身看万物。

容成子依然一脸风轻云淡,仿佛世间一切恩怨纠葛都再与他无关。

他可以看着面前的人难过,悲泣,欢笑,自己却永远是一副淡然。

站在云间的时候,子瑜常常会觉得,那人会不会真的是羽化登仙的仙人。

那是子瑜一直想达到的境界。只是他慢慢的发现,那里太高,自己也许永远也无法到达。

“你真的决定了?”

子瑜想了想,点头,自己都觉得点得有些犹豫,于是又狠狠的点。

容成子也未多看他一眼:“恩。练武很苦的,如果你还和当年一样,将会一事无成。”

子瑜甜甜一笑:“知道了,师傅。”

容成子迅然出手,拉住子瑜双手,猛然向上一撇,又急急放下。

子瑜痛得“嗷嗷”直叫。一脸委屈的看着他。

“其实,当年的事你不必自责,你为他做的其实也很多,只是,他都不知道罢了。”

子瑜蹲了下来:“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没有发生那些事,我和皖紫,一定不会成现在这样。而现在,什么都挽回不了了......。”他仰着头,正好可以看见那人的下巴,尖尖的,轮廓硬朗。子瑜便想,那人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绝代风华。

容成子没有接话,只是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他想要的是什么,而你自己想要的,又是什么?”

“师傅,你相信命运吗?”

容成子摇头:“不相信。”

子瑜“扑哧”一笑:“可是你的样子,明明就像个道士。”

容成子蹙着眉,一下子又松开:“那是因为事实,往往和看到的不一样。”

子瑜一时之间沉默了。半晌才闷闷道:“师傅,你可以不说什么话都这么婉转好不好。”

“那是因为为师知道,我的徒弟是个大才子。”

“......。”

吴子瑜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命运将他和皖紫纠缠在了一起。

就是和伍霆琳,他都可以毫不犹豫的说,他们的纠葛,是因为那一双看向宫外的眼睛。

到容成子那里的时候。皖紫便已经在那儿了。

子瑜看见他的第一眼,便觉得眼熟。而那个人说,他自小父母双亡,一直和师傅住在这里。

不过也是,那样的人,见过又怎么会忘记......

子瑜自小喜欢美人,他的娘亲也是当时出了名的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