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十 二 章

第 十 二 章

清晨的时候,颜山上还有一些雾气,纤长的山峰宛如若隐若现的美人。

颜山上几乎是没有植物的,这也正好将山最原始的形状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光秃秃的,石青色和红泥的颜色还有顶峰的冰雪交融在一起。子瑜觉得很难看,却又让他一时移不开眼。

在看惯了青翠,看惯了茂密,这些在他眼里也许还成了一种美。

“不是和情人相会吗?一夜风流,为何现在的样子却像失恋了一样?”

小屁孩讥讽的口气他听得多了,这次却觉得异常的刺耳。子瑜却没有出口相击,只是回过头,脸上竟带了些忧伤:“是的,我失恋了......。”

这下伍霆琳倒是怔了怔,心里的感觉也很奇妙。怎么个奇妙呢?就是看着子瑜的样子很心痛,听着他说的话却又不禁心喜。

王爷扬起剑眉:“既然这样,本王不介意把肩膀借你,你也可以抱着本王哭,或者与本王去喝酒,大醉一场.......。”这是小屁孩知道的所有安慰人的方式。不过,子瑜向来都嗤之以鼻。

子瑜淡淡瞥了他一眼,继续看山。

“我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王爷,可是你我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可能的。”

伍霆琳似笑非笑:“你不相信我?”

子瑜点头:“对。”子瑜不喜欢在这个人面前说谎,就如皖紫说的,一个谎话后面,是千万个的圆谎。

伍霆琳“哈哈”大笑:“我就知道。”他突然伸出手,很固执的将吴子瑜揽入怀中。子瑜挣扎了几下,也就随他去了。

其实伍霆琳和子瑜有很多相同的地方。

他们就像很多传说中孩子气的英雄。很正义,想要铲除这个世界的邪恶。

在皇宫的时候,伍霆琳一直认为最坏的人是欺负伍霆宇的伍霆铭。于是他帮他打了他,和他斗了两年。

可是最后呢?害他被父皇责任,失去太子之位,坐上皇位的人却是伍霆宇。于是,在他的心里,伍霆宇又仿佛成了那个坏人。

而他和子瑜之间最大的差别也许就是,伍霆琳从来没有想过,这世间,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善恶......

而吴子瑜很早便知道了人心的善变,知道了世间的丑陋和浑浊。

这一切,也正好和他的理想的世界截然相反。

所以他会被轻易锁在梦中......

只是,到底是梦锁住了他?还是一直以来,都是他编织了梦?

“子瑜,现在打算去哪?”

子瑜喃喃道:“我想离开......。”

“为了那个人?”王爷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子瑜摇头。他将手伸入怀中,拿出一个很旧的信封,递到伍霆琳手中。

“这是什么?”

趁王爷遗憾发愣,子瑜站起身来,微微一勾唇:“你想要的。”

那时候伍霆琳便知道一定会发生什么事,只是没想到,当天下午就失去了吴子瑜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