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四 章

第 四 章

淡淡炯雾,仿佛是透明的轻绡,笼罩着婉转起伏的远山。

碧潭幽清,水皆缥碧,清莹秀澈,连潭底的游鱼水草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烈日被削去了菱角,照到这里只剩下温温的暖意,从树荫筛下,星星点点的落在两个下棋人身上。

“你要输了。”

“师傅厉害,子瑜认输了。”

子瑜曾经想学武,小的时候便想当一个大侠,和皖紫拜过一个师傅。也就是眼前这个人,容成子。

容成子看上去不过三十多岁,却鬓发已白。一身白衣如雪,仙风道骨,样子倒似如羽化登仙的道人。

关于他的事,子瑜知道的也不多。容成子闯荡江湖的时候他还未出生。

那时候子瑜不过六岁,争强好胜,自认正义感十足。傻里傻气的拿着一根木剑刺一个欺负小妹妹的坏小子。

小妹妹也嘴甜,得救的时候一个劲儿的叫子瑜“大侠”。也是这样,一个想成为“大侠”的梦想种子在子瑜心中滋长。

后来他遇到了容成子,抱着人家的大腿就是要拜他为师。

容成子风轻云淡的无谓性格,自然扭不过孩子天生的执着。这答应也成了必然。

“不是为师厉害,是子瑜心不在棋。”

一语道破,子瑜也无话可说。

“你陪为师也半月有余了,天天闲云野鹤的生活,子瑜可还喜欢?”

“我......不知道。”

“有时候,你所梦想的生活,并不是你所能接受的,因为人,总是想象得太过美好。梦想,终究是梦。”

子瑜一脸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容成子叹了口气,执下最后一颗黑子,站了起来:“今天皖紫要来。”

子瑜先是一愣,而后面上一喜:“皖紫,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容成子不再说话。转身向碧潭的另一头走去。

皖紫是傍晚时候到的,穿了一件紫色的长袍,依然遮着面。他的眼睛却是极美。细长的凤眼,瞳孔幽深,仿佛一汪望不到边的潭水。

放下东西,皖紫便看向子瑜,眯眼一笑:“师兄这下可出名了。”

“额?”

“黑白两道都在寻你下落。”

子瑜微微蹙眉:“黑指的什么?白又指什么?”

“黑道就算江湖吧,白道就算朝廷。”

“嗯?”朝廷要找他是肯定的,可是又关江湖中人什么事。

这些个事都不想提。甩甩头,好久没见到皖紫了,子瑜勾起唇角,柔声道:“皖紫,我想你了。”

皖紫一垂头,青纱下的脸微微一红,犹若纹丝:“我也是。”

“咳咳。”

这一声类似提醒的咳嗽,皖紫这才发现潭边的第三个人,连忙道:“师傅,皖紫来看你了。”

容成子淡淡看了皖紫一眼:“是来看我,还是子瑜?”

皖紫口之将言而嗫嚅。像是在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