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君
字体:16+-

第 一 章

第 一 章

兄弟虽有小忿,不废懿亲。

这话到了寻常百姓人家兴许受用。只是帝王无亲兄,这个道理子瑜十三岁的时候就懂了。

原因很简单,他十三岁的时候听了一个小白眼狼的话,陷害了另一个小屁孩。从此和那个小屁孩结了“深仇大恨”。

其实事情也不大,对吴子瑜来说更不过玩笑一桩。

也就是在那小屁孩的包里偷偷塞了一本不太和谐的书——十八禁春宫图。

做者无心,唆者有意。小白眼狼竟让此事“无意中”被他老头子知道了。结果那万事一板一眼的老皇上对小屁孩批了“性**”二字。从此,这个小孩再与皇位无缘。

小白眼狼正是当今圣上,伍霆宇,而那个小孩则是现在的“定都王”伍霆琳。

结果现在吴子瑜眼前的形势也就成了,前面是狼(白眼狼);后面是蛇,还是条毒蛇。

总而言之,都很可怕。

于是这个自十三岁以来便被称为京城第一才子的吴子瑜夹在其中,也渐渐心生了退隐的念头。至于隐退之后去哪儿,吴子瑜也想好了,那便是很多人的毕生大愿——闯荡江湖!

眼看着现在形式缓和些,以为可以就此辞官。可惜事与愿违,那可恶的小屁孩竟在前往凌都封地的时候向那个白眼狼皇帝要了他为之辅助。

白眼狼果然就是白眼狼,没良心的当下就把自个儿卖给了小屁孩。

当天晚上还意味深长的找了自己去谈话。

谈话就谈话呗,还要装作一副恶心的不舍状,说的是:“朕虽舍不得爱卿离朕而去,只是这朝中上下除了爱卿,朕实在不知道还能相信何人……。”

后面的废话一大堆,矫情又肉麻,不过归根结底就是让他帮自个儿监视小屁孩,若他有了什么不良举动,立马举报。

子瑜听得翻白眼,这便是帝王家的兄弟,真他妈的就是两个字,绝情!

结果白眼还没翻完,小白眼狼凤眼一瞥,嘴唇一勾,要多阴险有多阴险:“至于子瑜的父亲吴爱卿,子瑜去凌州的这些日子朕定会多多提拔。也不枉你我十年的情意。”

妈的!赤.裸裸的威胁,还十年的情意呢?!吴子瑜气得咬牙切齿,皮笑肉不笑道:“微臣定当全力以赴,报答皇上的恩情。”

伍霆宇轻笑一声,拍了拍子瑜的肩膀。“咦”了一声道:“怎的子瑜这些年来反倒清瘦了不少?”

子瑜想说这两年来前防狼后怕蛇,能不瘦吗?又怕这白眼狼问个“何人为狼?何人为蛇?”于是咧嘴一笑:“近日来天气炎热,子瑜胃口欠佳,吃得少了。”

那白眼狼又笑道:“凌州四季如春,气候宜人,子瑜去了那儿定能养得白白胖胖的回来。”

白白胖胖?你当自己是在养猪啊?再说了,他子瑜这次去凌州,天天都要面对那条响尾蛇,怕是夜里都会做噩梦,不再瘦都不可能。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