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六章 相为虚幻

“无相!你疯了!”春风怒道。

“家师与师妹惨死,喜从何来!”大师兄沉面道。

“比翼双飞不好吗!本君还特意给他俩带了个小礼物。”无相上神从袖口里取出两个大红喜字拍在了两人胸前,“好!圆满!合葬吧!”

春风怒火冲天,挥双锏打向无相上神,“无相!人死了你还要道喜!岂有此理!”

“死都死了,总算挡了天地的浩劫,难道不可喜可贺吗!”无相上神轻挥着折扇,撤身闪过。

“可喜可贺个屁!”春风连攻几招,无相皆轻松躲过。

“春风,你莫要纠缠不休!”无相上神生气了。

“小乌鸦的假脸是你给她的吧!馊点子都是你出的!不然他们两个早相认了!”春风边打边怒道。

“本君哪有你春风的馊点子多!你再如此本君不客气了!”无相上神怒道。

“本君倒要看看你一个看相算卦的能怎样不客气!”春风怒道。无相上神挥相神幡与春风战在一处。双锏对神番,大殿内顿时热浪滚滚,急风呼啸,二神打得不可开交,从殿内一直打到了殿外。

殿内也乱作一团,陆雪哭诉:“不行!不能合葬!我才是云霄上神的妻子!是我与云霄合定的计谋,让他假扮义躯引出天德,公布于众。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揭示天德的罪行!你们不能因为他们一起死就让他俩合葬!”

“小徒弟和寒卿是师徒关系,且无婚约,合葬不合适。寒卿爱的是陆雪。既然陆雪是帮寒卿。我长扬错怪她了。”长扬公主道。

“长扬!我们玉清境不承认她是陆雪!你四万年前害我师父痛失最爱!现在我师父爱上小师妹!你还要拆散他俩!”十一师兄怒道。

众玉清境门徒附和。

“我长扬从来就事说理!公平公正!我用两生镜照过了,她就是陆雪!你玉清境仗势欺人,事实就是事实,岂容你否认!”长扬公主厉声道。

“谁知你哪里弄来的破镜子和假人!你一心扶持这个陆雪,莫不是待她上位觊觎我玉清境的权利!”十一师兄也厉声道。

“本圣姑的镜子轮的着你这个死兔子说三道四的!你活腻了!”长扬公主亮擒拿手和十一师兄打在一处!

“你们九州四海只知道欺负我们五丘八泽,如此泼圣姑的脏水!云霄就是个伪君子!明里君子,暗里禽兽!和女徒不清不楚!这样的人我们不敬!如今也不用给他们面子了!”大野泽帝君怒道。五丘八泽的人躁动起来……

“家师与师妹为众生舍心归天,你们不心怀感激,竟出言不逊。我九州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不知玉清境的大门朝哪开!”大师兄亮清泉剑与大野泽帝君战在一处。

仙众分成了两帮,各不相让,打在一处……

小小白在一片混乱中放声痛哭,喊着“娘亲!”

一旁的天德静静看着发生的这些,一直暗暗的用太子印解玉清境的封龙印。看来五丘八泽和九州四海的心根本不齐。如此浑水摸鱼简直再好不过!天德解开了封龙印,化成了小游蛇躲到了殿梁上,看殿内打得不可开交,便从殿顶的瓦块缝隙中钻到了外面。无相与春风斗得昏天暗地。天德发现无相上神居然深藏不露,平日只知这狡黠的上神只会看相算卦,说一些故弄玄虚的话。没想到一身的功法不在春风之下。只见春风的双锏聚晓日春生掌神力,击在无相的相魂幡上,滚滚热浪将相魂幡燃烧起来。无相大袖一收,从相魂幡上收出了一行行金色的真颜咒咒印,将咒印化成了一条金色咒锁将春风死死锁了住。

无相摘下了面具……面具后的脸竟是一个黑洞,里面宇宙苍茫,星辰轮转!竟和赤焰魔星唤来的黑洞一模一样!

金色咒锁不停的

锁紧,春风痛苦难当,扑倒于地。挣扎着昂首看到殿内小乌鸦的尸首,伸手去够,无论如何也够不到。咒锁越锁越紧,春风无奈的落下了一行泪,叹了一句“小乌鸦,来世再见……”竟被咒锁缚断神脉,吐血而亡!春风上神,不老之躯,绝世美颜,竟惨死相魂幡下,被无相收到了黑洞洞的脸中……

天德大惊!

“太子!下来吧!不用怕!”无相上神道。

天德从房顶小心翼翼的滑了下来化成人形。

“天德!你偿我徒儿的命!”丹霞圣母持沧海弓从大殿内飞身而至,一箭射向天德!

箭被无相上神的脸收进了脸里。无相扬相魂幡一道金光竟击碎了大罗金仙丹霞圣母的天灵盖。沧海弓被无相上神收到了手中,“天德!混蛋!我要杀了你!”碧游怒骂道。无相上神用力一捏,沧海弓折成了两半,碧游魂飞魄散……

“小乔!爱妃!看你以后还能爱谁!”天德狂笑着。

“臣,无极鼎真身拜见赤焰魔王天地共主!”无相上神对着天德拜倒于地。

天德被无相上神的举动吓了一跳,惊道:“啊?你说本君才是赤焰魔星?”

“那姜妩不过是中了贪狼毒的贪狼星!真正能够熔炼天地的天地共主是太子殿下!”无相上神道。

“真的?”天德又惊又喜。

“那是自然!”无相上神收了相魂幡。

天德似是不信,怕无相这个狡黠的上神打什么鬼主意便道:“将里面那些败类都给本君收了,天界该大清洗一次了!”

“是!”无相上神打开面具,他的脸内生出了巨大吸力,顿时地动山摇,竟将整个玉虚宫全部收到了脸中。

太子天德开怀大笑,“什么重明星!还不是死无葬身之地!本君有太子印在不怕你们!”

“太子是天地之主,当然不怕他们!”无相上神赞道。

“哈哈!对!天帝印!无相!跟我去授天帝印!做天地之主!”天德得意道。

无相拱手,“是!”

太子天德与无相来到雷夏泽的泥鱼泽旁,手打口哨,泽中飞出一条黑花大泥鱼。天德唤出宝剑挥剑将那泥鱼的肚腹剖开,顺着血淋淋的内脏流出来的还有一个截界做的珍珠大丸,施法将大丸打开,里面睡着天帝!

“醒醒!”天德踢了一脚天帝,天帝没反应。

“醒醒!”天帝还是不醒!“死老头子!不醒怎么将身上的天帝印授给我!醒醒!”他猛踢了天帝一脚,将自己都踢得生疼,蹭的坐了起来……

眼前是春风那张绝世美颜,一双美目盯着他看……边看边踹他……

“你!你!你不是……”天德哑口无言。

春风一愣,“我怎么了?你还梦到我了?”

“梦?”天德一时没反应过来。他仔细回想着:

无相上神对着地上的云霄和虞飞的尸首道:“本君特意从三十三天给你二人带了个小礼物,庆祝一下!”从袖子里掏出并不是两个喜字,而是一片护心鳞,一支连心羽。

“这个给你!这个给你!”无相将护心鳞和连心羽放到了二人胸前。

“好!圆满!”无相上神合上了折扇。在两人额头一点。护心鳞和连心羽回归本位。

“去,小徒儿们,出去对着天空叫你师父师娘赶紧回来干正事。”

“能叫回来?”众人惊讶。

“叫叫看呗,死马当活马医呗。”无相上神道。

“除了师娘……能叫别的不?有点不习惯……”十一师兄为难道。

“能,别管说什么吧,赶紧的让他俩回来!”无相上神道。

一众人跑到宫门口狂喊

……

“师父!干点正事吧!回来吧!”石峻喊道。

“师父!回来再约会吧!我知道有很多好去处!”鲲鹏喊道。

“小师妹!快回来吧!陆雪亲师父啦!”十一师兄喊道。

十五师兄捅捅十一师兄低声道:“说严重点!”

“快回来吧!陆雪扒师父衣服啦!”十一师兄喊道。

一团流光飞火分做两道从天而降!

地上的云霄突然全身腾起一团白色光雾,片刻光雾散去。

“谁说本君不干正事了?”躺在地上的云霄语音严肃。

躺在地上的虞飞突然全身腾起赤色火焰化为一堆灰烬。片刻从灰烬中飞起一只白色凤凰,化成虞飞的模样徐徐而落,“谁说她扒我夫君衣服了?”

“小小白……小小白说的!”众弟子指着碧游怀里刚止了哭声,脸上还挂着眼泪的小小白道。

天德想起了现实,惊呼:“你们怎么可能!”

“我二人天命所授重明星,重生不死,光明长生。怎么不可能?”云霄道。

“老狐狸!老狐狸!本君让你们这一对狐狸精给算计了!”天德骂道。

“啪啪”两个嘴巴打在天德脸上,“狐狸精怎么了!狐狸精是最好的!”原来是十一师兄打的。说狐狸不好可是惹到他什么了?

“你们放了我,我放了天帝。否则你们永远不会找到他!”天德拿出最后一个筹码。

“你以为你会平白无故做一场天地共主的美梦?”云霄笑道。

“是你们安排的!”天德反应了过来。

“不错。”云霄道。

冥伯炼的麻醉自己迷惑他人的入梦令终为他积德行善了。

“小乌鸦,本君在天德梦里干嘛了?”春风好奇的凑过来。

“被无相上神揍了一顿。”我笑嘻嘻的道。

“你们俩谁编的这么荒诞?本君怎么可能被无相那个相面算卦的揍。”春风嫌弃的道。

“要不你现在和他打一架看看谁能赢。”我笑道。

“算了吧,万一他摘了面具吓我,谁知道他那面具脸后面有什么……万一有一脸毛!”春风浑身一抖道。

“小师妹,天德梦里有我吗?我干嘛了?”十一师兄问道。

“和长扬公主打了一架。”我笑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跟她打架?小师妹你这梦编的太失水准了,不行,不行……”十一师兄道。

“难道为师要给你造个花前月下的吗?”一旁的云霄看也不看他冷冷的道。

我捂着嘴坏笑着,他被冥伯逼着看了那么多戏本子,总算派上了用场,其实若不是时间紧迫,安排个花前月下的也不错。

十一师兄一伸舌头忙夸道:“打得好!不打不相识!打是亲骂是爱!师父编的果然与众不同,有创意!比外面的戏都精彩!没事的时候师父可以编本子,我去说书!我就说师父文韬武略,盖世无双……”

云霄瞥了他一眼。

十一师兄低低跟我道:“回去要是师父让我扫厕所,你记得帮我说情啊。”

“有什么好处吗?”我小声问他。

“帮够一万次,我叫你师娘。”十一师兄道。

“十一师兄,为了让你叫师娘,我得想办法让你扫一万次厕所!”我乐道。

“啊!别啊!看在师兄送了你那么多大力丸的份上。”

天德终于意识到自己没了退路,“本君被你算计了!云霄!你也没得到好处!你最心爱人让冥仲染指了!还生了孽子!永远是你们玉清境的羞耻!要不要本君在这讲讲她在幽冥界的经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