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一百二十二章 魔星再现

腕上一股清凉……沉甸甸的……怎的一点都不疼?我惊讶的看着他,玄晶剑在我的腕上竟变成了玄晶镯!

玄晶剑竟在我腕上化成了镯。这剑到底是认主的!带上玄晶剑的刹那,我脸上身上的束缚一下子解了开,他便一直握着我的手,好似握到了他的心中……我呆呆的看着他。

陆雪见玄晶剑伤不了我,急道:“云霄!那剑不好用!用龙渊剑!”

“好!”师父抖手唤了龙渊剑,转向陆雪,问她道:“你说怎么用?”

“龙渊剑啊!你忘了吗?”陆雪急道。

“忘了。”师父道。

陆雪单手打手印。师父抬龙渊剑指着陆雪向她走去……“寒卿!对着她!”陆雪双手猛打手印,腕上的伤口裂了开,血又冒了出来,“啊!”她疼的顾不得打手印,施法愈合伤口。师父继续向她走去……

“蠢货!”天德将手躲在袖中暗自打手印。

龙渊剑锋利的剑尖对着陆雪,陆雪惊慌失措,连忙后退,“寒卿你别过来!我是雪儿啊!无相!他怎么不听话了?”

无相上神呆呆的立着……

师父的剑尖指到了陆雪的哽嗓,冷冷的问道:“本君为什么要听你的话?”陆雪想逃却发现被施了定身术,两脚贴在地上动弹不得。

“因为你是雪儿心里的寒卿啊,你是义躯,你现在可是魂魄聚的多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她面露惊喜之色。

“义躯?”我愕然。

“子禅,记下来。”师父对十二师兄道。十二师兄早就看傻了。

“十二!记录!”师父重复道。

“是!”十二师兄唤出绢册和笔开始记录。

“谁教你的?”师父的剑顶到了陆雪白嫩嫩的颈上,一行鲜血登时流了下来。陆雪尖叫了起来,“寒卿你做什么!无相!寒卿的义躯到底怎么了?”陆雪对着无相上神急呼。无相上神呆若木鸡。

天德暗暗用宽袍大袖掩着手放到了口边。

师父察觉到了天德的动作,封印了陆雪,点手施法定住了天德。天德急忙运功去解却发现受了龙印被镇压着用不上力。师父撩开了天德的袖子,青翠短小的九仙朝圣笛赫然在天德的嘴边。

“天德,你拿出九仙朝圣笛是不是想为本君的婚礼吹奏一曲?”师父不紧不慢的道。

天德一愣,诧异的看着师父,不由的道:“上神真会开玩笑……”

师父将天德手中的九仙朝圣笛拽到了手里,高高举起,“诸位!是本君玩笑开的大,还是太子做的事情大!”说罢单手一捏“咔嚓”一声,九仙朝圣笛应声而断。无相上神、天帝、九华天妃、雷慈、雷夏泽帝君、普化上神齐刷刷变成了傀儡倒在了地上。师父挥手去了截界。

“天帝!”天帝的亲兵护卫和众仙臣急呼!

“你到底是谁!”天德盯着师父惊问。

“本君还能是谁?”师父笑道。

“无相老贼!”天德怒道。

“看来本君打你那八十军棍打得太少了!”师父一挥袖将天德推至一旁,施法将他按跪在地。

天德上下打量着师父,整个脸变得白里透青,青里透黑,脸上的肉不自觉的**着,咬牙切齿的骂了起来,“云霄!你是云霄!老狐狸!奸贼

!”

“老狐狸……”听到天德这样骂他,我不禁笑了,望着他泪如泉涌。一波又一波的眼泪在眼眶中打着转又被那面容挡回了心里。他真的回来了!追仙崖上与我背立的他,望仙台上眺望云海的他,忆仙谷中与我离别的他回来了!

“丁卯,将天晟带上来。”师父道。

“师父?怎么回事啊?你不傻啦?不糊涂啦?魂全啦?你认全人啦?你还要治天晟的罪吗,天晟是冤枉的,小师妹也是……”十一师兄又开始滔滔不绝了。十五师兄暗暗推了推十一师兄低低道:“去啊!”

“丁卯”师父沉缓缓的道。

“啊?”十一师兄应道。

“闭嘴!”师父斥道。

“是!”十一师兄慌忙转身去百兽园。

一众仙神有惊讶的有迷惑的也有畏惧的,皆不知所措。

“诸位请各自安座。”师父对众仙神道。见我傻痴痴的站在原处望着他笑,便笑对我道:“又这样傻笑,哪个仙山会收你。去将春风唤醒吧。”

我解了春风身上的昏睡术,仍目不转睛的盯着师父傻笑。

“云霄失心疯了!连本君都不认了。”春风醒来第一句就骂道。

我忙道:“没有!没有!”

“没有?”春风问。

“没有,就是他!他回来了!”我道。

春风恍然大悟,指着师父道:“行!行!你小子也戏耍起本君了!本君知道了,回家再与你算账!”

“装得这般像,竟不告诉,我也要与你算账!”我心道。

玉清境的师兄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看看师父,看看我又看看春风。弄不明白刚才从弓箭里出来了小师妹,师父却将玄晶剑给了“师伯母”,还对“师伯母”深情而笑……

天晟跟着十一师兄到了大殿。

“子禅,记太子天德!”师父道。

“哦,是!”

“太子天德,一宗罪:结党营私,私藏神器,以天界二城和混沌神器乾天印、缚神锁、无极鼎为交换勾结幽冥界谋害云霄上神!谋取私利!致使两城仙民被屠!众多将士枉死!附人证物证!”师父说罢,宾客中有个星君打扮的宾客站起身,手一挥化成了冥伯。冥伯将乾天印、无极鼎承上并作证画押。

“天德二宗罪:收受西海神君归洱的贿赂!贩卖仙职!附供词!账册!天晟,呈上!”天晟呈上了西海神君归洱画押的证词。

“三宗罪:以九仙朝圣笛造傀儡替代天帝、云霄上神、无相上神、普化上神、九华天妃、太子妃雷慈、雷夏泽帝君,以傀儡替代。附现场证据!”

“四宗罪:谋害怀孕太子妃雷慈,将其残害为人彘!这是人证!我有证词!”长扬公主的声音,她收到了十一师兄的求助从青丘带着雷慈赶了来。“蛆虫”雷慈声泪俱下痛诉天德罪行,模样和声音惊悚无比,着实将众仙神吓得不轻,有的竟忍不住呕吐了起来。

我挥手解开了沧海弓的封印,将碧游仙君的元神放了出来,厉声道:“五宗罪:杀害蓬莱丹碧游仙君!天德向蓬莱承诺婚约后贪图雷夏泽势力,背信弃义,不惜散布谣言恶语中伤。以匕首刺死碧游仙君伪造其自杀证清白的假象!”

天德狞笑着,碧游咬牙切齿狠狠的盯着他。

“啊!小

师妹!你前世是碧游仙君?”十一师兄凑上去问碧游道。

“我不是你小师妹。”碧游道。

“师兄知道,师父把你赶出师门你生气。不过现在没事啦。小师妹你上一世真可怜,这一世也可怜……怪不得师父那么疼你……你没魂飞魄散啊?你的元神怎么被关到弓里了?我那些仙裙都白烧了呗,大力丸也白烧了……师父活了,你却死了,你以后怎么办啊……”十一师兄见到“我”激动的犯起了话唠的毛病。碧游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十一师兄,实在忍不了,捂着耳朵变成了沧海弓。碧游说她来解释时,我便知道她现身后跟十一师兄说不清。

春风上去打了十一师兄一扇子“笨蛋!”

“啊?”十一师兄懵了。

“子禅,记下!呈上!”师父道。

“六宗罪:天德私调雷夏暗兵,以两仪封神印、扣魂钉绑架谋害云霄上神之徒虞飞神君,至其身陷幽冥!”

众目睽睽之下,天德的“皮”被一层层扒了来,谦谦君子的面皮下藏着一层又层的肮脏,藏着一颗睚眦必报的心。

“他是为了让天德在众目睽睽下现形才伪装成了被控制!原来他什么都知道了!他知道我和亲幽冥……”想到这我低下头不再看他。

天德狞笑着,“云霄,你敢说你的宝贝女徒弟是以什么方式身陷幽冥界的吗!”

春风向云霄连连摆手施眼色。

师父继续道:“天德以‘七公主’之名将虞飞神君绑到幽冥,嫁于冥仲!人证:冥伯和……”师父还未说完全,玉清境上下大惊失色,众仙哗然“啊!”

“好!云霄!你自己能将玉清境这丑事说出来本太子佩服!你不是不畏人言吗?你不是清者自清吗!两万四千年前的那次是旁人的徒弟,没捅到你心上,你不觉得疼是吧!这次是你自己的,爱徒!”天德狂笑道。

“畜生!混蛋!”丹霞圣母揪住天德狠狠打了十几个耳光,抽剑要刺他,被师父拦了住。丹霞圣母的剑伤不了天德,他有太子印护身。

“唉!”春风叹了口气。我低头不语……心里一阵阵的疼……这件事我不能让碧游替我背着……可是我这“二皮脸”怎么解释……

“娘亲!”突然小小白的声音传到了大殿上。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小小白怎么来了!

大殿门口,卷发披肩,发色乌红,面色极华的美妇,泪流满面抱着小小白。

她是谁!她为什么抱着我孩儿!我与春风用神力设了四道截界,两个神的四重截界,没人能强行打开,她怎么将我孩儿抱到了这!我与师父同时纵身到了她近前。

那女人死死抱着小小白痛哭流涕,“大音真神在哪里,让她出来!求求她救救我的孩儿!”

见那美妇人情绪不对,我急忙对她道:“你将我孩儿放下,我叫她出来!”

春风也飞至我身旁,“大音真神已经死了!将本君孩儿放下!”春风为了保护我想骗过她。

“不可能!那颗重生星还在!她活得好好的!求求你让她出来,救救我家孩儿好不好……不然我弄死这孩儿!”那美妇人温柔可怜的模样突然变得狰狞起来。双手的指甲突然长长了许多,好似匕首的尖锋利一般掐在小小白身上,小小白奋力用仙法护着自己。

“我就是!你别动他!”我急吼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