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一百一十九章 傀儡之爱

太子天德来到万相神宫门口扣门,片刻出来一个仙娥向天德施礼。

“太子殿下,我们上神去云游四方了。”仙娥道。

“哦,上神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天德问道。

“说半年一年的才回来。”那仙娥道。

天德得意的一笑离开了万相宫。

昆仑虚深处,无相上神背着手仰望着天空,片刻一个只白雁落在了无相的对面化成了陆雪。

“大婚很开心吧?”无相上神道。

陆雪开心的点点头。

“本君的事你也要办。办不好寒卿可回不来哦。”

“嗯!好!上神尽管吩咐。”陆雪道。

无相上神伏在陆雪耳边,如此这般这般如此,耳语了一番。“你可以私下稍作练习,要让他配合好!本上神与你互惠互利,你可明白了?”

“明白了!”陆雪道。

“去吧!”无相上神背手道。

“上神,寒卿散去的魂魄在义躯上汇集成元神后是不是以后都用这副身躯了?”陆雪问道。

“当然了,他的旧躯已死,本君不是与你说过吗。”无相上神不耐烦的道。

“这义躯可能行夫妻之礼?”陆雪直言不讳的问道。

无相上神闻听狞笑了起来,“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你可以先试试,不过不要把你的寒卿弄坏了。若坏了本君的好事,本君就让你好好尝尝什么叫夫妻之礼!”

无相上神的一番话让那陆雪既欢喜又畏惧,忙道:“是!一切都听上神的!”

陆雪与无相上神告辞,继续亲力亲为挑选她的大婚之物。无相上神飞奔三十三天。

三十三天华香宫内天帝酒至开怀,搂着九华天妃端着酒杯乐不可支,“日前本君收到了喜帖哈哈云霄上神重生,打了大个胜仗。回来第一件事居然是成亲入洞房哈哈水晶棺里躺了五百年一定很郁闷!”

九华天妃捂着嘴笑道:“天帝你真坏!”

有仙娥禀报:“天帝,九华天妃,殿外太子天德在殿外祈请进见。”

天帝不悦道:“华香宫是他来的地方吗!天德当了太子却越发的不懂礼数不像样子了!”

九华笑道:“怕是紧急要事呢。”

天帝“啪”的将酒杯摔在了桌上:“什么紧急要事!幽冥界大举进攻,他这个太子连个面都没露,调十万天兵都调不动!这太子位不如让给天晟好了!本君看天晟不是傀儡,他才是傀儡!”

九华天妃忙柔声哄天帝道:“天帝莫气,太子殿下也许私底下运筹帷幄呢。何不让他进来,听听他怎么说。”

天帝摆手对候事的仙娥道:“让他进来!”

天德大步流星进了殿中,“你们都出去。”天德将两个候事仙娥斥了出去,垂目向天

帝与九华天妃施礼。

“你有什么要说的?”天帝见天德如此态度不快道。

天德拱手禀道:“天晟私调兵马,勾结大音真神,结党营私,不轨之心昭然若揭,请父君早下决断,云霄上神大婚后立即以天雷毙之!”

“战事紧急,事出突然。天晟虽不受君命,但大获全胜。罚点俸禄意思一下就行了。你如此赶尽杀绝,可是怕天晟抢了你的太子位!”天帝脸色阴沉。

天德忙解释道:“父皇错怪儿臣!恐天晟已被赤焰魔星操控号令天地兵马谋权篡位!此事不可妇人之仁,当斩草除根。如今大音真神已死,冥王已死,赤琰魔星却未除,说明另有其人。西北贪狼星骤亮,天界不稳,父君不可不防!”

天帝一拍桌气道:“这些年本君听你的一直打压天晟,打压玉清境。杀大音真神也听你的。结果呢?大音战死,你又说赤焰魔星另有旁人!若将这天界交给你,恐怕早是幽冥界的了!天德!这些年你到底诓了本君多少!本君对你很失望!”

天德抬头看了眼九华天妃。九华赶忙奉了杯茶给天帝,陪笑道“天帝酒吃多了,莫生气,可能天德对天晟有些误会,慢慢讲。”

天帝顺手接过茶喝了一口,转念一想觉得不对劲,便将茶杯也摔到了案上,“还有你!九华!你怎么与他……”天帝话没说完便晕倒在了桌案上。

九华抬袖掩嘴笑道:“我与他怎么了?”

天德上前推了推天帝,天帝没有反应,冷冷一笑。九华欢喜的扑上去,娇滴滴的道:“天帝,爱妃做的可称心如意?”

天德笑着挑逗了一把九华的下巴,将她就势压在了桌案上,单手锁住了她的双腕,另一手将一个绢团塞到了她的口中。九华欲与天德亲近,天德凑到九华的耳边柔声道:“小乖乖……你知道的太多了,念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本君给你留个全尸!”说着登时封了九华的仙身,束了手,化了一条捆仙绳悬在了梁上,施法将九华天妃挂了上去……

天德背手轻松而立,身后九华天妃挂在捆仙绳上蹬踢抽搐着,嘴里堵着绢团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伸手狠命想抓天德却抓不到,又想扒开绳索无奈被绑缚着也扒不到。一阵猛烈的抖动,九华的发髻散乱开来,头上簪花掉落到了地上……

天德转过身捡起地上的簪花对着挣扎中的九华天妃冷笑道:“你是父皇的妃子,若是做了本帝君的爱妃,本帝君岂不是大逆不道,有背德行?”

九华悬在梁上痛苦挣扎了一番咽了气。天德挥手化走了天帝和九华的尸身。唤出九仙朝圣笛轻吹两声,一个天帝和一个九华天妃站在了天德面前。天德将手中的簪花给了天帝,转身狞笑着出了华香宫。身后的天帝将簪花插在了九华的头上,九华对着天帝莞尔一笑。

玉虚宫中,他坐在大殿上微微一笑,不知想起了什么。我远远的望着,心如刀割。朝拜道贺的仙神挤

破门槛,他在大殿中悠悠的喝着茶,不厌其烦的接待了一波又一波,竟不似以往面如冰霜。他待所有人都那般和善,唯独眼中容不下一个“虞飞”,看不惯我这个“白霏”。

大家疲于应付来访宾客,他却气定神闲,陆雪则更是享受,在昆仑虚中飞上飞下的接来送去。津津乐道于与人分享她看到的奇迹,言说了一遍又一遍:她苦等了四万年,又独自守灵五百年后,突然有一天须弥天大震,下起了祥瑞之照的灵雪,数日后水晶棺皓光乍起,云霄元神重聚,从水晶棺中如破茧成蝶般重生!大家皆赞叹重明神不忍舍弃众生。赞叹他二人能苦等四万年终守得云开见月明,能再续前缘不离不弃。大婚的喜帖也分送到天地各处。他是要将他与陆雪的佳话让天上地下人神共知。

这些天他二人一同接待宾客,一同游览玉清神境,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春风想借机与他单独言明天德的做的恶事,密谋除掉天德之计,竟寻不得机会。

夜里,他二人在陆雪住的寝殿中共剪西窗之烛,讲不完的离愁别绪。春风硬是拉了我在窗外不远处守盯梢,盼着二人说完后他回自己的寝殿。却见灯火映衬下,二人的身影那般亲昵,陆雪脱了衣衫扑向他,他将陆雪抱了起来,灯便灭了……

“唉,还没成亲呢便夜夜睡在一起。四万年不在一起,活了之后憋疯了!疯了!”春风气道。

原来他爱起来是这样!想我与他最亲密之举不过是当年中了迷魂术强吻了他,洛泷之战前在忆仙谷梨树下的相拥。我在他眼里不过是让他惋惜悯怀的碧游,早在给丹霞圣母那封信里他写的一清二楚。我竟凭说书先生的嘴和一根羽毛觉得他爱我!越想越发觉得自己好像笑话一般,心里酸涩无比。一股火气涌上心头,心道“天德的事你爱知道不知道!我自己的仇我自己报!天晟我来救!天界的祸患我来除!不如我将那天德一把火烧了!你不与我添乱便罢!”我丢下春风转身回了小小白的寝殿。

那夜,他二人在寝殿中。共剪西窗之烛,讲不完的离愁别绪。陆雪回忆着曾经,讲到情至,见他眼含深情,陆雪耐不住心中情欲,便要脱去衣衫,“寒卿,雪儿今日与你共度春宵!”

“待大婚完成。”他道。

“大婚将至,雪儿今日便要做寒卿的娘子。”陆雪扑向他。他就势抱起陆雪,缓缓来到床边,陆雪灭了灯火。他将她轻放到**。陆雪的样貌本就极美,情之所至便更加娇艳无比,陆雪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气喘微微,雪白的胸脯上下起伏着,一双美目痴痴的盯着他,眼神恍若迷离……两个脸颊如此相近,陆雪便去吻他。他以手相挡,将肩头上陆雪的手轻轻拿了下来放到了**,陆雪深情地望着他的脸庞任他摆布。他却将陆雪的两只手都放好,将一旁的锦被拉过来盖到了陆雪的身上,起身现白龙真身盘于梁柱之上。

“寒卿的义躯也是君子。”陆雪失落之余又觉得十分仰慕与感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