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一百零八章 两生神镜

我在一个飞仙令上写上了“海狼族”三个字,用仙法附上了姜野给我的暗讯。这是我这五百年来收归九州四海的第十个独立部族。他们都会听派于我的一道飞仙令。

薛山身上有太多的疑点,我准备去一趟大师兄那里了解一下情况。刚要出发时春风接到了青丘新圣女继位的请帖。

青丘狐族是五丘八泽中最重姻缘的族群。全族都将美好的姻缘当做头等大事。唯独青丘圣女必须要孑然一身,用自己一生的姻缘向天地换取族群的幸福。若青丘圣女想要讨回自己的姻缘,便要承受天雷地火之刑。若活着便可退位,由肯牺牲自己姻缘的闺中九尾狐去继任,旁的狐却是不行。九尾狐在仙狐中非常稀有,肯牺牲婚姻一生不嫁者更是凤毛麟角。因为圣女的伟大牺牲,全族人便会非常崇敬她,视之为帝,唯马首是瞻。

师父待青丘狐族有恩。那年应劫而生的东南水患后,青丘狐族瘟疫盛行,整个青丘患病者十有八九,死者过半,家家有丧亲之痛,户户有嚎泣之哀,甚者全家灭族。九尾狐肉可解毒,九尾全族割肉喂食狐族解瘟疫之毒,但车水杯薪。求助天宫也无计可施。

师父便带我与十四师兄到青丘治疗瘟疫。他说这也是场战争,与冲锋陷阵无异。与师父日夜救助照料疾患,研讨治病之方,十四师兄与我竟也先后染上疫病。师父便要给我与十四师兄用他百毒不侵的血来抵御疫毒。

“疫区之患若皆以师父之血医治,师父的血流尽也治不完。徒儿愿以身试药。”十四师兄对师父道。

“十四师兄不可试药。他已患病多日,已是毒血之质,若再不救治,恐难为继。飞儿刚患。愿试药。”我道。

师父犹豫了一下,对我道,“若你觉得痛苦难当,为师便与你取血医治。”

接下来的病程里我便仔细记录自己患病特征和变化,以及治疗后的感受和效果。

“飞儿,你可觉得痛苦难当?”师父问我。

“痛苦难当……”患病感受不能欺瞒师父,病程后期所有感受我皆与他详细言说。

师父便要取血与我解毒。

“飞儿不想前功尽弃……再试一次。”我艰难的道。

师父闭上眼与我把脉把了很久,然后出了一剂巨毒之方。

“飞儿,此方是虎狼之方,药性甚烈,或可有奇效。”

“好”

师父这次的药果然甚烈,比春风的晓日春生掌还令人苦楚。碰触身上每一处肌肤都犹如刀割。我便缩作一团强忍,心里记着用药的感受和效果,以及再配合哪几味药缓解药痛,待好转之后再记录。

“师弟可好?”见我不语,十四师兄关切的问我,安抚我。

“楚方!莫动她!”师父呵斥道。

十四师兄吓得忙站到一旁不敢再动。若十四师兄再动我,我只怕要痛晕过去了。

“楚方,你去休息吧,明天还有很多病患要照顾。”十四师兄去休息了,师父便一直守在我身旁。

一夜后,我的疫病果见好转,却几近虚脱,真真犹如打了一场恶仗。于是根据感受又在师父的方子后加了几味缓解痛楚的药,配成了五解六神汤。

青丘疫病终于得到了控制,狐族人慢慢好起来。皆对师父感激涕零,送来了很多供养。我的疫病很快痊愈,师父便一直让我在帐中修养不让我再做任何劳役之事,在他二人精心呵护下我居然长胖了一圈,师父的厨艺也练了出来。回到玉清境,别的师兄都问我出去是不是光去吃吃师父的供养不干活,师父和十四师兄瘦了一圈,面容憔悴,我却生龙活虎的成了肥鸟!

然而那时的青丘圣女并未因师父保住了狐族而与玉清境更亲近,也并未因为

四百年前九州送来救济粮,玉清境的一场大雪解决了五丘的大旱与九州更亲近。

新圣女继位这是个极好的机会。若能说服这女王便打开了天德一直把在手中的五丘八泽的突破口!而且青丘临近雷夏泽,是个绝佳的战略位置。我决定代替春风的仙使去拜贺,在青丘找到大师兄的使者也可以了解一下薛山的情况。春风便要放下上神的架子,赖着同我一起去。

“春风你在家保护小小白和山河,我放心。珂珂最近也需要有人陪。”我对春风道。

“你放心了,我不放心呀!不要轻易变回虞飞呀。”春风道。

“放心吧,变回也没人能认出我了。”我笑道。

整个青丘都沉浸在喜庆之中。我有百花岛的贺贴很顺利的入住到了驿馆,驿馆里也住了一些仙界其他州部的使者。我被安排到了第二日拜见。

“中土神州的使者来了吗?”我问侍者。

“禀仙使,来了。”侍者答道。

我想去与大师兄的使者了解一下薛山,便去拜会。在房门外敲了几敲无人应答。于是出了驿馆到街上逛一逛,想着给小小白选个什么青丘的小玩具带回去。

街道上热闹非凡,为期几天的上任庆祝还在进行。狐族们托着各种仙花鲜果夹道迎接新任女帝的车撵,都想呈上自己手中的宝贝。

四匹麒麟兽架着崭新车撵渐近,身边的众狐族开始欢呼“圣姑!圣姑!”向那车撵撒着鲜花。车撵上坐着一个面色清白凤眼灵眉的女子,虽身形削瘦却气质孤高。

“长扬公主!”我心里一惊。

长扬公主向我这里望了一眼,四目相对。我是一个白发老妪形容枯槁的模样,她没看出我来。然而我与众不同的模样和表现还是引起了敏锐的她的警觉。

她一摆手,车撵停下。令护卫盘问我。我心想择日不如撞日,不用等明天扮春风的使者了,就现在吧!

“你对她说‘护心鳞’”我对护卫道。护卫回禀后,长扬公主一下从座上挺起身来。

我见不远处一个小狐仙正低头承敬一盘仙桃,便施法将他手里的果盘变到了我手中,在他手中放了一枚金叶。

我走上前,笑着对长扬公主道:“圣姑,小仙今日送圣姑一盘完整的仙桃!”

长扬公主上下打量着我,我对她一笑。

“上来!”长扬公主伸手拉我。

我上了长扬公主的车撵与她同座。她还是那般干脆利落,敢作敢当。

车撵走过,身后那个小狐仙傻痴痴的发现了手中的金叶,喜呼:“圣姑收了了我的仙桃啦!我要有好姻缘啦!”

“婆婆是何人?如何知道护心鳞?为何送我仙桃?”长扬公主问道。

“五百年,公主成了圣姑,虞飞成了婆婆。”我道。

“你是虞飞!”长扬公主大惊。

“是,公主,回到你的洞府与你详说。”我道。

到了长扬的洞府,她支开了所有人。我变回了虞飞。

“小徒弟,你怎么成了这般霜雪的模样?我都认不出你了!你不是跳天河了吗?”长扬公主道。

“嗯,跳了一次,掉到了树上。公主又怎么成了圣姑呢?”我问道。

长扬公主摇身一变现出九尾蓝狐真身。

“我是老天妃的养女,真身是九尾狐。”长扬公主道。

原来当初长扬公主的母亲在做了青丘女帝后与九尾狐男子相爱,未退位却结成夫妻生下了长扬。因违背天约,青丘全族受到天劫惩罚,姻缘多被破坏,狐族尽出伤情悲怨之爱恋。长扬父母负罪自裁。老天妃见长扬可怜便将她抱回领养。师父魂飞魄散后,长扬公

主云游四方,正逢青丘女王退位,无人可继。长扬公主便承母之责做了青丘圣女,因是皇姑,便称“圣姑”。

我心道“我不过是给了山河一点容貌。这长扬公主做事更是决绝果断,不给自己留一点后路。师父死了,他便做了圣姑,把自己的姻缘都给了别人。”

“小徒弟,现在想开了吧。”长扬道。

“圣姑想开了了吗?”我问道。

长扬冷冷一笑,“我?我什么时候想不开。我从来想得开。我和他的恩怨已了。他死与不死都与我无关了。”

“他是被天德与幽冥界合谋害死的。你还能想开吗?”我想这句话应该能够戳中她的心。

“你说什么?”长扬冷冷的眼光变得好似一把利剑。

我把姜野与我说的天德如何用雷夏泽密送给他的神器送给了幽冥界,并透漏战事机密将边界城池拱手相送,与幽冥界里应外合,借幽冥界的力量害死师父的事跟长扬讲了。

“这对狗男女!”长扬一掌将面前的石桌劈成了两半。

“我弃了一生幸福!不过就是为了保住这颗重明星!竟让他们如此对待!”长扬咬牙道。

“公主能与我详说此事吗?”我问道。

长扬公主将当年之事讲给了我,跟西海神君归洱说的一般无二。

“两颗明星骤亮,云霄是重明星的化身,他一定不是赤焰魔星,他不容天下人质疑。只能是陆雪。赤焰生,重明灭,陆雪生,云霄灭。若赤焰魔星成熟则天地熔炼。天宫给我的任务,我不想完成也得完成。”长扬公主道。

“有没有可能是短暂的流火飞星,星官错认了。”我道。

“我也质疑过,但现在确定不是。”长扬公主利落的说。

“为什么?”我问道。

“赤焰生,重明灭。五百年前云霄散了魂魄,因为陆雪在五百年前再生了,那颗赤烈的星重现了。”长扬道。

“陆雪再生?”我吃了一惊。

“三十三天,须弥山,寒卿的水晶棺旁。”长扬公主道。

“你怎么确定她真的是陆雪?”我问道。

“是。就是她。我有两生镜可照两生元神之貌。”长扬公主十分肯定的道。

“可师父说过她不是陆雪。”我道。

“寒卿马上要上战场不能保护陆雪,你觉得他会承认吗。我这‘狠毒’的女人还活着,他会让陆雪再死一次?不过是忍着不相认罢了。”长扬冷笑道。

我的心又有点乱了……难道师父借陆雪害我之事,故意不认她。既然陆雪回来,他如此苦心为她谋划……却又为何对我用情,为何握着我那连心羽不放手……

“两生镜是什么?”我问道。

“能照初灵之貌。一切法术丹药在这镜前都会现形。我父我母死时发愿化成。为补偿违背天约带来的劫难,让前生姻缘未满今生相见不识的有缘人成就好姻缘。”长扬公主说着抬手唤出一面铜雕阴阳镜,“小徒弟,我在天宫初见你时就照过你了。”

她将铜镜放在我面前,铜镜阳面现出虞飞的模样,衣着和我身上的相同,却神采奕奕,发髻乌黑。

“这才是你元神的模样。再看前世。元神的样貌一般不会变,身份会变。”长扬公主将铜镜的阴面调转过来,铜镜中还是虞飞的模样,是玉清境徒弟的装束。

长扬不觉吃了一惊。

“有什么不妥吗?”我问。

“你和他的缘分竟这样深!前世便拜了他为师。”长扬公主看着镜中的我思索着……突然眼神一亮,“他的徒弟里只有十弟子故去了。你前世竟是他的十弟子!他的十弟子竟也是个女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