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 桃花朵朵

到底遇到了什么事偏要寻死?我好奇心大增,化了小仙娥来到她近前,拽了拽她的衣袖,她泪眼婆娑地看向我。

“是你啊。快去忙你的吧。她们看大皇子对你好,心生怨恨,商量好了要陷害你,想让心狠手辣的老皇姑弄死你,你自己小心点。”她抹了把眼泪道。

我心想这个小仙娥倒是个好心的实在姑娘。

“你为什么寻死?”我用玄晶剑化了晶粉写字与她看。

“没什么,你不用管我。”小仙娥继续系捆仙绳。

我施法将捆仙绳收了起来。

小仙娥惊讶地看着我,“你居然会用它!你法术这么高!”

“真想死,我可以教你怎么用。”

“那你教我吧。”小仙娥脸上挂着眼泪诚恳地道。

“你回答我,我就回答你。”

“好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你叫什么?”

“我叫子蓁。你呢?”

“飞儿。你为什么寻死?”

子蓁默默不语。

“她们欺负你?”我继续写道。

她摇摇头,眼泪又簌簌地落了下来,“我不想提了,你告诉我怎么死好吗?我这里的俸禄全都给你!”子蓁哽咽着从怀里掏出了那个小包。打开小包里面有几个金叶,还有那个她捧在怀中的玉佩。她将金叶一并给了我,又小心翼翼将玉佩包好揣到了怀里。

钱我不稀罕,但是,这玉佩!玉佩!质地,图案,雕工……怎么看起来那样眼熟!

师父也有一块一模一样的!就是当年他替我压赌注那个!后来师父派人用金叶将那玉佩换了回来,我也赢了赌注大赚了一笔。那玉佩师父一直挂在身上。这小仙娥怎么会有一模一样的?她和师父有什么关系?她都要死了,怎么还这样眷恋这玉佩?

“我要那个玉佩。”我写道。

“那个不能给你。”子蓁道。

“为什么?”

“这是他给我的,我要带它去死。”子蓁眼含深情。

我越发好奇了。

“你死了,他怎么办?”

“他想不起我了。”子蓁抽泣道。

“他可能在忙。”

“是我对不起他。”子蓁哭了起来。

“你怎么对不起他?”我继续问。

子蓁伤心欲绝,“你别问了……”

这样难以启齿……难不成是空虚寂寞红杏出墙?如果这样,我真的没法子说什么了……可看她痴心一片的样子又不像……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我想起那年摇民国抓采花贼的事,那时候十一师兄还愤愤不平地讲述了他得知的一个秘密,天宫蟠桃园一个小仙娥,因为犯了错误被贬下凡做了公主,结果被采花贼抓去染指后杀害,提前回了天宫。后来我身陷其中才证实采花贼就是幽冥界冥仲。难道那个小仙娥就是她!

“采花贼”我写道。

子蓁一看这三个字泣不成声。

没错,就是她了。

事发到现在这么久了。怎么这时候想不开了?可是被我这假“采花贼”刺激到了?我心里

疑惑。

“为何现在寻死?”我写道。

“我早就不想活了。可他说他不在乎,说那都是凡间的事,是过去,跟我现在没关系。但我忘不了,我在乎。”子蓁道。

我心道:“他若有血性,便与爱人出了这口恶气!可那是冥仲,师父都没能抓住。何况她的爱人,能做到不离不弃也可以了。

“能力有限,你不要苛责他马上复仇。”我写道。

“不是的,他说过不会放过那恶人。是我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他高高在上,身份地位那么高,我本来就很卑微,他说等战事缓和了会克服一切娶我,但是开元上神要给他说媒了,是个公主。是我自欺欺人,那么多公主仙女喜欢他,我们身份那么悬殊,他怎么会娶我……”子蓁哭诉。

我越听越觉得这个“他”怎么那么像师父?玉佩、高高在上、重情重义、战事、大众情人、开元上神说媒、很美的公主……全中!子蓁不会就是那个传言中和师父如胶似漆的**小恋人吧!那不就是个谣言吗?

“让我看看玉佩?”我写道。

子蓁倒是十分单纯实在,又把玉佩掏出来递给了我。

果然跟师父的一模一样。我翻过玉佩,玉佩背面写着“比目连枝”四个字,是送情人的话语,没错。师父那个玉佩背面,有没有字呢?我想了想,两千年居然没注意过他那块玉佩背面有没有字!

“他是谁?”我写道。

“我不能说。我这样身份卑微的仙娥会影响他的名誉地位。他说他不在乎,但我在乎。”子蓁道。

名誉地位……我的心里乱了……

“你原来在这!”远处一个声音。我只觉毛骨悚然。

天德从远处跑了过来。

我皱着眉头,心里抓狂道:“怎得甩不掉他了!”

“子蓁也在这啊,手头的活做完了吗?小心被发现了受处罚啊。”天德笑呵呵地对子蓁道。

子蓁向天德施礼,对我道了句:“你记得告诉我,我等你。”起身跑走了。

我心里喊着“别走啊!说清楚他到底是谁啊?”我便要追子蓁。却被天德挡了住。

天德神秘一笑,“我问过仙官了。你不是蟠桃园的宫娥!他最近根本就没有安排蟠桃园的仙娥采集花露。只有个虞飞神君。”。

我点点头,心想“原来他知道是我是虞飞了。”

“你那玉瓶是无相上神的东西,你是万相宫的仙娥,替虞飞神君采花露的。”天德道。

我一脸尴尬,刚要与他写字“我是虞飞”,天德却突然伸手锁住了我的双臂。

“爱妃,在蟠桃园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本君就知道是你,你回来了……”天德盯着我的眼睛道。

我一时吓得不知所措,只觉浑身的羽毛都竖了起来,心里大喊道:“我不是爱妃!我是虞飞!”

想要施法挣脱开纠缠不休的天德,又想顺便给他点教训。拿不定主意之际,发现其身后的树上居然有个蜂窝,于是心里坏笑了起来,“别怪我不客气了,到底你是大皇子,直接跟你动手打起来也不太好,不如……嘿嘿……”

于是我在手底下悄悄施法,将那蜂巢打落了下

来。蜂巢里的玉蜂顿时蜂拥而出。

天德觉得身后不对,转头去看,一团玉蜂迎面扑来。他急忙松开我的双臂施法去阻挡那些玉蜂,我则趁机转到树后化身飞走了。

摆脱了阴魂不散的天德,在蟠桃园找了一圈没找到子蓁。她走时说等我告诉她。捆仙绳在我手里,看来她是认了实,等我告诉她怎么用捆仙绳寻死。

晚上的时候飞到小仙娥的寝宫寻了一圈,果然发现了子蓁。凝眉而眠,脸上还挂着泪……“如此的委屈。你既不肯说,我便直接去问!看到底是不是他!”我心里打定主意。

第二天一早化用寒鸦真身出了蟠桃园去找师父。找遍了大殿小殿都没有发现师父的踪影。想到约会大概是在花园之类的地方,便又去寻园子。

原来蟠桃园只是天宫众多仙园的一个,还有瑶池、梅园、杏园、枇杷……四季鲜花、山水建筑,九州美景,四海特色,什么样的园都有。飞得似要累瘫也没找到。便找了一个幽雅安静的园子,藏身到假山壁上的石穴里休息,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睡着睡着听到一个美妙的声音,“云霄!”

我一惊,睁开眼看到假山下水池旁有两个身影。一个正是师父,一个是个容貌极美的女仙,样貌身段自不必说,天上地下堪称魁首,单单那一双大大的美目,如秋水寒星,如银丸玉露……女儿家让她看上一眼都要心念荡漾。

“莫不是她就是玉衡?”我施了个定身术定住了自己,以免被师父发现。

“玉衡与君一见,从此梦中再无他人。你我定有前缘。”玉衡痴痴地道。

“你我并无缘分。”师父神情冷漠。

“你这般拒绝我可是心有所属?”玉衡公主悲道。

“谁不知道师父心有所属,而且属了可能不止一个呢。”我心想。

“是!”师父道。

“她是何人?可比我青春年少?你莫不是嫌我不够美丽?”

“你若不够美,天上地下的女子都是丑八怪了。”我心想。

“公主请另觅佳偶。战事紧急不容耽搁,本君告辞。”师父转身离开。

“云霄!”玉衡便去拽师父的手臂,师父抬手闪身。玉衡不小心将师父身上的玉佩扯了下来。

师父眉头微皱。

玉衡将师父的玉佩拿在手里仔细端详,“这玉佩你带在身上可有特别之处?‘清风明月’……”玉衡翻转玉佩,念出了玉佩后面的字。

“‘清风明月,比目连枝。’这玉佩和子蓁的是一对的。原来他们真的是……”我只觉头脑晕晕的,心里慌乱至极。

师父不理玉衡便要走。

“你若再走,我便将这玉佩击碎!”玉衡怒道。

师父继续走自己的。

玉衡恼羞成怒将玉佩甩了出去!

“原来他不但痴情,还多情……”我心里想着,却没注意那玉佩不偏不倚正砸到我栖身的假山处。来不及给自己解定身术,便被那玉佩飞溅的玉块正砸在头上,从假山上滚落下来。

玉衡见一只寒鸦灵禽从假山上掉了下来好似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把将我收到手里攥了住,“云霄!你不站住我便捏死它!”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