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四十八章 说话口臭

东方默将假陆雪改信鸟口信的事告诉了众师兄,众师兄愤愤不平,皆言先不能让春风带走她,并警告十一师兄不许向春风通风报信,要好好让假陆雪在玉清境饿上两天,让我出气。

第二天春风又带来一堆罗汉果、枇杷露、润喉糖,说保管我吃了声如洪钟。逼着我当饭一样吃,结果还是无法发声。他便要我张嘴,看看喉咙的伤好了没有,看不清就上手掰,吓得我飞了出去。嗓子没好,下巴再让他掰掉了就麻烦了。

春风没追过来,他被山河缠了住。山河自从在百兽园亲了春风以后就像丢了魂一样。见到春风一定会掉碗、撞门、撞墙、撞树。不用看只听声音就知道他俩碰面了。一个大喊“离本君远点!你别过来!”,一个不管不顾扔下手里的东西,拆墙破门地扑过去。

我默默地替山河记着账,第几个碗,第几个门,第几棵树……这些都是要春风要赔的。

到了下午,山河帮我上完药与我在房间一起喝茶。山河觉得小杯喝茶太不过瘾便找来一个壶。我喝一杯,她喝一壶。

一阵香风刮来……

我挥手化了一个眼罩蒙住了她的眼。

“干嘛蒙我眼?瞎了一样!”山河打雷一般嚷嚷着。

“好”我在她手心写道。

“哦!知道了!”山河倒也聪明。

春风迈腿进屋,后面还跟着被连环缚身术纠缠的假陆雪。假陆雪跌撞撞的进了屋,满脸的污渍,一身的衣衫被连环缚身术纠缠得狼狈不堪,连头发都卷在了其中缠得一团糟。白白糟蹋了那副花容,倒像个真的疯婆子了。

假陆雪“扑通”一下跪到我面前,声泪俱下求道:“飞儿!好飞儿!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你不好!以后我改!”

“小乌鸦,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快给她解开。”春风问我。

春风忙于百花岛的事,没时间去落霞洞与师父碰面,又被大家故意瞒着,不知假陆雪改信鸟口信的事。

我点了点山河的手,又指了指她的口,示意她将我写的念出来。

山河跟聪明,一字一句地念着,声如洪钟。“我不管!你解!”

“别啊,小乌鸦。她被缠成这样,以本君的法力若是强行破开,她就成秃子了。快,给你师父个面子,别让他着急,乖小乌鸦。”春风哄我道。

“师父不急。”我白了假陆雪一眼,抓着山河的手写着。

“不用解,不用解,我得罪了飞儿罪有应得!飞儿我求你把玄晶剑还给我好吗!那是寒卿送我的!”假陆雪向我哭求,情真意切,好似这玄晶剑真的是她的。

春风拽起我的手臂,见玄晶剑在我腕上,急道:“小祖宗!你想气死你师父啊,快还给陆雪,师伯送你十个好不好?”春风拽着我的胳膊央求我。

这世上怎得又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明明不是自己的,怎得求得如此理直气壮?我气得不知说什么好,也说不出来,“假的!”我在山河手上写。

“真的!真的!师伯这么有钱怎么会送你假的!送你十个金的!一个二斤重!行不行?”春风哄我。

山河这次不等我写便吼道:“镯子是真的!她是假的!很坏!你去问她师父!”吼声震得房间颤了几颤。

春风倒退了几步,打开扇子挡住了口鼻,将脸扭向一旁,嫌弃道:“山河,你今天刷牙了没有?”

“刷啦!”山河瓮声瓮气的。

“怎么这么骚气?”春风嘟囔道。

“她的药味!”山河指着我道。

我一愣,闻了闻自己身上,浓浓的药味,

闻不到别的味道,心里纳闷,这味道骚气?

“哦……”春风凑近我闻了一番,将信将疑。

“你刚说她是假的?你师父说的?”春风问。

我盯着春风点点头。

“我是陆雪!我就是陆雪啊!”假陆雪拼命解释。

我指了指玄晶镯,“你召唤它。”山河道。

“好!”陆雪一身缚身术纠缠着,别说打手印,都坐不住。

我给她解了连环缚身术。她坐定打手印招唤玄晶剑,一召没反应,二召还是没反应,她拼全力再召,玄晶镯微微一动,竟然一闪一闪的亮了起来。她眼睛一亮,大喊,“春风,你看!”

“小乌鸦!其实本君也不想相信这蠢货是陆雪。不是本君故意袒护她,样貌、经历还有对你师父的一片痴心都对的上。玄晶镯也认她。”春风无奈的道。

“她就是假的!她心坏!她……”山河想要说出假陆雪改信鸟口信的事,我拉住了山河。师父不在,若告诉春风此事,他脾气火上来一掌打死了假陆雪,我与山河谁都拦不住。师父又如何追查这假陆雪的来历,为什么和陆雪那么像,又为什么知道那么多往事。

“你少说两句!口太臭了!”春风捂着口鼻嫌弃道。

我一伸手,玄晶镯已回到我的手中,反手一扣,玄晶镯化剑,再一抖手玄晶剑化一条玄晶云绸,又抬手一扬,玄晶云绸飞舞而起,落到我手腕依然是镯。

“有本事你来!”山河吼道。她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山河你闭嘴!小乌鸦,要不你直接在本君手上写吧。”春风笑眯眯的把手伸了过来。

假陆雪一把握住春风的手,“春风!你要帮我!我是因为四万年沉睡伤了筋骨,法力不济。”

春风嫌弃地甩开了她的手,“别对本君动手动脚的!怎么跟狗皮膏药一样!”

“小乌鸦,这是你师父给你的?”春风问我。

我点点头。

春风叹了口气。

我变出纸笔写道:“师父让你把她带回百花岛,关起来。”

“我不走!不走!”陆雪尖叫起来,阵得我耳膜生疼。

“烦不烦啊,比山河还能喊!”春风施法将假陆雪扔了出去。继续没好气的与我道:“凭什么他不要扔给我!”

“自己请的大神自己送。”我写道。

春风点点头,“行!行!不愧是你师父的徒弟,一对没良心的!我不医好你你师父能救活你?不给他护法,他能回来?亲师侄没良心!亲弟弟也没良心!心痛!”春风捂着胸口做痛苦状。

其实我也觉得春风其实很不容易,到底假陆雪不是他故意安排的,他只是一心为了自己的弟弟。管着自己百花岛那么重的责任,还要顾着玉清境。每天跑来跑去很是辛劳。

这样一想心里不是滋味,便与他算不下去帐了,拉了拉他的衣袖让他不要这样。春风一把抓住我的手,盯着我道:“小乌鸦,你也觉得我不容易是不是?”

我点点头。

“那就亲我一下!”春风满脸期待。

我吓得差点从椅子掉下来。又来了!他怎么还惦记着这个!偏偏就要跟师父争这个。

我摆摆手表示不可以。

春风一脸苦恼,“人家心里不平衡,半个岛的仙果仙药都给你吃了,为了救活你耗了那么多法力,为了救你师父又耗了那么多法力,体力不支了,生活都不幸福了!你连句谢谢都没有,是不是该亲本君一下表示感谢?礼尚往来嘛。”春风把脸凑了过来闭上眼睛等着。

其实我真心想谢他,可我说不出话。也想给他好好磕几个头。可每次见到他他都是与我嬉戏玩笑,没有机会一本正经地对待。

我叹了口气,真拿他没办法,明明是师伯,耍起赖来就像小孩子。怎么办呢?我不小心亲了师父一下,外面编出那么多故事,若再亲春风一下……流传出去,这故事得多乱了……

“小乌鸦!”春风闭着眼摧我道。

突然,山河扒了眼罩,亲了下春风,又将眼罩罩上了……

我简直看呆了!山河要成精!不!成仙!

春风睁开眼,满脸惊喜一蹦而起,“就知道小乌鸦还有点良心!本君回百花岛啦!顺便给你炼点丹药,治治你的小嗓子!山河,你别跟着本君啊!”

春风拽着假陆雪火急火燎地跑了。出去的时候差点撞上迎面而来的十一师兄。

“我不走!你凭什么带我走!这是我的家!寒卿!”外面传来假陆雪的嚎叫,她撒泼起来真是糟蹋了那美妙的好嗓音。

我心想“我这回还能跟春风解释清楚吗……”

“小师弟,我告诉你个事!”十一师兄在桌案边趴过来,神秘兮兮的对我说。

“什么事?”我用纸笔写道。

“师父不在落霞洞……”十一师兄小声的道。

我惊诧地看着他,心想“师父不是在落霞洞闭关养伤吗?他还特意交代与我了呢。”

“并土州战事紧张,师父定是又赶过去了呢,我连着好几天看到落霞洞里只有白泽师兄。”十一师兄道。

原来师父连养伤期间都忙个不停,我心里颇不是滋味。

十一师兄向门外张望了一番,继续小心翼翼地道:“关键是师父不在玉清境,咱们玉清境又出现恶徒了!是个变态狂!”

一天天热闹的,刚击退了冥仲,打发走了假陆雪,怎么又出现变态狂了?我心里纳闷。

“而且这个变态狂盯上我了!”十一师兄小声说。

我迷茫地看着他,心想十一师兄全身上下哪里值得变态狂盯,难道变态狂喜欢他的拍马屁和滔滔不绝?

“你说是不是幽冥界派的?我可不想像你那样死那么惨,师父现在也用不了摄魂术了。”十一师兄一脸紧张。

“你想多了,没那么夸张吧……”我心道。

十一师兄凑到我耳边小声说,“你也纳闷吧。我也纳闷,我刷完拿出去晾的尿壶不见了……你说除了变态狂,还有谁……”

十一师兄说着直勾勾盯着咕咚咕咚抱着水壶喝水的山河,目瞪口呆。

“你!你!山河,你难道对我……小师弟!你也不管管她!”十一师兄捂着红透的脸跑了。

我看着山河手里的器物,心想原来这就是尿壶……于是“噗”地一下笑了出来。

突然,我的笑容僵了住,接着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山河方才亲了春风!刚刚春风一直躲着她,没注意她抱着这玩意。春风若是知道了不知会不会真的发疯?又要烤了我剁了山河?那是一定的!

转念又想,这姑娘以后修成人身,想起这事不知会不会羞死……心里又觉得对她教导不够,很是愧疚。

于是在山河手上写道“把壶扔了吧,我送你坛子!”山河答应一声转身就走,“砰”地一下撞坏了半个门出去了。

我慌忙从椅子上一蹦而下,追了出去。她刚刚亲了春风又迷住了心,我竟忘了解开她的眼罩!

春风!山河这个账还要记在你这,这次还有十一师兄!等过些时日见到师父,再与你们清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