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四十一章 放走凶兽

白泽叱问我与东方默万卷楼失火的原因

“是我一心想精进学艺,拉着小师弟陪读。蜡烛可能是风刮的,或者睡着后不小心碰掉的。”东方默替我事情揽在了他的身上。

于是东方默被关在万卷楼禁闭,将烧毁书籍全部整理恢复!而我因“屡教不改”,关进百兽园打扫、面壁、抄经,反思行径。

“大家好,我又来住了。”厚脸皮的我跟百兽园的半兽们打招呼。

“虞飞神君又来啦。又兽性大发啦?”百兽园的一些半兽与我打招呼开玩笑。

这些打招呼的半兽都是几乎修成人形的,没了兽性,非常和善,有的还十分风趣。有自己的修行精舍,只是还不得自由。另外一些野蛮凶恶尚未成人形的,像睚眦,狴犴这些都有笼子关着。

百兽园关禁闭是苦修,过午不食。第二天中午十一师兄来送饭,听他抱怨了会白泽师兄做事太不知变通以及陆雪师娘借着中毒身子不适的理由,对师兄弟们各种使唤。

我笑言难得给他拍马屁的机会他却如此不情愿。十一师兄却说马屁也要拍得心甘情愿才行,陆雪颠覆了在他心中的美好形象,他宁可回到过去给陆雪的坟头烧香拍马屁的日子。

又说陆雪死活不再吃十四师兄做的饭。旁人又不会做,无奈白泽只能亲自下厨另外给她做饭。还要白泽尝过之后她才肯吃。

我无奈地笑了笑,劝走了十一师兄,一下午在园里面壁思过。虽努力持经念咒,可满脑子却想着陆雪的事……

也许师父就是喜欢公主脾气一般的陆雪才会对她倍加呵护吧。或者她因为受了太大的冤屈才会变成这样。好不容易回到了最信任的人身边,住到了为她建的家园却又中了毒,定是吓得不轻。之前那和善的模样,怕是因为师父在,故作识大体做给师父看的……

越想越觉得心乱,便使劲摇了摇自己的头,“师父与陆雪想怎样就怎样,不关我的事,我不想,不想”

傍晚检查兽舍就寝情况,路过陆吾的精舍,见他魂不守舍地踱来踱去……

“陆吾,你最近好吗?”陆吾兽自从到了百兽园十分精进,一心想早日和他娘子孩儿团聚。未央感动于陆吾救她舍己的行为,也已经接纳了他。

“嗯,好……”陆吾的样子有些焦虑不安。

“你怎么了?”我问他。

“没事……最近修行到了难处。”陆吾道。

“哦。等师父回来你问一问他。”我道。

“嗯……”陆吾言辞闪烁。

待查看完毕,暮鼓已敲过,返回面壁之处时又见陆吾在精舍里踱来踱去,见我来了欲言又止。

“陆吾,到底有什么事?”我问他。

“昨天山下传来消息,说我孩儿被野兽袭击受了重伤,医馆里的医仙大多都派出去支援西部并土神州了,上神也不在,没人能医。如今一天一夜……虞飞神君你受上神真传医术高超能不能帮忙去看看!”陆吾祈求道。

“哦,我用流光飞鹤联系一下他们可好?”我道。

“我娘子肯定怕我担心,恐不肯告知详情,神君想想办法替我探望一下吧,我相信你。我真的很担心。”陆吾道。

“可,我这次来是受处罚来的,在面壁思过……要不我去叫白泽师兄,今天他值夜。”我为难道。

“白泽那样古板冷漠,他定是不

肯通融不给去看。我知道百兽园关不住你。我真的很急,若神君不去,我家孩儿性命不保!我在这待不下去了,待不下去了……”陆吾兽越说越急,竟控制不住情绪要现真身。

我心想他若冲破封印现了真身兽性大发,后果不堪设想,之前的修行便白费了。算了,悄悄溜出去吧,也不是难事。“好,好,我去看看,你安心打坐修行。你放心,若你孩儿有三长两短,山下医馆早就送信上来了,现在无信说明应该没有大碍,你莫急。等我回来。”

陆吾“噗通”一下跪倒在地,“嘣嘣”磕头。

“嘘!莫再声张。等我消息。”

我悄悄打开结界出了百兽园又封了上。化了真身,下了昆仑虚来到医馆。寻到了陆吾兽的娘子未央的房间,敲开了她的房门。

“虞飞神君怎么深夜来了?”未央睡眼惺忪的问道。

“陆吾说你家孩儿重伤无人医治,放心不下,现在怎么样了?”我问道。

“哪有这么严重。半大的小子就是好斗。与野狗打架,手臂蹭破皮,碰掉半块牙。”未央道。她独自带子不易,早已没了当年的娇气。

“没别的事?”我问道。

“没事啊,我啮齿族的牙就算不磕掉也要时常磨的。”未央道。

“哦,带我去看看你家孩儿。你家陆吾急得团团转。”

未央将我带了过去,果然那调皮捣蛋的孩儿正睡得香甜。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心里不觉叹道。

“让陆吾安心修行,我和孩儿在医馆等他。”未央托我叮嘱陆吾。

应了未央,我急忙离开了医馆,飞回百兽园。刚进玉清境就听见一声嘶吼,狴犴兽从我身边“嗖”的一声冲了过去,消失在昆仑虚的夜色中。

白泽和众师兄手持捆仙绳捆着几个凶兽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十一到十五留下,剩下的去追狴犴!”白泽下令道。

“是!”众师兄飞身去追狴犴。

“虞飞!你干的好事!你干什么去了!”白泽厉声斥我。

“我……”见到这番情景,便知百兽园出了问题。

“你私开百兽园封印偷跑出去,放出这么多野兽!是何居心!”白泽唤捆仙绳捆住了我。

其实捆仙绳我是会解的,只是没弄清缘由便没有动。心里思索着,“出了百兽园明明重新上了封印。平日也常去值班,开启关闭封印无数次了,怎么会出现问题?更何况这些凶兽的笼子我都检查了一遍……”

白泽与众师兄将抓住的凶兽重新关进百兽园。我被带到了大殿。陆雪闻讯也来到大殿。

“跪下!”白泽怒道。

我便跪在大殿上一言不发。

“你做什么去了!为什么放走凶兽!”白泽问道。

我心里盘算着“陆吾央求我的事不能说,说了便将他牵扯了进来,要被罚延长修行时间,便影响了和妻儿团聚。那该怎么说……”

“是不是你毒了陆雪上仙,被罚抄经,心中不服便烧了万卷楼。受罚去百兽园,心怀怨恨,故意放了野兽!”白泽道。

“不是!”我果断回道。

此刻,去追狴犴的师兄们无功而返。十六师兄回禀白泽:“狴犴跑出了昆仑虚,不知所踪。”

“混账!虞飞!你可知你犯了大错!”白泽大

怒,声音震得玉虚宫大殿“嗡嗡”作响。

我有口难辨。

“说话!”白泽训斥道。

“师兄!此事有蹊跷!我是私自出了百兽园,可我封印好了。那笼子也是锁好的。”我道。

“仅凭你一人之言,你可有证人证据?”白泽斥问。

“没有。”我道。

“虞飞行为不检,纵火万卷楼,偷跑出百兽园,放走凶兽还敢狡辩!鬼彬,取家法,三百杖!”白泽怒道。

“师娘中毒,十三、十四师兄各挨了十五杖和二十杖。那可是仙家法宝,三百杖……他是想打死我吗?”我一皱眉,心里不安。

“白泽师兄,此事容师父回来再查吧。虞飞师弟定不会故意偷跑出去,故意释放凶兽。”十五师兄并未取家法。

“她偷跑出去是事实,狴犴逃走也是事实,她故意不故意事实结果都是如此!玉清境的规矩是摆设吗!去取家法!”白泽厉声怒道。

“师兄,请查明再处罚虞飞!”众师兄求情。

“神尊不在,玉清境的规矩便不做数吗?我说的话便不做数吗?”白泽伸手唤出家法。

“白泽师兄请三思!若师父回来……”十五师兄话没说完便被白泽截了住,“神尊回来也要按照规矩办事。虞飞向来我行我素,行为放浪,上神日前刚刚盛怒于她,不会总是纵容她!”白泽说罢挥家法打向我。

“师兄住手!师父不在,师兄不可滥用私刑!”十五师兄拦住了白泽。

远处观望的陆雪,以袖遮口,她的眼角眉梢透着一丝笑意,看她的模样,我心下便明白了。

在万卷楼我与东方默莫名其妙的睡着,那烛火莫名其妙的烧了书卷。我关进百兽园,陆吾得到孩儿重伤消息,师父和医仙刚好都不在。好端端的,怎的封印就开了,笼子就开了,凶兽就跑了。而陆吾的孩儿只是和野狗打架掉了半颗牙齿。好似连环计一般扣在一起,定是有人从中捣鬼。

那断念绝思毒,她也许认为我有意而为吧。所以,这些是反击吗?

“虞飞已承认事实,我如何是滥用!”白泽施法推开了十五师兄,家法落了下来。

突然,白泽手里的家法瞬间被收了走。一道白光飞进大殿。

“白泽,怎么回事?”师父坐在大殿正位将家法拍在了案几上,面沉似水。

众师兄面露喜色。白泽惊诧的看着师父,没想到师父会此时回来。

白泽将事情陈述一遍,不过是按照他以为的说法:我行为不检不思悔过偷跑下山。

“飞儿,是这样的吗?”师父问我道。

想到师父冥婚娶陆雪时模样,想到春风的提醒,我决定不把事情闹大。

“徒儿是偷跑了出去。”我承认道。

“你为什么偷跑出去?”师父继续问道。

“面壁无趣想去游逛。”我按照白泽的说法回道。

“胡闹!”师父勃然大怒,“鬼彬,取家法!”

我望着师父,两千年还未见过他如此盛怒……

十五师兄从案上取走家法,来到我近前,等待师父发号施令。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背,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让师父下令打,还不如让白泽打,心里倒不会难受。而且我手臂上的伤还没好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