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偿还师娘

这之后每天修行完便悄悄地扛了锄头铲子,带上山河拉了树苗去忆仙谷除草种树。山河也乐得跟我去放风。她是整个玉清境唯一一个师父允许出百兽园的半兽。

玉清境里都是师兄们,在一起总是谈一些打打杀杀行侠仗义的热血话题。只有与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可以谈一些小女子的话题。她表面彪悍凶猛,其实内心住着一个柔情的小女子呢。

山河每天到忆仙谷都会围着湖畔跑上几圈,跳到水里玩耍嬉戏一阵。上来再啃啃这,咬咬那,帮我挖几个树坑。弄一身泥,再跳到水里洗个澡,上来抖我一身泥水。这小家伙到底是兽性未除,若真的化作人形,恐还要经历些劫难,修炼个几千年。

种到重明星光撒向谷里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身子抱着山河回去。下了晚修的东方默便在半路等着与我作伴。

月朗星稀,夜色下师兄弟二人缓步在阡陌之中……

“那天师娘在望云台与你说的话我听到了。”东方默道。

“你莫说出去。”我叮嘱他。

东方默一笑,“我,你还不放心?我又不是十一师兄。”

是啊,师兄弟中与我关系最近的就是他,他向来沉稳不多言,不会喋喋不休。大概性子上某些地方与师父有些像,所以师父才比较偏爱他。

“小师弟。师娘也太欺负你了,梨子是师父让大家吃的,也是师父允许你摘的。让你一个人种树赔她。我觉得没有道理。”东方默话多的时候就是正义感爆发的时候。

“没有,我吃的最多,是我应该做的。”我情绪低落。

“其实,我觉得你该去告诉师父……”东方默道。

“别!别!这样的小事不要打扰师父了,本就是做徒弟的不对,该做的事没有做。”我怕他又认真倔强了起来,忙与他解释。

“好吧。累了吧,我帮你锤锤背。”东方默便帮我锤了起来。

我眉头微蹙,“不用了师兄。我不累。”

“那你笑一笑。”

“我不想笑,师兄。”

“好吧,那师兄只能使绝招了。”

只觉得后背一阵痒痒,好似许多小虫子在挠,我笑了起来。

“师兄,你不要锤啦。好似挠我,很痒痒的。”

“就是要挠一挠你!”东方默嘿嘿笑着,一向一本正经如君子般的东方默,竟然也有冒坏水的时候。原来捶背的手施了小小的法术。

“东方默!你故意的!”我扭着身子,躲开了他,边笑边跑。

抱着山河跑不快,被东方默纵身一把抓住了胳膊,挠得大笑不止,只得求饶,“师兄……怕了你了!快松手!我笑了,笑了!”

东方默松了抓着我的手,我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弯着腰忍着余笑。山河被我折腾了醒,刚想开口大吼,我忙捂住了她的嘴。夜深人静,她若吼起来,整个玉清境都无法睡了,惹得师父知道了便麻烦了。

“小师弟,我当初抓伤得是这里吗?还疼吗?”东方默表情严肃。

“都两千年了!怎么会疼!师父的药很好的,疤痕都没有啦!”当初那事情他若不提,我便真的当做是狼怪而不是他了。

“小师弟,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东方默连向我说了三个对不起,向我躬身道歉。

见他这个样子,觉得莫名其妙,“怎想起这事了?你当年咬师父比抓我重多啦!你抓我也不是故意

的,为了推开我嘛。好啦!忘了吧!不过不要再挠我啦,太痒痒。”我拍了拍他的肩头道。

东方默将他的手伸出来在我面前做出狼爪的模样嘿嘿笑了起来,我吓得“噌”地一下飞了走,“都说不要挠我啦……”

“那你便开心些,多笑一笑。”

“我很开心!”

“笑”东方默勒令我道。

“哈……哈……哈……”

被东方默吓跑的我故意拉着长腔假笑,却没发现他的脸上已没了笑容。他面露忧色,口中喃喃,“小师弟……真的希望你能一直开心。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书房内师父正批阅西部并土州送来的文书。白泽奉了杯茶,面露犹豫之色。

“还有事吗?”师父边批阅边问,并未抬头。

“神尊,方才我经过后山,见到虞飞和东方默二人嬉笑怒骂勾肩搭背。”白泽师兄紧皱眉头,表情极严肃。

“哦,他二人上山前便认识,关系自然近一些。”师父继续批着文书,不以为然。

“神尊,这些年你一直宽容虞飞。她与春风上神竟在玉清境做出不齿之事!”

师父停下了笔,一双锐利的眸子盯着白泽问道:“什么不齿之事?”

“肆意放纵爱欲……长此以往若生出……”白泽言辞隐晦。

“生出什么?”师父盯着白泽追问。

“生出……生出事端……”白泽见状支支吾吾道。

“生出什么事端?”

“神尊……那唇印的事若让陆雪上仙知道……”白泽吞吞吐吐的。

“你是不是觉得本君和飞儿也做了‘不齿之事’?”师父盯着白泽质问道。

“白泽不敢!”白泽吓得连忙跪地。

“你不必草木皆兵疑神疑鬼。当年飞儿中了迷魂术,出现幻觉。此事已过千年,当年本君之言你可是没听懂?你这般年长,是他们半个师父,当放正自心!”

“神尊,前日中午虞飞与春风上神共处一室,已有夫妻之实。白泽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此徒放浪形骸,不可再留……”白泽道。

“啪!”师父将毛笔拍在了笔山上,那万年灵玉雕琢的笔山应声而碎……

第二天吃饭的时候师兄弟们聚在一起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十一师兄学着师父的口气。

“白泽,你最近也辛苦了。白茹身体可好些了?

“好多了,上神。”

“现在还需要你照顾吗?”

“最近事情太忙,无暇照顾,将她送去远亲家了。”

“若无人照顾便接来。她一向喜欢与雪儿一起。”

学罢,十一师兄一撇嘴道:“为了师娘有作伴的还要接白茹来。我在外面冻死都不管我!”

“你偷听冻死活该。还有吗?怎么没多偷听会?”十五师兄笑道。

十一师兄摇了摇头,似也有茶饭不思的状态,“听不下去了,不听了,伤心!以后师父再不用我端茶倒水了。我都好几天没见到师父了。我都成没娘的孩儿了!”

“同感。”众师兄附和。

鲲鹏师兄更是一脸苦恼,“我是落后娘手里了!师娘找我要北溟的永生水,说要给师父护肤。我不好拒绝她,可那是我们北溟族人用一生精力炼就的神水,虽然有美容养颜的功效,但那是关键时刻用来续命的,不是用

来臭美的。”

石峻师兄摸着他那青须须的大方脸道:“师父那样年轻,我才应该护一护肤呢。”

石峻师兄那憨憨丑丑的却又极爱美的模样惹得众师兄一通笑。

我兀自吃饭,一言不发。

“小师弟,你这几天怎么总去种树,也不爱说话了。不像你啊?”十七兄见我闷闷不乐问道。

“小师弟不是去种树,是去约会!笨!”十一师兄一拍十七师兄的头。

我心想,不是约会,是躲约会。

“打着种树的名义,没事就带着山河去谷里玩。小师弟说过喜欢山河,师兄可是记得哦。”十一师兄笑嘻嘻的。

我实在没办法跟十一师兄解释清楚,便无奈道:“是啊,我就是喜欢山河。喜欢的不得了。”

“小师弟,别光顾着约会,都多久没给师父和大伙做雪梨糕吃了。”十四师兄道。

“十四师兄做吧。我不做了。”我神情失落。

十四师兄便央求起来,“我做的师娘嫌弃,师父也不吃。抽空帮帮师兄啊,师娘实在难伺候。好不好啊,小师弟。”

我点了点头,心想,我做的也许师娘更嫌弃。

“大家先帮我解决永生水的事啊。”鲲鹏师兄万分苦恼。

十五师兄遮住半张脸,低声道:“估计是师娘想自己用。”

“唉,没想到师父盼了四万年的师娘是这样。”众师兄纷纷感叹,抱怨师娘如何指派自己做杂活。

“琼浆。石峻师兄那里有一种琼浆很名贵,产于万年美玉。虽然功效不如永生水,也有养颜作用。问问师娘看这个行不行。”一来琼浆比永生水好得的多;二来,石峻师兄一向大方憨厚,他不会觉得是什么负担。于是我出了个主意。

“对!我家这个琼浆好办。我没事就抹脸呢。”石峻师兄抚摸着他的大方脸笑道。

十一师兄差点笑喷,“抹琼浆居然把你抹成这辟邪的模样?可别让师娘毁了容。”

“不抹更不行。”石峻师兄虽然爱美,却也能正视自己。

“对,就给她琼浆,就说是永生水。反正她睡了四万年不识货。嘿嘿。小师弟你的主意太好了!”十一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你们别骗师娘啊。这可不是我的主意。”十一师兄出了馊主意还要安到我身上,我隐约觉得不太妙……

“就是。这可不是小师弟出的主意。”东方默替我说话。

待下午修行完毕,我带了山河继续去忆仙谷种树。挖土挖得满头大汗口干舌燥,便“咕咚咚”灌了许多山泉水。忆仙谷的梨子固然甜美,我再也不吃了。

山河在一旁使劲刨坑帮我的忙。却越刨越乱,溅了我一头一身的泥土。

“好了。春风上神最不喜欢脏脏臭臭的小动物。要干干净净的,春风才喜欢。”我一边“呼哧呼哧”地挖坑种树一边说道。山河这小家伙自从亲了春风上神之后便十分惦记,我得提醒她,她实在是太热情满满了。

山河停了下来,奔到我面前想要吼叫,我慌忙捂住了她的嘴,提醒她,“嘘!别叫,别让师父听到。”

我不想师父知道我种树的事,更不想他知道师娘与我的对话。春风说的对,做徒儿的不能妨碍师父。

话音落下,却觉得有人缓缓走近……

我抬起头,心里“噗通”了一下,师父怎么突然来忆仙谷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