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二十七章 师父别疯

箭射到了师父,我吓得魂都要飞了,拜师前用血契剑化的飞刃打了他,那时候用心力将剑气收回到了心里,并没有伤到他,可这次我收不回那箭。

他却面不改色,不闪不躲。

那只箭在触碰到他的衣衫的刹那停了下来,“啪嗒”一下落到了地上,他施法挡住了。

我一身的冷汗湿透了衣衫,长出了口气。

“虞飞!混蛋!你往哪射呢!”白泽师兄一声怒吼,吓得我一哆嗦。

白泽师兄劈头盖脸地训斥起我来,师父飞身而至止住了白泽。他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看上去并没有生气。但我却觉得十分愧疚,我实在太不济了。

白泽师兄说按照玉清境的规矩,应当罚我去挑粪浇地一个月。不等师父发话,来串门子的春风正撞到这一幕,当着师父的面将白泽师兄训斥了一番,将挑粪一个月的惩罚换成了给师父端茶倒水一个月。师父亦没再说什么。

“小乌鸦,好好表现哦,不要总捅娄子。”春风一脸阳光灿烂。

师父看了眼春风,继续去教师兄们了。

心里怀着愧疚与师父端茶倒水。十三师兄说师父这两天总是在炼房忙碌,快到陆雪师娘的生日了,他会茶不思饭不想。于是想着也学着十四师兄做些什么吃的让他开胃,补偿于他。

很认真地跟十四师兄学做了师父最爱吃的茶点雪梨糕,又按照自己的感觉改了改配方和口味,做成了雪花状的模样。十四师兄夸赞我做得好吃。

我嘿嘿一笑,修仙我不行,做饭这个行当我还是可以的,这个茶点里面可有我最大的歉意呢。

一早将做好的雪梨茶点放到师父书房的案上,满怀希望地期待看到当年他在昆仑中吃烤梨子时的模样,但他只是一句淡淡的“放下吧,去吧”。我只好失落地退下。

早茶后他便去了炼房忙碌。

临近中午我去炼房与他送水,他正在炼炉旁施法,白色的灵光从炼炉中缭绕而出。

师父在炼什么宝贝呢?看不明白。

我左顾右盼,丹药柜上摆着几块闪亮亮的粉色灵石吸引了我的注意。那宝石的颜色甚是好看,干干净净粉嘟嘟水透透的,我好奇地凑上前盯着,伸手想要摸一摸。

“飞儿,那个有毒。”师父提醒我。

我吓得慌忙缩回手。

“那是迷生石,炼制灵性神器使用。不能直接接触,会迷惑心性,中毒后会有不知长短的潜伏期,使仙神癫狂而不自知。”师父讲解道。

“哦”我心想这么漂亮的灵石居然是毒物,炼制个什么宝贝真危险,弄不好还会中毒。中毒后要是变成东方默师兄那样,什么时候突然兽性大发可就太可怕了。

“你还没学到炼术,出去吧,不用来炼房送水。告诉楚方,不用做为师的饭。”师父将我打发了出来。

师父在炼房忙一天,一天都没有吃饭……

我修行完毕,在厨房里与十四师兄帮忙洗菜做饭。要不是我总是捅娄子,只能这样老老实实的,我也想像十一师兄一样能出去办事顺便玩一圈。唉,好压抑,我闷闷不乐。

出门办事的十一师兄傍晚回来第一件事就是钻到厨房询问我“拍马屁”的情况,“小师弟,给师父端茶倒水这可是春风师伯的一片心意,是师兄给你让出来的好机

会啊,你要把握住。表现得怎么样啊?”

我叹了口气。

“你又得罪师父了?”十一师兄见我表情失落。

我无辜地摇摇头,“没有。”

“小师弟不拍马屁还好,拍了马屁送去了亲手做的茶点,师父反而不吃饭了。我的咸菜也白腌了。”十四师兄无奈地道。

“小师弟,你做得东西得有多难吃啊!把师父恶心到了?”十一师兄问我。

“不会吧……”我心想好像不难吃,师父的口味这么与众不同?

“不是难吃,是特好吃!不知为什么,师父吃了他做的茶点就不吃饭了。一直在炼房中忙碌。”十四师兄无奈道。

“那就让小师弟多做点啊!不吃饭吃茶点也行啊。笨的。”十一师兄数落十四师兄。

“小师弟,多做点,让我们大家也跟着享口服啊!师伯喜欢鲜花糕点哦,你可以多做些买通春风师伯哦,让他以后都替你说话,师父懒得惹春风师伯的。”十一师兄替我出主意。

“哦”,我嘴上答应十一师兄,可是我做不下去茶点了。心里忐忑不安,师父可是吃我做的茶点倒了胃口?

  傍晚我帮十四师兄做好了饭,白泽师兄端了饭回侍者房吃,我在厨房门口与他打了个照面,向他施礼,他见我如此礼貌没再用蔑视的眼光看我,低低地哼了一声便走了,他从来不与我们一起吃。

  “十四师兄,今天的饭,味道变了,好吃了,不是你做的吧。”十五师兄笑问十四师兄。

  “小飞儿做的。”十四师兄和众师兄一番夸赞。

  好吃吗?我心不在焉,尝不出来。

  东方默劝我莫要在意。我叹了口气,他仙资高又认真精进,师父那么偏爱他,他是从来没被惩罚过,不知总是犯错夹着尾巴做老末的滋味。

敲过了暮鼓,玉清境一片寂静,大家都歇息了。师父书房的灯火还亮着。我坐在房间里叹了口气,想着师父怎么还不回寝殿休息,师娘的生日要到了,说来说去还是我捅的篓子……去奉个安神茶吧……

师父书房的门没有关,我在门口扒头看了看,只见他伏在了案头,手里拿着他时常记录的卷册。他从来都是笔挺地坐在书案前,从来没有这样趴着一动不动过。

“师父?”我轻轻唤了他一声。

他趴着没有回应。

“在炼房忙碌回来太累睡着了。”我心里猜测,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生怕吵醒他。

我小心翼翼地将茶盘轻轻放到了桌案上,却还是发出一点微小的声音。他身子微微一颤,缓缓抬起头……

我赶忙在桌案前站定,向他拱手施礼“师父”

他挺起身,盯着我,眼神冷煞煞的如厉剑一般,就像见到了仇敌!俊朗的容貌虽是他的模样,感觉却好似变了一个人。

“你叫本君什么?”他的语气阴冷冷的。

平日里他虽神情淡然,不过是不大爱笑而已。就算我弄掉了满树的梨子,劈了师娘的坟,用箭射中了他,也不曾见他如此冷煞的模样。

“师……师父。”我怯生生地道。 

“谁让你来的!”他的声音冷得让人发抖。

我一怔,“我……”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候来端茶倒水又做错了吗?

“谁让你来的!”他重复道,盯着我眼神恶狠狠的,透着腾腾杀气。

我楞楞地看着他,他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成了这样子……凶神恶煞的样子竟然比东方默化的狼怪还让人胆寒。

见他心情这般不好,觉得还是溜之大吉比较好,“打扰师父了,徒儿告退……”我赶忙转身告退。

“站住!”他呵斥住了我。

他还有什么事要刁难与我?又要罚什么?

“你劈了雪儿的衣冠冢就这么走了吗!”

我的脑袋“嗡”了一下。果然,虽然三年过去了,这件事没有完!他是在意的,一直憋着与我算账!

“徒儿不是故意的……”我忙转身跟他道歉。

“谁派你来做奸细的!”他厉声斥问我,脸色比白泽师兄的看起来还难看。

啊?他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成奸细了?他可是看见我气糊涂了?神志不清了?

“什么奸细啊?我不是奸细啊,你在说什么啊?”我被师父的模样惊得摸不着头脑。

“说!你都掌握了什么情况!”师父逼问我。

我能掌握什么?我连弓都握不好,刚练习了五千遍结界,还在御树枝,就掌握了怎么做茶点……

他见我像看陌生人一样诧异地看着他,竟浑身颤抖了起来,站立不稳扶住了桌案捂着胸口大口地喘息着,我急忙过去扶他,“师父,你到底怎么了?”

他竟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紧紧地握着,低着头痛苦道,“雪儿!我知你是冤枉的,我会想办法救你!不会杀你的!相信我!战后我便彻查清楚还你清白!”

我心里不是滋味,陆雪师娘的生日快到了。原来师娘生日那天我的雷火劫劈了她的坟,师父真的受了打击。当年我“骗”了他来拜师,惹了这么多事端,原来他一直按耐着脾气没与我算账,憋了这么久终于爆发了……

我愧疚道:“对不起,是我骗了你,又惹了这么多麻烦,可是那不是我本意,是……”

“是本君对不起你!雪儿!战事紧急,天界将士们的士气不能泄,本君没有更好的办法救你!”师父将我拉到了他的近前,一手抚着我的脸,望着我的眼睛道。

我惊慌失措,天哪!连娘子都认错了!他莫不是中了迷生石的毒失了心性!

“我是飞儿,你的徒弟!不是你的娘子雪儿!”我急忙推开他的手向他解释。

他却含泪深情看着我,抬手唤出了玄晶剑,“雪儿,你忍一忍……”他手中的玄晶剑化成了一条白绫,眼神变得痛苦却又坚定。

“你……你……”看着他骇人的模样,我吓得说不出话,连连倒退。

“雪儿,是我……”他手托白绫步步逼近我。

师父中毒了!真的疯了!他和东方默一样了!我夺门而走。房门却被他施法关了上。

我像一只战战兢兢的小老鼠被他逼得贴在书房门上,慌张地盯着他,情急下慌忙打了一个防御结界,却被他轻松破了掉。

“师父!我是飞儿!放我走!”我急冲冲地施法开书房门,却怎么也打不开。

“雪儿”

“师父!住手……嗯……”玄晶剑化的白绫已然勒在了我的颈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