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持住,徒儿这就来
字体:16+-

第九章 另谋出路

走在街上,与一个个婀娜的男装女仙擦肩而过。这些女仙虽然身着男装,却不忘描眉画眼扑粉打鬓。男装似成了一种代表美丽的潮流,而不是为了遮盖性别。

为了防止再伤了寒风,我与白皓各自披着一件裘皮斗篷,罩着裘毛封边的大帽子。白皓的帽子压得很低,旁人几乎看不清他的面容,可即便如此,俊逸不凡的气质还是吸引许多女仙的目光,有的驻足打量于他,有的干脆直接上来搭讪。白皓却兀自走自己的看自己的,视若无睹。

“看!那仙君!英姿飒爽!太帅了!”

“你连模样都没看到就移情别恋了?”

“现实点嘛,云霄上神看不见摸不着的,这仙君的气质多俊朗不凡……”

“那你去啊……过去……”

一些女仙窃窃私语。

“我觉得你的前途一片光明。”我对白皓道。

“嗯。”白皓轻轻应了一声。

我心想他这街上再走几圈,这些拜师的女仙有一半便要来拜他了。

“嗯!你见过云霄上神吗?”我问道。

“见过。”白皓平静地道。

他竟然见过云霄上神!

“他真的有她们说的那么好吗?”

“没有。”白皓神色淡然。

他竟会说云霄上神不好,这么快便想开了?我心里想道。

“你住的客栈在哪里,可有东西取?”白皓道。

我嘿嘿一笑,“我没住客栈,客栈都满了。”

“那你住哪里?”白皓问道。

“化了真身去树上睡啊。我的真身是寒鸦,很小的,不怕没地方睡。”我笑道。

“若遇大风雨雪呢?”白皓竟关心起我的住宿问题。

“屋檐下、岩缝里躲起来呀,没的躲就受着喽。”我不以外然。

“你的父母家人呢?”白皓问。

“不知道。小时候与别小鸟们在一起。有的小鸟修炼我便与它们一起。”我道。

“飞升成仙的劫你怎么受的?”白皓问。

提到飞升,我美滋滋的,“没受过。”

“没受过?”白皓奇道。

“是啊,我也纳闷。他们说要是修为不够,就要有大修为的仙神护着。我又不认识这样的仙神,也没谁护过我。要不就是什么时候悄悄的受了不记得了。反正每个人的不一样。大概就是那次吃鱼扎刺。”我笑道。

“哦,你过得倒是很省心。”白皓一笑。

“我不懂推算,而且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没法子推算,只能听天由命啦。”我无奈的摊摊手。

“御剑之术你也不会吗?”

“不会。”

“结界、封印之术呢?”

“不会。我只会基础的仙法。你说的这些高深的我都不会。”

“遇险如何自保?”

“能跑就跑,能躲就躲,不能就用它!很好用的!”我从怀中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晃了晃。

白皓看了一眼那匕首问道:“这匕首甚是锋利,你怎么得到的?”

“买的。”

“哪里买的?我看看。”

我将匕首递给了白皓,“卖赝品的摊子上啊,不但锋利还很有灵性呢。可以藏在羽毛里。十个银叶!很划算哦!”

白皓将匕首拿在手中端详了一番又递给了我,我将匕首收了起来。他竟连匕首都感兴趣,我越来越放心了。

“这三千年你都做什么了?”白皓继续问我。

“长大啊,谋生啊,自己慢慢修炼呀。”我道。

“没去仙山拜师?”白皓似有些稀奇。

我嘿嘿一笑,“去啦,没钱没推荐,仙资又不够,遭嫌弃。”

“哦,蓬莱去过吗?”

“没有,小山都不收

呢,名山哪里敢去拜。”我笑道。

“哦,或可一去。”

“听说那里很好,希望有机会吧。”嘴上说着,心里却觉得白皓也太看得起我了。

“嗯,适合你。”

我心里纳闷,我这样的仙资和法力,他是从哪看出我适合蓬莱的呢?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他能如此鼓励我。

边走边说,路过镇中心的大戏台,热热闹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仙众。

问了一个仙友,那仙友很热情,“这是名徒榜。上面有众多来拜师的仙人的名牌,大家可以选择仙人压注,若压的仙人能入得玉清境成为云霄上神的弟子,便可以大赚一笔,可以跻身仙界富豪行列呢!”

“哦,就是赌博嘛。”我道。

那仙友忙摆手道:“不一样。对于压注的来说是赌博,可对于放上去名字的仙人就是个双重机会。会有别的仙山的人来挖人才的嘛。有的自觉进不了玉清境,便自己将名号和信息留到这里,等待贵人相识。”

“名牌怎么挂上去呢?”我向那仙友打听。

“去那边,找那负责的仙友,花些银钱就可以了。”仙友指了指人群里面。

“还要自己花银钱?”我问道。

“当然啦!有名气的自然会找着倒给钱挂上去,比如一些帝君的亲眷之类的。名气不大的当然要自己花钱了,挂上去也便跟着有了知名度,若再有人跟压些金银宝贝,即使拜不得云霄上神,旁的知名仙山派来的使者看到了,感兴趣递了邀请贴,便有了更多机会。”那仙友道。

我想这是个好机会,把白皓的名字挂上去,再压些钱,一来万一云霄上神不收他,他还有别的选择。二来他若成功,便可大赚一笔。

“走,咱们进去。”我对白皓说罢便挤向人群,一路“过关斩将”好不容易挤到了前面,回头找白皓却不见他。

“你要做什么?”身旁白皓的声音。他竟然悄无声息地站在我旁边,淡然自若,完全不似我满头大汗,发髻散乱的样子。我吓了一跳,“你什么时候挤进来的?”

白皓一笑,“我不用挤。”

一个负责挂名牌的仙人上来招呼,看见白皓惊呼,“哎呦!这位是哪来的神仙,绝了绝了!大家压他吧!一定能中!”他这一呼顷刻围上来一堆仙人,将我挤到了一旁。

见白皓被众仙关注围在其中,没一个人搭理我。无奈,我只好自己先看那些名牌,看看有没有东方默。如果有,或许会留有他居住的信息。这些天一直都没看到了他,明天开始昆仑虚就会正式开放迎接这些准仙徒们上山。不知我明天再登山能不能赶上与他证明。

我在一旁寻着墙上挂着的名牌,没发现东方默的名字。

“没有东方默吗?”身旁白皓的声音。

我又被吓了一跳,他竟又悄无声息的来到我身旁,再看那帮仙众群还在呜嚷嚷的围着。若非大白天,我便真的以为他是个仙家魂魄了。

“嗯!”我拍了拍胸脯,定了定神,继续寻着名牌。

“你莫找了。我会留意的。”白皓背着手看着那些名牌。

“多谢仙友,可是我还是想早点找到。”

“他很优秀吗?”

“嗯,和今天早上见到那个仙友一样,我觉得他不错。就是人太傲气了,骂我。”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骂你?因为你弄坏了他的推荐信?”

“不是。因为……有壮汉欺负我,我打斗时用匕首将那壮汉的裤子割掉了,那壮汉羞愤的跑了。他认为我无耻下流……”我呵呵一笑。

白皓微微一笑,转头看了我一眼,“这事他却该与你道歉。用兵之道避实就虚,不是仅仅一身的傲骨就能打胜仗的。”

“哦,但是他很在乎那推荐信。我觉得我还是在场比好。”我郁郁的。

“你不生气,还要与他作证,看来你很在乎证明之事。”白皓

道。

“我当然生气,我最讨厌别人冤枉我。我只想问心无愧。”我道。

白皓沉默不语,继续看着榜上的名牌。

此时,挂名牌的仙人在桌案后喊道:“大家将自己的名字写上去!会有仙山大德关注哦!金银宝贝,卖身卖地都可以!”

听到他这样喊,我心里有了主意。

“你先帮我找找东方默,我去那边看一下。”我对白皓说罢,来到桌案前,“我买白皓。剩下的抵了钱压他的注。”我想从怀中掏出那个在玉碎泉捡的白色发带。身上的钱大多被男老鸨白曦讹诈了走,这个白色发带好似宝石织就的一般,与众不同,应该也能值些钱。

我的手伸到怀中,手臂却被定了住,使了几下力气,全身竟丝毫动弹不得。

桌案对面的仙人见我只说不压,鄙视地看着我,“可以啊!但是您倒是买啊!压啊!”

白皓来到我身旁,从腰间解下了一个十分精致的白玉佩,“虞飞。”他不慌不忙地将玉佩放到了案上。

“好!买定离手!精雕羊脂白玉佩一个,抵金叶一百!虞飞!昆仑虚知名仙人!还有下注的没有?”那挂牌的仙人喊道。

见白皓竟然用自己的随身玉佩为我挂了名子上去,我急了,“啊!你做什么?压我等于白扔这玉佩,我不是拜师的,云霄上神也不会收我。”

“我知道。玉清境不会收你,挂上去多一些机会。出来得匆忙,得空我会用金叶换回玉佩。”白皓倒是气定神闲。

“一百金叶!我仙资这么差,挂我上去没用,不如写上你的名字啊。”我想要将那玉佩拿回,却白皓轻轻拦住了手臂。

“我不需要。”白皓微微一笑。

“我也不需要。更何况……一百金叶,我……我该怎么还你……”我犯了难,没想到他一身简单青衫布衣的打扮,居然随身佩戴着这么昂贵的玉佩,他待我一番好意,可白曦抢了我一个金叶我就几乎倾家荡产了,一百个金叶我卖身也还不起呢。

“不用还,就算白曦补偿你的。”

“他欺负我应该他来补偿。”

“无妨,身外之物。”

“投注人写谁?身份备注写什么?收信函的地址在哪?”负责记录信息的仙人头也不抬。

“投注人虞飞。出身玉清境医馆。若有仙山有意,令其将信函送至医馆。”白皓对那仙人道。

“玉清境医馆?这来头不小。自己压自己倒是可以。若是去了别的仙山不拜云霄上神,这注可就白压了,没的赚了哦。这些钱只能将排名靠前一些让那些仙山来访的使者看到。”那仙人提醒。

“无妨。”白皓道。

“何必如此浪费,没有仙山收我的……更何况我只是在医馆治病,我什么都不会,这样说岂不是诓人家……”我小声对白皓道。

“治病也是出自玉清境医馆,如此说便会有仙山来信。看看缘分吧。你现在身体感觉如何?”白皓道。

“没有又冷又热的感觉了。”我活动了活动筋骨,身体从内到外都比出门前舒畅了许多。

“回去吧。”白皓道。

“哦”我怏怏的,觉得有些不尽兴。

“走吧。此时不可贪玩。”白皓转身逸步而走,飘然出尘。

“刚刚出来就回去啊。还不到中午。”我紧跑几步赶上了他。

“嗯,到了中午就过了。”白皓道。

“过了?”我不解。

“你内受热毒又外遇风雪,阳气被遏。于你内服寒凉之药。以天时为引运化内热,使阳达于表积热渐清。若等到正午之时,外阳过盛过犹不及。”白皓边走边道。

我向他投去感激和崇拜的目光,“你不要去拜师了。你当师父绰绰有余,你干脆自立门户我拜你为师好了。”

白皓一笑,“你的师父不是我,你自有你的师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