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别惹我
字体:16+-

第二百三十七章、中华公主阁下和她的小老婆

转眼间冬来秋去,冬去了,春又来。

在1920年间,并没有发生那场大地震。

1921年的新春过后的一个下午,小楼来到易府。

易太太潘氏和潘小凤正在等着小楼。

潘大姐读书艰难,科普的工作进展迟缓,佛洛依德的心理学大著作,果然是很有些晦涩难懂的。

小楼穿着一身俄国式的双排扣呢子大衣,头上戴着一顶看上去十分累赘的貂皮帽子。

潘大姐穿着缎面子卍字不到头如意云纹中式袄子,头上绑着镶有珍珠和玉石的青缎抹额,活脱脱的一个20年代地主婆。

潘小凤穿得倒是素净,一系宽大的竹布外套,像西方教会修女所穿的道袍似的,笼罩全身,完全瞧不出她穿在里头的小棉袄儿究竟是个啥面料来。

小凤没戴帽子,还是乌油油的那两条小辫子,小辫子一忽儿搭在胸前,一忽儿被她甩在脑后,玩来玩去的,一刻也不肯安生。

小楼这时候已经和小潘混得十分要好。

关于叶小楼过去所不知道的那些履历,也有了些断断续续的线索。

在小楼的旁敲侧击之下,潘小凤慢慢道出了叶小楼所不了解的那些过去。

当柳二小姐出门遇劫,被叶大当家的抓上山去之后,失踪的叶小楼动向不明,关于那一段隐秘,潘小凤也是毫不知情。

小楼是五年前出现在南江县城的。

南江是川北最穷困之一的山区县份儿,城市建筑古朴老旧,有青石板的小街,又青瓦木头房子,还有吱吱呀呀作响的水车,入夜之后,没有电灯,只有灯笼和蜡烛,连煤油灯都十分罕见。

南江县最大的茶馆没有位于城中区,而是背山面水地坐落在东城门外。

这是出于宵禁的考虑。

这里自古匪患多发,居民中与山匪有亲的人,不在少数,官府也没那心气儿硬性坐实保甲株连管理办法。

正所谓法不治众,当匪患初起时,治乱世常用重典,官府一向采取一人为匪,株连邻里十户人家的强力铁腕惩戒手段。

可是,只要历届地方军政长官里面,出了任何一届心慈手软之辈,事情就会崩溃。

但涉及匪系的亲属邻居太多之后,官府也没本事再抓再杀,总不能一口气屠掉半城的人啊。

治理南江县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宵禁,倘若不搞宵禁的话,县太爷夜里睡觉时掉了脑袋都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既然城区宵禁,那么,有钱人家的夜总会就会搬迁到城关镇。

民国时期的城关镇,就此得以繁荣昌盛起来。

很多县份,在城门之外的城关镇,繁荣程度远比城区更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南江县最富庶的地段,就在东门外的东关镇。

其实,一代妖都大广州的huā都和西关繁荣,也得自于〖中〗央主城区的长期夜间宵禁制度。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shaoshuaibieruowo/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