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侦探团
字体:16+-

二十三、美术室之怪

二十三、美术室之怪

二十面相打开门,刚进了玄关的门厅,听到动静的部下便探出头来。眼前的男人披头散发,满脸胡楂儿,穿一身脏得要命的西服。

“老大回来了……很顺利吧?”

部下笑嘻嘻地问道。看来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顺利?喂喂,你在说什么梦话?我可是在下水道里过了一夜呢。已经很久不曾败得这么惨了。”

二十面相越说越生气。

“可是,黄金塔不是已经得手了吗?”

“黄金塔?那玩意儿趁早给我扔了。我们拿回来的是假的。这次又是明智那家伙多管闲事。还有那个可恨的小林。他假扮成女佣,明明只是个小屁孩,却偏偏一肚子鬼点子。”

部下被老大这么一顿脾气吓得不知所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点儿也摸不着头绪。”

部下的脸上浮现出不解的神色。

“算了,已经发生的事也不重要了。现在要紧的是,我困得不得了。一切都等我睡醒再说。之后,我要卷土重来。啊……”

二十面相打着哈欠,摇摇晃晃地朝最后面的卧室走去。

部下跟着二十面相,送他到卧室门口,轻轻掩上房门。之后,他独自伫立在昏暗的走廊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部下就这么在外头站了五分钟左右。房门内,筋疲力尽的二十面相似乎连衣服也没换倒头便睡,很快就发出轻微的鼾声。

听到鼾声响起,满脸胡子的部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喜滋滋地离开卧室门口,他再次折返玄关,走到大门外,朝对面的树林用力地挥了三次右手,那模样就好像是在朝躲在林中的什么人打暗号。

天才刚亮,还不到五点,林子里昨晚的夜色迟迟不肯退去,昏暗一片。这么一大清早,到底有什么人躲在那里呢?

然而,这边的挥手刚结束,对面茂密的树林枝叶马上晃动了起来,枝叶间隐约露出一个白白的圆形物体。由于四下昏暗看不清楚,但那似乎是人脸。

这时,站在建筑物门口的邋遢部下双手向上伸得笔直,往左右两侧一上一下摆动,像小鸟在拍翅膀,重复了三次。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他的确是在打暗号,对方是什么人呢?以目前的状况来看,判断不出那到底是二十面相的敌人还是同党。

奇怪的暗号比完后,越发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刚才在林子中若隐若现的“人脸”突然消失了,转而林间枝叶瑟瑟抖动,似乎正有一头猛兽穿过,还没想明白到底是什么,只见一道黑影飞也似的一闪而逝,转眼间消失在林子的另一头。

那道黑影到底是何方神圣?还有那名胡子拉碴的部下,他的暗号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好了,让我们的故事先跳到七个小时后的事情上去吧。

这时,呼呼大睡的二十面相终于醒了。他睡得很好,因此昨晚的疲劳也得以一扫而空,又恢复了往日精力充沛的模样。二十面相走进浴室洗了个澡,按照每天的习惯打开过道深处的秘门,来到地下的艺术品收藏室。

洋房底下增建了宽敞的地下室,现在被怪盗改装成秘密艺术品展览室。诚如各位读者所知道的,二十面相与世间惯常的恶人稍有不同,他从来不干烧杀掳掠的勾当,他的兴趣是各种各样的艺术品。

在此之前,他的老巢在帝国博物馆事件中被明智侦探发现,偷来的各种宝物也尽数被夺了回去。那事情过后,二十面相又偷了不少艺术品,很快就填满了新大本营地下室里的秘密宝库。

这宝库约有二十张榻榻米大,布置得很气派,华丽得简直不像是地下室。四面墙上挂满了日本画挂轴,以及大大小小、千姿百态的西洋画,底下是成排整齐的玻璃柜,陈列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贵金属及珠宝类的小艺术品。此外,墙边还有古老的木雕佛像共十一尊,安放在莲花台座上。这些艺术品,每一件都大有来历,堪称古董精品,这规模等同于一家私人博物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