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略毒
字体:16+-

第164章 情郎找上门来

第164章 情郎找上门来

面对众人投来各式各样猜疑的目光,夏璎珞却只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眉眼平和,发间垂下的步摇垂珠落在她的肩头,在阳光中闪耀着淡淡的光华。

孙将军原本担心她会惊慌失措,但见她这般模样倒是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日在街上马车遇袭之事。

那时,她也是一副淡漠地神色,怕连累了自己与孙兰,自己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只身面对。

这样的女子……真的是让人心疼……

孙夫人这时也脸色大变,上前喝道:“什么人在这里胡言乱语,还不快点赶出去!”

“且慢!”那年轻人抬手推开涌过来的孙府侍卫,目光再次落在夏璎珞身上,眼神中隐隐的竟带着几分不舍。

“好妹妹,你当真不肯再认我?”

夏璎珞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你是何人?”

那人听到此言,不由得放声大笑,那笑声似带着万分的悲凉。

众人全都窃窃私语。

杨氏更是露出不屑的神色,低声道:“若守着规矩老老实实待在府里怎会惹出这等祸事?”

夏幕天瞪了她一眼。

杨氏便不敢再出声。

这种时候,任谁都能笑话夏璎珞,却偏偏只有夏府的人不能。

杨氏刚才的举动已经引起了其他外府夫人的不屑。

以前她们只是听说锦郡主似被夏府逐出府,所以才得皇帝格外恩宠,让她与孙将军结为义兄妹,就为的是让她背后有个依托。

现在看来,那传言确实不假,看向杨氏的目光还夹杂着嘲讽。

孙子离大怒,亲自上前准备将那人拿下。

可他的衣袖却被夏璎珞突然拉住。

“大哥且慢!”夏璎珞淡淡开口道。

孙子离转头看向她,神色有些复杂:“锦郡主是想为他求情?”

他也有些不确定这个男人是否真的与夏璎珞有关。

只是在这种场合,如果这种事被说开,夏璎珞以后的名节就全毁了。

夏璎珞却并不紧张,淡然道:“此事事关我的名节,一定要当场问个明白才好,若是大哥现在就将他赶走只怕以后还会生出事端……”

孙子离愣了愣,觉得她说的又有几分在理,于是便指着那人道:“你今日若不把事情说清楚,休怪本将军翻脸无情!”

众人脸上也都露着好奇与期待。

那年轻人面对着众人的眼光并不畏惧,而是凄然一笑,向夏璎珞道:“自那日在街边遇到妹妹……

便被吸引,几次私会后我们便定了终身……”

“私定终身?”孙子离细长的眼睛微眯,冷然道:“空口无凭,你可有证据!”

那人点头道:“自是有的,当日锦郡主曾赠我一方娟帕为定情之物。”

“拿来我看?”孙将军的声音变的极其冷冽。

这种场合,夏璎珞失了名节便是他们孙府也要跟着丢人。

只是他左思右想,觉得夏璎珞不应该是那种女子,虽然他们只见过几次面,可这少女却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绝不是那种放浪形骸的人。

莫香凝的脸上悄然浮现出一丝冷笑,夏璎珞啊夏璎珞,看你今天怎么解释得清楚!

所有人的脸色俱都变了。

对方说的有板有眼,而且现在还能拿出证据……这岂不是坐实了夏璎珞与人私会的事实?

众人神色各异,夏璎珞却沉稳镇静,嘴角还带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冷意。

孙夫人这时也铁青着脸,怒目瞪着那人。

这时虽然无人说话,可是众人的心里却都已是相信了几分。

大家都知夏璎珞的出身,而且对她被夏府逐出府的事也都有所耳闻。

孤身一介女流在府外,难免会遇到痴情郞,失去了把持之类的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一时间,外府的女眷纷纷向夏璎珞投去不屑和嘲讽目光。

那年轻男子从怀里掏出一条娟帕,当众一扬,道:“好妹妹,难道你连自己的帕子都不敢认么?”

夏璎珞歪着头瞧着那帕子,脸上波澜不惊,“哦?我的帕子?……为何看上去那般陌生?”

红枣这时也凑过来,诧异道:“郡主,您从来没用过这种帕子。”

年轻男子一惊,把帕子收回来道:“好妹妹,你现在居然不认了?没想到……你现在认了孙将军为义兄就与我形同陌路了……”

众人看那男子神色悲戚,却都觉得夏璎珞这时仍在装模作样,甚是厌恶。

莫香凝幽幽轻叹一声:“没想到锦郡主如此薄情……”

其他外府的小姐也都低声附和:“没想到锦郡主心肠如此狠……”

夏璎珞看着对方手里的帕子无奈的轻笑一声:“你口口声声说这是我的帕子,可是这是一死物……

我叫它也不应,如何就就能一口咬定说它就是我的?”

孙子离这时也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确实……你可有其他证据?”

那年轻男子得意的一笑,“这有何难?只要将锦郡主随身的帕子拿出来比较一下就知道了。”

孙子离转身看向夏璎珞。

夏璎珞并未犹豫,直接吩咐红枣道:“去将我的帕子全都取来。”

不一会红枣便将她所有的娟帕都叠放在托盘里取来放在桌上。

夏璎珞指着托盘道:“你可来比较看看……”

那年轻男子刚想上前,却被孙子离一把推开。

夏璎珞的东西他岂能让别的男子乱碰!

孙夫人与孙兰这时凑过来,孙兰拿起一条娟帕道,“姐姐的帕子好有趣,为何每条上面都系着一段璎珞流苏呢!”

夏璎珞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自是因为我的名字啊……”

孙兰恍然大悟,突然她转头望向那年轻男子手中的帕子:“为何那只帕子上没有这种流苏?”

孙子离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上前一把从那男子手里将帕子夺了过来,仔细翻看。

那只是一方绣着兰花的帕子,上面还带着淡淡的香气,只是这香气并不是孙子离熟悉的,夏璎珞身上的那种味道。

一旁的众人却并不买账,在席间交头接耳。

夏璎珞的目光停留在孙子离手中的帕子上,诧异道:“我瞧这帕子的质地不菲,应该是宫中的物件吧?”

孙子离将军出身,自是不懂得这些东西的,他转身向众人问道:“不知哪位夫人识得宫中之物?”

很快两位一品夫人起身接过了帕子。

“果真是宫中之物。”一位夫人赞叹道。

另一位突然面露迟疑,低声在另一位夫人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那位夫人脸色突然大变。

众人都在底下瞧着,这时见她们变颜变色的,都不禁好奇起来。

夏璎珞朗声道:“两位夫人若是看出什么来还请明说,因为这关系到璎珞的名节,请两位直言。”

两位夫人似有些为难,犹豫道:“此物……好似皇后娘娘赏赐之物。”

夏璎珞轻叹一口气:“能得皇后娘娘赏赐,想必璎珞是不会有这种福气了。”此虽带有玩笑的成份,但众人却都相信她刚才所言。

能得到皇后娘娘赏赐帕子之类的物件,必是与之关系极亲密之人方能得到。

这时其中一位夫人突然道:“咦?这里为何带有左丞相府的标记?”

孙夫人也急急的上前观看,仔细分辨了半天也道:“不错,确实是左丞相莫府的标记。”

夏璎珞轻笑道:“此为宫中之物,而且上面又带着莫府的标记……我纵然有心,可此等物件如何是我能用得起的。”

说着她缓缓走过来将那帕子接在手里,眼眸中突然闪烁起犀利的光华。

她走向席间的莫香凝。

莫香凝猛地站起来,将面前的酒盏也打翻了,酒溅了她一身也浑然不知。

夏璎珞托着帕子,面上似笑非笑:“这可真是奇怪了,这位公子莫不是认错了人?

他口口声声说与我私定终身,可却是拿出了你莫大小姐的帕子来,这又要做何解释?”

莫香凝整个人都呆住,心跳的几乎要从嘴里蹦出来似的。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才只一瞬间,莫香凝脸上的血色就像是被抽去了似的,就连声音都带着些颤抖。

“什么意思?”夏璎珞猛地一掌拍在桌面上,桌上所有的杯具全都跳了三跳。

“这位公子认错了娘子,莫大小姐还不快点把人领走?难道还准备在这里等着别人看笑话不成?”

莫香凝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气的手指乱抖指向夏璎珞。

“你……你血口喷人!”

那位年轻男子刚才还是耀武扬威,这会见此情景更是目瞪口呆,续而想后退混入人群之中。

孙子离眼明手快,一把将他揪住,掷在地上。

众人顿时哗然一片。

只是片刻功夫,事情就向着截然相反的情况发展,这如何不叫人心惊。

莫香凝见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向她不禁心中一滞,她万没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局……就这么让人破了。

她转头想找自己的丫鬟珠儿,却发现那丫头早就不知所踪。

原本是她偷来了夏璎珞的帕子,怎么现在却转眼成了自己的?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皇后的侄女,平日里皇后娘娘的赏赐更是没有断过,自是连这种帕子的小物件都是宫中之物。

那年轻男子是她的大哥莫锦特意寻来的,为的是能配合她将这出戏唱下去。

可是现在的主角却突然间变成了她?

她看着那块帕子,双手不由得握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