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略毒
字体:16+-

第150章 遇刺

第150章 遇刺

夏璎珞从容不迫的走过来见礼,“见过太子妃。”

太子妃热情的嗔道,并向她伸出手,很亲昵的样子,旁人不知道的,见此情景还以为她们相交多年,是无话不谈的闺蜜呢。

“听说你身子一直不好,快过来坐。”太子妃道。

夏璎珞微微含笑,“谢太子妃好意,只是璎珞听闻太子妃亲自栽培了满池的荷花,今日得空,正想去看看呢。”

听夏璎珞如此说,太子妃脸上露出些喜色来,“锦郡主也喜欢荷花?”

说着太子妃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挽着夏璎珞的手,两人说说笑笑的走了出去。

亭子里的人面面相觑,她们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位锦郡主与太子妃如此交好?

陈怜遥见夏璎珞与太子妃渐渐走远,眼中不禁冷意森然。

“不知……陈侧妃在想些什么?”突然一个悦耳的声音在她身边响了起来。

陈怜遥抬眼看去,只见莫香凝身姿窈窕,穿着华美的衣裙来到她的身边。

“见过陈侧妃。”莫香凝恭敬有理,脸上还带着得体的微笑。

陈怜遥的目光不禁在对方脸上多停留了一刻,显然她是想找寻那日被猛虎利爪所伤的痕迹。

但是莫香凝的脸上擦着厚厚的胭脂和香粉,她什么也没有找到。

“什么陈侧妃,难道我嫁到太子府姐姐便要与我生分了吗?”陈怜遥假嗔道。

莫香凝露出关心的神情,道:“妹妹说的哪里话来,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好姐妹。”

陈怜摇向她伸出手,“我们到那边走走,这里人多,气闷得很。”

莫香凝便主动上前推了她的木轮椅,两人下了凉亭,丫鬟们知道两位主子有事要谈,远远跟在她们身后,并不敢靠的太近。

荷花池畔,太子妃与夏璎珞沿着池边缓缓的走着,相比之前的虚情假意,现在她们之间却是久久无声。

就在夏璎珞以为太子妃会一直沉默下去的时候,她的声音却突然响起:“你可知太子殿下的心意?”

“略微知晓……”夏璎珞轻声答道。

太子妃的脚步一滞,“不知……你可愿意?”

夏璎珞缓缓抬起头,太子妃就站在她的身侧,体态优雅,红色的裙裾迤逦在青翠的草地上。

能够被选为太子妃,定不是普通的人物。

况且太子有可能成为新帝,他的正妃日后便是一国之母,皇后自然要精心挑选。

她在看太子妃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着她。

良久……

太子妃突然轻叹一声。

“本妃不知太子殿下究竟看上你锦郡主哪一点好……”她轻声自言自语道,“听说,你是出身商贾之家?”

“是。”夏璎珞面上波澜不惊。

“你能走到现在,实属不易。”太子妃凝视着夏璎珞,“不知锦郡主你对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夏璎珞将视线投向池中的荷花,微微一笑:“太子妃无需顾虑,您想问些什么,尽管直说无妨。”

听她答的如此轻快,太子妃脸上不禁带了三分的惊讶之色。

“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性子……”

太子妃原以为眼前这位太子殿下日日夜夜所念之人,必是心思缜密或是解语花,却没想到她竟然这样直爽。

“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到太子殿下身边来吗?”太子妃审视着她,慢慢道,“太子殿下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况且当今皇后娘娘又是他的生母,现在的失势也只是一时,你若愿意,本妃倒是可以成全你。”

此言虽不是太子妃心甘情愿所说,但与其让自己的男人日夜惦记着外面的人,还不如将那人接入府中。

放在自己身边也好随时监视。

夏璎珞却是淡淡一笑:“太子妃多虑了,太子对我只是一时好奇而已,我自知身份悬殊,断不会有非分之想。”

见对方回答的如此斩钉截铁,太子妃惊讶的望着她,不知不觉中,手中的帕子飘落到地上。

夏璎珞上前半步将它拾起,交还到太子妃手中。

“璎珞心意已决,还望太子妃成全。”夏璎珞目光灼灼,定定的望向太子妃。

太子妃完完全全的被她的镇住了。

夏璎珞的脸与她近在咫尺,秀眉如画,皓齿如贝。

红色的凤痕闪动着晶莹剔透的光芒,映衬着她乌黑闪亮的的眸子,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倔强和坚定。

太子妃一瞬间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位锦郡主……断然不是在开玩笑。

她绝不是那种在拿自己前途儿戏的女子,她隐藏的更深,她想要的东西……只怕是就连太子也无法给予她。

“既然这样,全当本妃失言了……”

两人相视,默默一笑。

待到两人归席,太子早已坐在正席之上,见夏璎珞与太子妃走在一起,目光中似带有着无限深意。

当着众人的面,夏璎珞态度恭敬,上前与太子见礼,然后便低下头去,再也不去看太子。

席间欢声笑语,众宾客与太子、太子妃推杯换盏。

不少人上前敬酒时连带着也向夏璎珞敬酒。

锦郡主能坐在太子妃的身边,这说明说什么?

能坐在这里的人都长着一颗七窍玲珑心,见此情景自然心领神会。

只不过她们都表错了情,夏璎珞心中觉得好笑,不自觉的与太子妃交换了一下眼神。

她眨了眨眼睛,太子妃会意,低低的笑了。

坐在一旁的陈怜遥紧握酒盏,指节微微发白,自己却浑然不觉。

莫香凝刚才对她说的话还仿佛萦绕在耳边:如不除去夏璎珞,若她真的进了太子府,日后便再也没有你的好日子过!

陈怜遥想到这里,便对身边的侍女低语了几句,不一会席间上来数十名身穿单薄轻纱的舞姬。

太子妃见状对太子道:“这是怜遥亲自为她们编排的歌舞,想来她之前也是个舞艺精湛的,只可惜现在……”

太子妃故意隐去了后面的话。

太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对这陈怜遥可是连一丝好感都没有抱。

甚至他还怀疑过这是陈府与他人合谋对他设下的陷阱。

陈怜遥在三皇子府伤成这个样子,如何还能嫁得出去,现在却被强塞给了自己。

一个不能走路的女人,他要她何用?

几轮歌舞过后,众人也不觉有什么奇特之处,便隐隐有了些倦意,重又将注意力转到饮酒谈话上面。

就在这时,

众位舞姬突然向后闪开,一道银色的身影翩然而入。

紧接着,周围响起了激烈的鼓点。

众人抬头观瞧,但见一名舞姬身披白纱,腰悬镶金嵌玉的宝剑,飘然而入。

陈怜遥莺语道:“此为剑舞,怜遥特将此舞献于太子殿下与太子妃。”

太子妃微微一笑:“有心了……”

太子不语,但眼睛却盯着场上的舞姬,似有几分兴趣。

平日的歌舞都是太子府内的舞姬、歌姬们排演的,各个府上也都多多少少会眷养几名这种戏子。

但这种剑舞到是不常见,一时间引起所有人的注目。

众人也都私下议论起太子这位新纳的这位侧妃。

莫香凝坐在席间,嘴角隐隐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突然,夏璎珞向她的位置投来一眼。

莫香凝只觉得那一眼里好像包含着洞查一切的凌冽。

她不禁被惊的浑身动弹不得。

夏璎珞很快便移开了视线。

莫香凝甚至怀疑刚才夏璎珞并没有看自己,那好像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场中舞姬衣袖飘扬,细腰如柳,旋舞过后突然自腰间抽出那镶嵌着耀目宝石的宝剑。

虽然那剑只是装饰用的,但剑锋在阳光下却闪耀着银色的光华。

舞姬忽尔挥剑如蛟龙出水,忽尔复又舞出白鹤晾翅,随着激烈的鼓点,脚下踏着梅花步,转身,回转……

一时间场中只见银光如影,影随剑光。

众人全都喝起彩来。

鼓点不断加快速度,舞姬旋转的速度已经快让人看不清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自那旋转的人影中飞出一道银光。

那道银光径直朝向夏璎珞飞去。

席间众人都还沉浸在舞剑的气氛中,一时间并未从这变故中回过神来。

夏璎珞虽然之前也曾提高了警惕,但不想此剑速度如此之快,因为她现在坐在太子妃身边,所以平儿并不能随时服侍左右。

这个时候如果等平儿来救只怕已是来不及了。

夏璎珞在这一瞬间心中反而平静了下来。

那银光向着她径直飞来,她已来不及闪躲。

可是,她的唇边却向上挑起一丝别人不易觉察的弧度。

她在赌。

她赌有人不想让她死,至少不能让她死在这里。

说是迟那时快,太子妃突然惊叫着扑到了她身上,两人一同栽倒在席上。

飞射出来的宝剑紧擦着太子妃的肩头掠过。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啊!”不知哪位女眷发出了一声尖叫,眨眼间,席间大乱。

太子一跃而起,喝道:“来人!快将刺客拿下!”

夏璎珞紧紧抱着太子妃,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很快太子府的侍卫涌上前来将那名舞姬抓了起来。

“殿下!殿下!冤枉啊!奴婢只是一时失误……并非行刺!”那舞姬惊恐万状的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