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女略毒
字体:16+-

第35章 反咬一口,动怒

第35章 反咬一口,动怒

“父亲,你一定要相信女儿啊!”夏初蓝这时已无暇顾及夏璎珞,她无法掩饰内心的急切。这一次,她真的有点慌神了。

“全都住口!”老太太脸色一冷,她是过来人,自是明白后宅的这些弯弯绕,当下便搁了脸子。

“也不看看你们都是些什么身份,闹的成什么样子!”老太太瞪着杨氏,“好好管好你的闺女,没事别跟她说些没用的,

有闲功夫多在院子里待着,学学女红什么的,没事不准往院外跑!”

这明着就是被禁足了。

可杨氏只能老老实实的垂着头,不敢回半句嘴。

她明白,老太太这是息事宁人,这事要真闹开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当下她也只能自认倒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可夏初蓝却显然心有不甘,“嗷”地一声嚎了起来。

屋里刚才缓和的气氛骤然又紧张了起来。

夏幕天铁青着脸,一声怒喝:“给我闭嘴!”

夏初蓝脸色煞白,她不甘心!

明明就是一出能将对方置于死地的棋,不知为何现在却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都给我跪下!”夏幕天怒喝道。

夏璎珞老老实实跪在地面上,垂目鼻问口,口问心,神态自若。

夏初蓝却愣了片刻,她不想跪,自小她便是被父亲母亲疼着,从没有在这种场合被罚跪。

夏幕天早就怒发冲冠,在自己府上闹出这么大的事来,他的颜面简直都要被丢尽了。

边上丫鬟悄悄扶了夏初蓝一把,这才让她跪下去。

杨氏看着女儿跪在那里,心里这个难受,“老爷,您快消消气,马上就要过年了,万一再气出个好歹来就不吉利了……”

“哼!”夏幕天瞪了杨氏一眼,也不发话,就让两个女儿跪着。

夏璎珞一声不吭,模样柔顺乖巧。

而夏初蓝却是眼珠子到处乱转,时不时与杨氏递着眼色,想要母亲找机会对父亲说情。

老太太全都看在眼里,心中暗叹,这大姑娘当真兰心蕙质,幸好当初没有配白府的浪荡公子。就这举止做派,就是嫁入官家也是绰绰有余。

她哪知道自己这长孙女两世为人,上一世还成了一国的皇后,礼仪方面自是不能与普通大家闺秀相提并论。

一旁的苗氏突然看到老太太投来的目光,心中便明白了几分,与夏崇凛交换了下眼神,当下柔柔走过来扶了夏璎珞,

“大姑娘,刚才是伯母心里焦急,说错了些话,还请大姑娘不要见外。”这明显是承了老太太的面子故意给夏幕天找台阶。

“伯母说的哪里话来,自是璎珞做事欠考虑,没能分清究竟是贼人还是二表哥,打伤了人,还令父亲和母亲烦忧。璎珞心中不安,还请父亲责罚。”

“哎,事情都查清了,还责罚什么啊,都是误会!误会!”杨氏急忙接过话来。

她心里恨的要死,但嘴上却只能这么说,今天这事要是追查到底,早晚倒霉的人只有夏初蓝而已。

香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屋里还紧张的犹如山雨欲来风满楼,可转眼间便烟消云散,一家人和和气气的露出笑脸。

“找人请大夫好好照顾二公子夏池明,你们两个这几天都给我老实的待在院子里,

哪也不许给我去!”夏幕天怒气冲冲的挥袖而去,只留下屋里众人大眼瞪小眼。

“你们也都回了吧,我身子也乏了。”老太太也是个人精,马上见机打发了众人走。

杨氏好生安慰苗氏,并随着她去探望二少爷夏池明暂且不提,这边夏璎珞与二妹出了屋子。两人谁也不说话,带着各自的丫鬟往回走。

眼看着梅园就在眼前,夏初蓝终于忍不住了,她猛上前半步拦在了夏璎珞的面前,怒目横眉地瞪着她。

香如一惊,平儿却是警惕的站在一边,随时防备二小姐做出任何威胁的举动。

夏璎珞扬眉回望她,神色淡淡的。

夏初蓝气得浑身发抖,银牙咬的咯咯响:“贱人,你做的好事!”

夏璎珞瞧着二妹那副想要吃人的样子不屑的一笑,连理都懒得理她转身便走。

夏初蓝见她丢下自己走了心中更觉火大,几步冲到她的面前:“别以为今天这事就算完了,告诉你,只有我才是这夏府真正受宠的千金小姐,你这贱人早晚不得好死,跟你那娘亲一样!”

夏璎珞却是冷笑一声,“妹妹,你可别平白的咒咱们母亲,要是让她知道了该多伤心啊,亲生女儿居然在咒她死……”

夏初蓝一愣,她原本指的是夏璎珞的生母,却不想被对方有意曲解含意。

当下便瞪了眼睛,咬牙切齿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自以为帮衬了父亲的生意便能一步登天,

别忘了,从打一出生你就是个扫把星。妄想攀附权贵?你没这个命!”

夏璎珞看着对方那张狰狞的脸,打心里厌恶,“我的事还轮不到妹妹替我操心,还是快点回你的院子吧,

当心帕子被风吹跑了再刮落到哪位公子的手里,下次可就不是被父亲禁足那么简单了!”

“你……”

夏初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亲耳听到这番话是从对方口中说出。

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现在站在她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以前那个逆来顺受、唯唯诺诺的夏璎珞。

那个从小便被她们欺负,就是受了伤也不敢与祖母说的夏府大小姐?

“你……三皇子绝不会看上你的!”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可之后就连她自己都愣住了。

夏璎珞本欲离开,可听到这话却突然停了脚步。

风文轩的面孔瞬间从她的脑海里划过,本以为隐藏起来的恨意顿时就像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来。

但脸上她却只是微微一笑,犹如盛开的莲花。

“三皇子看上谁自是他自己的事,妹妹如是喜欢就尽管去表白好了,我跟他没有半分关系,不过看在我们姐妹一场的份上,

我要提醒你,三皇子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只怕你这小心思还没等亮出来便会被打的粉身碎骨,到时如果连累了夏府可别怪父亲翻脸无情!”

夏初蓝银牙紧咬,“你说什么?”

“不管是三殿下还是太子,谁的事我都不关心,也不稀罕,你喜欢尽管去筹谋,

不过我可警告你,没事别来招惹我,识相的就老实的待在你的院子里,别来我梅园像疯狗似的乱吠!”

夏璎珞眼中忽显凌厉之色,夏初蓝吓的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却绊到了身后的石头,

尖叫一声仰面摔倒在地。

等她在丫鬟的搀扶下爬起来的时候,衣裙上尽是碎雪与湿泥,而夏璎珞则进了梅园,

园门‘咣当’一声关了起来。

夏初蓝哪受过这等气,她猛地推开身边扶着她的丫鬟素梅,疯了似的踢打路边的树丛。

“二小姐,二小姐,您息怒!”素梅胆颤心惊的在一边劝解着。

“滚!”夏初蓝回手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

素梅受了委屈但却不敢哭,捂着脸仍是劝她,夏初蓝又在梅园外发泄了好一会才回了自己院子。

禁足对于夏初蓝来说非常难熬,可对于夏璎珞来说,却是她求之不得的。

一直到年三十,各个院子里都非常消停,再没出过什么大事,夏璎珞也乐得自在,

无事便在梅园里赏花,品茶,享受难得的安宁。

太子从那之后便再没得机会到府上,只是派了他的三弟风文轩不断送来好多宫中的赏赐。

连着几日,险些就连梅园的库房也要装不下了。

“大小姐,我们可是发财了!”香如笑的连眼睛都眯了起来。

夏璎珞悠闲的独自持子对着棋盘。

“等过了年,麻烦崔妈妈找人帮着在城里置办一处宅院。”

“大小姐,您的意思是……”崔妈妈一愣。

“好不容易我们手里有些钱了,不得不早做打算。”夏璎珞轻叹一声,将手里的白子放下,“有些事由不得我不想,最好能找个稍远点的宅院,再带上几亩田地。”

“大小姐莫不是想去种田?”晓云是个性子直的,开口笑道。

“这也没什么不好,等到我把香如嫁出去了她便可先到那宅子里去住着,也好先帮我打理下家宅。”

“大小姐!”香如顿时羞红了脸,跳着脚不依不饶。

几个丫鬟闹着,崔妈妈却是往心里去了,看着大小姐低眉顺目的,却不想她心思如此缜密,想的那么长远。

其实这倒不是夏璎珞心思慎密,经过了上一世的欺骗,她已经不再相信爱情。

因为脸上的凤痕,她注定会成为众皇子之间较量的筹码。

可她不想依附于任何人。

“到时还得让崔妈妈多费费心才好。”夏璎珞对她露出淡淡的微笑,

“只是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千万不要让外人知道了,不知崔妈妈在府外有没有什么熟人?”

崔妈妈立即点了点头,“有的,当初我们苏小姐去世后,杨氏便借故遣散了她院子里的下人除我之外一个不留,所幸我们手里管着部分苏小姐生前的嫁妆。

杨氏虽然拿走了一些,余下的倒也算丰厚,我就让他们在城里置办了一处店铺,经营糕点之类小本生意,想着有招一日能帮衬上您……”

夏璎珞听了崔妈妈如此说也是一愣,她没想到,自己前世,真的错过了太多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