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兵锋
字体:16+-

第十四章 因毛诗曹刘结盟,姻缘到刘信**

第十四章 因毛诗曹刘结盟,姻缘到刘信**

皇甫嵩,曹操,刘备,董卓,看此处已然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而且每个人显然都像有心思一样,先后离开了凤凰阁,临走的时候都意味深长的看了刘信一眼。

解读眼神,刘信从诸人的眼神里看到了有点意味深长,不知道为何?

“不曾想主公如此大才,竟然能对的上郁大家的如此绝句!只不过宫有些担心!“看自家主公虽然抢得了魁首,但是陈宫并没有十分激动跟高兴,反而显现出了深深的忧虑,为何,主公自比秦皇汉武,被有心人利用,形同造反,到时候恐怕主公将面临四面楚歌的境地。

刘信轻轻的泯了一口酒,看着陈宫也一脸忧虑,十分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于是虚心求教道:“不知道公台有什么担心的,请告诉信,信驽钝,尚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感觉诸人在最后看信的时候,好像带了什么特殊的意思。”

陈宫看主公,竟然没有想到自己刚才一首诗的后果,解释说:“主公,刚才的诗自比秦皇汉武,虽汉武帝不能及也,如果被有心人利用,就是欺君罔上,形同反叛,再严重点,可以斩首。”陈宫看着刘信,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而刘信顿时惊出了一头冷汗,的确,自从到这个时代以来,自己基本上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挫折,反而一再屡建奇功,深得皇上赏识,竟然得意忘形,差点酿成大错。

看着眼前的陈宫,刘信感觉十分庆幸,自己本来以为自己大凡事情都能考虑到一,二,没想到还是有所遗漏,看来智囊果然是必须,且十分重要啊。朝陈宫拜了一拜,刘信十分诚恳道:“多谢公台提醒,信险些得意忘形。还望公台以后多多辅助,信感激万千。”

看着自家主公如此就明白了,并且十分认真的接受了自己的意见,陈宫更加欣赏刘信,为何,试问世间有多少位于上位的人能听得逆耳忠言,言:“主公不必如此,宫自该如此才是!”

典韦,王越身为护卫,且文化不多,基本不考虑这些费神的东西,只要跟着自家主公就好,而赵云却懂得其中厉害,“不知道军师以为眼下我们需要怎么办?”

“主公,子龙不要担忧,相信以主公目前身份也不惧怕流言,我们现在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陈宫想了想,的确,目前也只有静观其变了。

刘信也点了点头,看来自己以后得十分小心,要不万一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自己受罪不说,自己家人也要受到牵连。

此时除了刘信的这一批人还没走之外,还有就是祢衡了,祢衡正一个人喝着闷酒,眼看就要喝醉,刘信本来想上去安慰,交往一番,毕竟也是三国第一狂士,虽然不知道其才华如何,但从其骂曹操的一干人等来看,绝对也是个人才。

不曾想这时,那漂亮的美婢从屏风后面出来,言:“刘将军,我家小姐有请,请里面说话!”

刘信看了看左右,本来心情不好,没有了兴致,不料陈宫说:“主公,既然都来了,就别辜负了人家的盛情,主公只管去赏月谈心,我等在外面喝酒等候!”

听陈宫如此一说,刘信想了想也是,“那信先去了,诸位在外面慢等。”而祢衡看着刘信走到了屏风后面,走到了里阁,竟然没有丝毫不快,反而拿着酒来到陈宫这里,跟众人喝起酒来。

此时的刘备,曹操等诸人呢,皇甫嵩十分相信刘信,只当刘信是年少气盛根本没有往心里去,回去督办自己答应刘信的事情去了,调一万兵马押送降兵去渔阳。

而在曹操府上,刘备竟然也在,“孟德兄,不知道你认为刘信那首诗做的如何?”曹操喝了一杯酒,看着刘备,摇了摇头,“操还是不相信刘将军有造反叛乱的心思,恐怕也是年少气盛吧”

氛围很沉闷,简雍自然知道自己大哥的意思,“曹将军,雍到不这么认为,恐怕曹督慰还不知道,那刘信在渔阳所做的事情吧?”

看曹操看了看自己,简雍继续道:“吾在涿郡的时候就听闻,刘信为了积累人口,在渔阳私自进行土地改革,将土地分给百姓,此不是做乱之举又是什么?”

“果真如此?”曹操现在终于坐不住了,就看眼神一瞪,直不相信此话。

“若有半句假话,吾可奉上项上人头!”简雍十分肯定。

刘备看是时候了,“备也听说过此事!看来那刘信果然不是简单的人物,当真有作乱的嫌疑。”

关羽看着大哥,简雍都在说刘信坏话,十分不解,这刘信好像没做什么坏事,虽然自己刚才败在他的手下,但是关羽还是愿赌服输,自认自己武艺不及刘信,不过看大哥发话,也不好意思唱反调,只能听着。

“如果果真如此,玄德与我应该协力上奏朝廷,并且监视那刘信的一举一动,看其到底有何举动!”曹操听刘备如此一说,再连系刘信的诗句,自然对其有了一定的防范。

刘备暗自高兴,终于拉到了一个坚实的盟友,如此自己以后就又多了一条路,内心十分高兴,“孟德所言正合备意,来,满饮此杯!”

刘备跟曹操推杯换盏的时候,刘信已经上了这凤凰阁大船的里房,不曾想竟然是别有洞天,在此可以看到将要落山的夕阳,水景,以及那风吹过,河草低头的景象,当真十分美丽,可风竟然吹不到此房间里。

不过刘信全然没有心情来欣赏这美丽的自然景色,为何,身前的女子虽然用白纱遮住了脸颊,但是只看那身材便让人感觉到精心动魄,增一分显肥,减一分显瘦,胸前的双峰虽然不如凤彩儿的大,但却也已不可小视,特别是对比如此身体,显得丝毫不弱。虽然看不到脸,但是从这身体得知,必然更会让人惊心。

郁无瑕看刘信跟随自己婢女,碧儿进来之后,吩咐了几句,便让碧儿下去了,此时此露天的房子内就剩下这刘信,跟郁无瑕二人。二人都如此站了很久,谁也不想打破这个平静。

郁无瑕看着眼前这位身高八尺,已经是左将军,并且斩杀了张角,张宝,张梁的盖世英雄,就感觉心如鹿撞,看来每个女人对英雄还是都十分的崇拜的。

“刘将军,难道想如此站着呆到天亮?”郁无瑕看者眼前的刘信如此木讷,首先打破了寂静。

“不是信想,而是信不忍心打破如此的美景!”刘信脸上飘过几点红晕,竟然扭捏了起来。

突然郁无瑕,摘下了自己面纱,刘信惊呆了!不曾想这世界上竟然还有此绝色,时间仿佛静止了,倾国倾城的自己只听说过,虽然自己家中有四位美女,那小乔历史记载也有倾国倾城之貌,但是显然跟眼前的女子相比,却不能及其万一。

天空忽然变暗了起来,本来尚有月亮挂在半空,太阳早已落在大河的尽头,可是现在的月亮却如同自残形秽一样,躲在了云彩后面,再也不肯出来。

翻遍了历史上所有形容美女的词,刘信都没有找到能形容眼前的女子容貌的词语,闭月羞花?我靠,那是形容史上的美女,对眼前这历史没有记载,但却真实存在的美女根本不适合,眼前的美女绝对是史诗级别,传说中的存在。

刘信迷失在那绝色的容颜之中,看着那明亮的双眸,虽然不是很大,但却胜在迷人,让人彻底沉落在那对眸中,脸跟身体连在一起,这还叫凡间女子吗?怪得不得要蒙住脸部,如若不然,相信这女子走过,所有男人都要累得相思病,而所有女子都要去自杀了。

看者刘信也沉浸在自己的容貌之中,郁无瑕竟然感觉有丝丝的甜蜜,自己的容貌除了师傅,从来没有人见过,师傅告诉自己,第一个看到自己容貌的男子便是自己的夫婿,而自己的男人,将是位盖世英雄。不曾想今天竟然真的遇到了让自己心仪的男子,再次审视着眼前的男子,八尺的身高,十分标准的体型,配上那俊美的脸,十分帅气!郁无瑕十分喜欢,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一见钟情你信吗,鬼扯!,对!不过眼前的两位却是心心相吸,是如此的般配。

二人没了言语,其实如果俩人互相认可到极致了,就已经不需要言语了,此时刘信也忘记了一切,如猛兽般将眼前的女子扑到。而郁无瑕没有反抗,显然已是芳心暗许。

刘信如入疯癫状态,使劲撕扯着郁无瑕的衣服,就看很快,郁无瑕就变成了一个白白的羔羊,而此时的郁无瑕也没有闲着,给刘信退去外衫。

两人喘着粗气滚到了一起,“请公子爱怜!”郁无瑕羞羞得说道。

此话更如催情药剂一般,刘信更加疯狂了起来,就听:“啊”的一声轻呼,两人结合到了一起,翻云覆雨,战到酣处,郁无瑕控制不住自己,竟然大声叫了起来。

刘信得神龙绝,已是威猛难挡,却不曾想跟郁无瑕,棋逢对手,谁也不肯轻易罢手,如此酣战到第二天放晓。

外面的人听了一夜的春歌,都早已忍耐不住,各自出去找人泻火去了,唯有典韦跟王越还守护在外面。

郁无瑕看着占有了自己的这个男人,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难道说这就是缘分?竟然第一面就跟他上了床,想想都感觉害羞。

他不会以为自己是个**荡的女人吧!而刘信此时也睁开了眼睛,看着身边已是一丝不挂的郁无瑕,想想昨日的疯狂,就感觉匪夷所思,自己保留多年的童身竟然如此破了,显然郁无瑕也是处女之身。

就感觉这世界太疯狂了,知道眼下的女人成了自己的女人后,刘信宽大的手臂,将郁无瑕搂在怀中。

“刘郎,你不会以为无瑕是个随便的女人吧?”郁无瑕枕在刘信的胸前,忐忑的问道。

刘信刮了下那小巧的鼻子,安慰道:“不会,只是对无瑕很好奇,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却什么也不了解”

听刘信的情话,郁无瑕内心十分的开心,“无瑕自幼父母双亡,被师傅左慈收留,师傅教授自己武艺,后来跟师傅到洛阳的时候跟蔡邕大家学习了琴技,去年师傅跟无瑕说,天下即将大乱,让无瑕带着凤凰阁周游全国,去寻找有缘人,不曾想在这里见到公子!无瑕被公子的才华,跟风采所深深吸引!且无瑕在经过庐江的时候,就听过公子的满江红,那时候就想知道公子是个什么样的英雄!今天果然得见!还望公子不要辜负了无瑕。”

刘信一听,竟然是三国左慈的徒弟,这就难怪了,左慈可是神仙级的人物,对于这些人来说想预料到一些事情,自然十分简单,中国的周易八卦,刘信就十分佩服,本来以为这凤凰阁就是青楼,却不曾想还有这等渊源,匪夷所思!

抚摸了一下郁无瑕光滑的脊背,刘信轻轻的道:“既然无瑕成了我刘信的女人,信自然会一直对你好!不知道无瑕跟左慈学到了些什么本事?”

郁无瑕又往刘信的身上挤了挤,胸部正好压在刘信身上,搞得刘信欲火又起,“刘郎,无瑕跟师傅学了一身武艺,平常人等不能近身,也因为此师傅才安心让无瑕全国周游。这凤凰阁的侍卫,跟婢女也是师傅一手栽培的,那张宝,张梁本来就想抢夺我们的财物,不过没有讨到好处!”说完用手在刘信的胸膛画圈圈。

刘信一看好可恶的小妖精,两人又是大战一番!浪叫声又起,典韦,跟王越都在苦苦的忍耐,真委屈了他们。

日上杆头,刘信起身,郁无瑕看自己的爱郎起来了,正欲起身为其穿衣,却不曾想,由于过于疯狂,下身不便,所以被刘信制止了,看着自己的男人,郁无瑕满心幸福。果然是天下少有的英雄!女人挑男人,难吗?神说,很简单,对眼了就行!

---------------------------------------------------------------------

这几天小虫要修改BUG,所以最近一天只发一章了,嘿嘿大家勿怪,周四到周六公司旅游,所以可能会有点问题,不过小虫会尽量的保证不断更,请大家支持@@!

最后,说下,小虫写的书,志在大家开开心心,有些跟历史不符合的,不要有什么不满,小说嘛,取决于现实,却高于现实!也不要说小虫乱写,其实写书的哪个不是乱写,只要不炒就行!

祝大家阅读愉快!

三国兵锋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