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兵锋
字体:16+-

第十二章 忙里偷闲会群英,品琴音无瑕倾心

第十二章 忙里偷闲会群英,品琴音无瑕倾心

大战从中午持续到傍晚,此战是黄巾之乱后期的决定性一战,如此黄巾之乱的主战场冀州被彻底平定,其他一些小股匪患已经不足为惧,待明日派小股部队出击,进行一次扫荡,便可全部肃清。

刘信的威名开始逐渐的传播开来,天公将军,地公将军,人公将军皆死于刘信之手,可见其功勋卓著,幽州骑兵现在也非常的开心,所有其他的汉军部队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感觉可以说是非常的美妙。

经过此战,曹操,皇甫嵩,董卓都从新认识了眼前这位年轻的左将军刘信,用兵胆大心细,每每可出其不意,令敌人防不胜防,此战能够如此快,彻底的取胜,刘信绝对居首功,破张宝妖法,用计夺城,并且擒杀张宝,张梁二兄弟。

“刘将军果然胆识过人,卓佩服”董卓看刘信立如此功劳,恐怕离高升不远,心里生了拉拢之心。

刘信双手一拱,“将军缪赞了!全赖各位鼎力配合!”

刘备现在也十分开心,为何,自己在这场攻城大战中,杀了几个黄巾小校,也立了不小功劳,按功劳计算也该提升个校尉,再加上刘备的刻意交好,皇甫嵩在听了刘备为中山靖王之后,汉室宗亲之后,也十分欣赏刘备,于是决定上表朝廷为其请功,乐的刘备屁颠,屁颠的,心情大好,看着什么事情都十分顺眼起来。

关羽,简雍看大哥心情如此好,也十分为大哥高兴,兄弟三人一路有说有笑。

曹操于乱人之中,发现大耳贼,并且闻皇甫嵩,称此人为汉室宗亲,刻意交好,经过交谈发现此子有大志,且其弟就是那主动请战的关羽,十分重视起来。

况且大耳贼,最大的本事就是跟人交往,加上眼泪语言攻势,曹操顿时认为刘备就是自己的知己,二人的关系迅速升温。

如此刘备终于在经历了无数失望后,迎来了自己的曙光,也在平定黄巾中,出露头角。

看着雄伟的魏郡郡守府,里面已经破败不堪,被黄巾贼兵抢夺一空,皇甫嵩派人去弄了些席子过来,众人分主次坐了下来。

皇甫嵩现在脸上露出十分犹豫的神情,为何,降兵九万,俺律法都该处斩,可是一下斩了九万降兵,皇甫嵩却没了主意。

看着眼下的众人,皇甫嵩感叹自己真的是老了,大汉还有如此一批年轻的俊才,社稷无忧。自己到现在对刘信是十分用心,此子作战骁勇,计谋百出,胆大心细,于是赞扬道:“

此次平定黄巾,刘贤弟居首功,嵩现在还不知道令尊是谁?”

刘信看皇甫嵩跟自己套交情,也不做作,答道:“家父原是庐江一铁匠,祖上乃是中山夷王,承蒙陛下赏识,委以重任,信唯有誓死杀敌保卫大汉,方对得起陛下赏识。”

众人对眼前的刘信更是侧目,为何,一个暴发户,跟一个贵族的区别实在是太大了,没想到这刘信竟然是中山夷王之后,刘备此时心里十分不好受,你说自己也是中山靖王之后吧,为何没有刘信那么受到重用,刘备暗下了决心,自己一定要与那刘信比比。看看是谁更加厉害。

“原来是汉室宗亲,果然非凡,今天一战,冀州黄巾被平,不知道刘贤弟认为该如何处理这黄巾降兵,按照大汉律法,皆该斩首,但是一下斩了九万降兵,估计有违天和”

董卓听处置降兵,满脸的肥肉,嘴角往上一挑,就听轰隆的声音传来,“管他做甚,斩了就斩了,乱世当用重典,以威震宵小”

刘备,跟曹操等人都点了点头。

唯独渔阳这里的诸将没有表示,都等着主公的表态,刘信看了看身边的陈宫,见陈宫摇了摇头,然后打了个手势,刘信就知道陈宫的意见与自己不谋而合,战争,人口是很关键的资源,且降兵都是青壮汉子,劳动力惊人,如此浪费不是可惜。

皇甫嵩看大家建议斩杀降兵,决定随众人的意思,刚要传达军令,斩杀降兵,忽然刘信发话,“皇甫将军,我看如此到是便宜这批黄巾贼人了,以信来看,杀之不如折磨之,现在幽州渔阳,右北平为苦寒之地,人口稀少,到处都是荒芜,信想拉这些降兵去渔阳当奴隶,替陛下开垦边疆,如此还能增加朝廷税收,不知道皇甫将军以为如何?”

众人一听,都用另样的眼神看着刘信,没想到此子竟然如此狠辣,连这些黄巾俘虏都不肯放过,皇甫嵩听刘信一说,你还别说,如此正好,点了点头。

曹操,跟刘备都摇了摇了头,这刘信也太残忍了点,如此残忍,治下百姓如何有好生活?

惟有董卓,李儒感觉如遇知己,满脸认同。

“好,如此甚好,那就由贤弟押回渔阳,为我大汉开垦边疆。”

“皇甫将军可否派人押送降兵去渔阳,信手下的兵恐怕不够,需要大人帮助!”

皇甫嵩看眼下黄巾平定,也点了点头,派一万士兵押送九万黄巾入渔阳。如此降兵问题解决,众人各自回府。

第二天,魏郡的百姓又进入了正常的生活,宛如没有发生过战争一般,中国的百姓经过长期的战火都已经习惯了城头变换大王旗。

惟有地上那没来得及清除的血迹,跟一些破坏的房屋,能够证明这里曾经发生过战争,这一天大家都没了事情,黄巾贼已经基本平定,一群人在魏郡乱逛起来,刘信也发了军饷,让大家出去放松一下,众幽州骑兵得主公将令,带着刚发的军饷,去魏郡上逛了起来,购买手工艺品,喝花酒的比比皆是。

魏郡的小贩也已经来到大街上开始做起了生意,如此多的军人,可是巨大的市场,虽然有的军人买东西不给钱,但是大部分还是给的。你看,人群来来往往,魏郡显现出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

而刘信,也带着典韦,赵云,陈宫,王越,一行五人闲来无聊在魏郡逛了起来。

路人甲:“你知道吗?斩杀张角,张宝,张梁的那个左将军吗?当真三头六臂啊,竟然能在十八万敌军中斩了张宝,张梁,听说那张角还是被吓死的呢!”

路人乙:“这些大家都知道的消息你也好意思说!告诉你件更惊人的消息,听说河边凤凰阁里有一位国色天香的美女,那容貌,那脸蛋,听说连星星看到都要眨眼,月亮都得躲走,很多才子都去,要一睹郁大家的容颜,可惜都不得见!”

此话正好被路过的刘信一行人听到,刘信备感好奇,也怪,刘信现在仍然是极品处男一人,血气正胜,特别是现在处于雄性激素急速分泌期,且打了这么久的仗,女人都冒得见一个。

“公台,走咱们也去会会那个郁大家去,没想到这乱世,一红尘女子竟然如此出名”刘信此时只以为凤凰阁就是烟花之地了!

陈宫听此女竟然比主公还受欢迎,顿时也感觉想见见,于是笑着说:“故所愿,不敢请尔!”

一行人,一边闲逛,一边朝黄河分流河道走去,看人头攒动,一行五人都十分惊讶,难道一个女人竟惹得众人如此疯狂,刘信更加好奇!更加想去看看。

接近河道,形成一条长长的队伍,看刘信一行人在往前挤,众人都怒视着刘信,“我说新来的,到后面排队,没看到大家都在排队嘛!”

刘信看了看众人,发现众人都在瞅着自己,方知道众人原来正在跟自己说话,而典韦,王越看竟然有人敢跟自己主公如此说话,心里倍感生气,正欲上去教训教训那几个不知道好歹的人,却被刘信制止。

“公台,没想到我们没有福分一起欣赏郁大家的绝技了,走我们到别的地方去逛吧”说完就要转头离开。

“咦,这不是左将军大人吗?”刘信没想到回头竟然恰巧碰上董卓,看着董卓一脸**荡的神情,就知道这货也是为了那传说中的郁大家而来的。可是这货竟然如此大的阵势,竟然带了几百号人来。

“没想到在这能碰上董将军,果然有缘那”刘信也虚与委蛇道,“不知道董大人来这所谓何事?”

“难道左将军大人不是为了一睹郁大家的容颜吗?听说此女子乃是奇女子,曾经师从蔡邕大家,不但人美貌无比,而且一手琴技,当真难有人能与之比肩啊,卓正是慕名前来,慕名前来!”

看着董卓的表情,刘信就更加好奇了。

看刘信的表情,董卓知道这是拉拢的好机会,继续说道:“左将军大人,跟某家进去看看,听说郁大家寻常人都见不到一面。”

刘信正等董卓此话,点了点头,“信也正有此意,董大人前面请!”董卓哪里敢,赶紧说到,“一起,一起”

于是众人往凤凰阁里走去,而现在排队的众人都不敢说话了,为何,那可是都是官兵阿,一不好被问罪就不好了。

路人甲:“兄弟,你刚才听那胖子叫那年轻人什么了吗?”路人乙:“叫什么?”

路人丙:“好像是左将军”

三人沉默了一会,然后异口同声地说道,“他就是斩了张宝跟张梁的左将军刘信?”

刚才让刘信排队的人,脑袋上都开始冒冷汗了。

刘信跟董卓上了凤凰阁的船,其实刘信一直纳闷为什么黄巾贼没有抢了凤凰阁呢,这里有如此多的美女,怀着疑问踏入了凤凰阁的船门。

-------------------------------------------------------------------------------

这一路走来,刘信发现船上侍卫之多,令人乍舌,如此一艘船上竟然有几百侍卫,而且都是高手,可见保护之严密。

等刘信迈入船门的时候,惊讶莫名,皇甫嵩,曹操,刘备三兄弟,都在,看来这郁大家果然风采非凡。

“刘贤弟难道对音律也有研究?还是想见见郁大家的庐山真面目?”皇甫嵩看刘信来了,打招呼道。

“信听城内皆言郁大家不但琴艺绝佳,人也长得美若天仙。所以也不免俗的想来看看,不曾想在这遇到诸位,实在是有缘,有缘”刘信感觉十分不好意思。

刘备三兄弟,曹操也跟刘信交换了个眼神,表示已然知道刘信到了。

“一群屠夫,也配来欣赏郁大家的琴技,也不怕辱没了郁大家”就听一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都想将那货拿下直接丢到外面,可惜凤凰阁的规矩是船内不得动武,所以所有人都得压制住。

刘信低下头,问道,“董兄,那是谁那么猖狂?看样子来头不小啊!”董卓一看,问左右,“可知道那人是谁?”

李儒低下头:“回主公,左将军的话,此人估计就是狂士祢衡,听闻此子在山东闻得郁大家的琴声,就深陷大家琴声之中,不曾想追随至此,令人感慨”

刘信一听竟然是三国第一狂士,惊讶莫名,没想到这祢衡还是个多情种子,记得祢衡当年骂曹操:“荀彧可使吊丧问疾,荀攸可使看坟守墓,程昱可使关门闭户,郭嘉可使白词念赋,张辽可使击鼓鸣金,许褚可使牧牛放马,乐进可使取状读诏,李典可使传书送檄,吕虔可使磨刀铸剑,满宠可使饮酒食糟,于禁可使负版筑墙,徐晃可使屠猪杀狗;夏侯敦称为‘完体将军’,曹子孝呼为‘要钱太守’。其余皆是衣架、饭囊、酒桶、肉袋耳!”操怒曰:“汝有何能?”衡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为尧、舜,下可以配德于孔、颜。岂与俗子共论乎”

正在沉思之中,就听琴声响起,如天籁之音,即使对于听惯了现代音乐的刘信来说,这声音听起来仍然如此美妙,当真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就看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着音乐,一点杂音都没有。

众人随着琴音各自回到了自己心目中最幸福的时刻,最留恋的时刻,都沉浸在无比巨大的幸福之中。痴痴呆呆的眼神,来告诉众人,这些人陷入的有多深。

琴音停了下来,可是众人仍然没有恢复过来,都还在痴痴呆呆的回味,世上当真还有如此的琴音,当真能让人如此流连忘返。

外面如此众人追捧,果然物超所值,刘信此时正沉浸在自己前世在父母膝下快乐的生活,然后突然回到三国,跟吕萍儿一起的日子,如此一幕幕,浮现在心头,刘信的感悟更加深刻,更加坚定要保护好身边的这一切。

不知道谁第一个鼓起了掌声,然后就是雷鸣般的掌声,“好!”“好!”喝彩声此起彼伏,就看那帘子后面有一玲珑的身影,微微的做了一揖,“感谢各位大人能来捧场,无瑕在此有理了”

“郁大家,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就听那狂士祢衡在狂呼,如入疯癫状态。

现在在坐的诸位都不再鄙视这祢衡了,的确,郁无瑕的琴技,已经登峰造极,听说蔡邕也是这方面的高手,到不知道他的琴技能到何种地步。

“诸位,无瑕有个要求,如若谁能给无瑕一个合理的批词,无瑕就为诸位再献丑一次。”看那帘子后面的身影婀娜多姿,众人直想抱在怀里呵护一番。声音也圆润如珍珠落地般清脆,果然是难得的妙人。

祢衡仗着自己文采高超,赶紧站起来应对,“某不才,这厢有礼了,某从青州过来,一路听郁大家的琴声,每次都感觉有不同感悟,登峰造极四字形容郁大家琴技不足为过”

众人,看着祢衡竟然如此客套,都傻了,原来人果然有两面性格,就听那美妙的嗓音响起:“多谢祢公子美誉,登峰造极,无瑕的琴技尚不能算数。也只有无瑕的师傅,跟小师妹当的如此称赞”

祢衡看自己的批词不被大家认可,顿时垂头丧气,如丧考妣,而众人看祢衡吃鳖都十分高兴。

刘备现在看着那帘子后的身影,浑身热燥,急于在大家面前表现,“备听无瑕的琴声,犹如天籁之音,令人无法自拔,一琴动九心,没有人不沉紧在大家的琴声之中。”诸人看着这大耳小眼的人,心想可千万别被这货得逞,竟然恬不知耻的叫郁大家无瑕,你以为自己什么人呢。

“好一个一琴动九心,无瑕难当先生如此缪赞”郁无瑕现在感觉眼前此人从轮廓上来看,长像一般,特别是耳朵巨大,但是还是能听得懂自己琴音的一人。

“当得,当得”刘备看有戏,加了把力气。

刘信看又是这可恶的大耳贼,也不再谦让,直接站起,八尺之躯与那刘备一比,很显然刘备自惭形秽,“信听大家的琴声,能听琴而入梦,心态随和,待琴声消弭后,如若大梦初醒,久久不愿醒来。如若评价大家的琴艺,信任为,除此两句之外再无他词!”

众人听刘信说到此后,竟然没了声音,祢衡,跟刘备都十分不服气,十分嫉妒刘信比自己长得帅,唯恐自己风头被刘信抢掉,赶紧问到:“哪两句?”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全场震惊,鸦雀无声,果然如此两句,将大家的琴艺,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果然,果然,郁无瑕听此,嘴里默念:“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感谢先生批词,无瑕甚为喜欢,下面无瑕再为大家送上一曲”

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的话,那刘信已经不知道死了几次了,那恶毒嫉妒的眼神,如利剑般向刘信射来,而刘信全然无视,陷入了郁无瑕的琴声之中,继续寻找那美妙的感觉。

如此一曲过后,众人又是一番喝彩,曹操,跟皇甫嵩,董卓皆向刘信贺喜,得大家青睐。

不一会,就听到旁边婢女传话,“郁大家说了,再出两题,如果有人能对的出来,郁大家今天晚上愿意与他共同赏月。”

此话一出,全场当机,据说无人看过郁无瑕的容颜,因为看到的都痴呆了。各位摩拳擦掌准备厮杀。

三国兵锋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