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兵锋
字体:16+-

第十章 噩耗传来,三英戮兵冀州战张宝

第十章 噩耗传来,三英戮兵冀州战张宝当夜,刘信,曹操,皇甫嵩,三人如得遇知己,纵谈人生,何其快意,三人都合衣在皇甫嵩大帐里睡下,而典韦,则如门神一般守护刘信。

看着典韦一动不动的身影,王越深感钦佩,二人都是游侠出身,自从得主公刘信赏识,终于得穿一身军装,随着主公南征北战,讨伐黄巾,每战必胜,而且都是以少剩多。

典韦从来没有计较自己的功绩,也没有在乎是否斩杀大将夺功,而是一直默默的守护在刘信身旁,虽然自己主公有盖世之武力,但是典韦还是固执的一直跟随在刘信身旁,每每问及,典韦都憨厚的答道,“既然主公命我为随身护卫统领,则韦的生存就是为了主公的安全,不管主公是否处于危险,典韦都要身边,韦不懂其他,只知道有了主公,百姓过的好,有了主公,韦感觉活的特别有意义“。

王越内心也十分认同典韦的话,的确,自己主公有天纵之资,文韬武略无一不通,就看两人一起守卫在刘信,陈宫,赵云的身边,一夜未合眼。

待大家醒来,看如同门神的典韦,王越,都感觉十分感动,有大将如此忠心护主,可见刘信魅力无比。

曹操对刘信的评价又提升一层,将士用命,大将归心,用人不拘一格,绝对帅才。

感慨道:“得大将如此用命,刘将军果然非常人也“刘信什么也没有回答,只是过去拍了拍典韦,跟王越的肩膀,吐出几个字:“累己吾,越先生辛苦“闻此,典韦,王越都面露感动,脸上的疲倦也转眼没有了。

“己吾,越先生可先回营休息,有子龙在身边,信的安全无忧,弄不好今天还有大事,不得推辞,此乃军令!“听主公如此一说,典韦,王越只得下去休息。

看二人离去,皇甫嵩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胡须,感叹道:“刘贤弟,果然不愧为少年英才,老夫佩服,走大家一起去吃饭吧“日出杆头,各士兵已经开始埋炤做饭了,昨天一战,波才数万大军,尽被屠戮干净,几乎没有活口,也怪,这波才绝对是个人才,所率军队竟然如此强悍,投降的人甚少。

此时的渔阳,已经是第三批降兵押入渔阳了,张飞现在一路抱怨,抱怨主公将自己派回来,这下可好,自己押送了这一万降兵回渔阳,以后大仗没得打了,想想就急躁的很。

可是心里也知道,如此多的黄巾降兵,没有大将督送,半路万一发生什么事情,那就不好办了。

知道自己担当大任,也十分谨慎小心,现在终于回到渔阳了。

荀攸现在为处理黄巾降兵,以及难民的事情发愁,主公这送回来的降兵都有接近两万了,如何处置?“志才,你说主公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现在这降兵跟涌入渔阳的难民,我可是很是头疼。

“听自己好友如此一说,显然是言不由心,心里满心欢喜,口里却硬要抱怨,熟知老友的戏志才,泯了一口上好绿茶,满脸的幸福神色,气的荀攸只想杀人。

“公达,主公此次立了如此大功,做臣子的自然该为主公分忧,估计离主公回师的时间不远了,张角被主公灭了,估计南下再平定了其他乱党,不日就会回师。

“荀攸看该死的戏志才终于答话了。

“不过,听闻张公那面的细作来报,张角之弟,张宝现在又在下曲阳集结了大军,恐怕主公又有一场恶战。

“荀攸点了点头,现在渔阳的发展非常的好,到处都是良田沃野,百姓安居乐业,业余也有了不少文化生活,跟世外桃源一样,荀攸可真担心主公出什么茬子。

“公达,不必担心,主公绝对不会有事,有典韦,王越在身边,主公想有事都难,且有公台辅助,问题不大,你我只要守好这渔阳,右北平,让主公没有后顾之忧。

最近公孙瓒遭丘力居挫败,一时元气没有恢复,所以不必担心,志才担心的是三部乌桓,日后恐怕是个祸患。

“二人谈着眼下局势,都在为刘信计划将来,刘老爹,跟几位美女,不断的得到刘信作战胜利的消息,都十分开心,在家暗自为刘信祈祷。

凤彩儿,现在是真的融入了刘信的大家庭,甚为温暖,和谐,宁静,每天跟诸位姐妹,下下棋,打打相公教的牌,陪陪老夫人,跟老爷子,然后思念下那个坏蛋,日子也这样过去了,很幸福。

-----------------------------------------------------------------------------------------------------洛阳,朝廷大殿,刘宏最近心情时好时坏,看到被押上大殿的卢植,身穿囚服,这卢植一直要求见自己,而且王允,杨赐,周奂、种佛都为其说情,刘宏便给了卢植一次机会。

看着头发里已经参上几许白发,且乱糟糟的卢植,众人都感觉十分心酸,朝堂上十分安静,刘宏看着自己的爱臣如此,也已经没有了责怪的心思,赶紧命人赐座,卢植看皇上对自己还是如此礼遇,心下感动,嗷嗷痛哭。

一路颠簸,身受委屈,此时全部发泄了出来,卢植没有坐下,而是头不断的磕地,竟然露出点点血迹,看卢植如此,刘宏赶紧安慰道:“卢爱卿这是为何?“卢植痛哭流涕,“皇上,臣好冤枉,自从臣接皇上命令出洛阳,与那张角决战于广宗一线,植丝毫不敢怠慢,可那张角15万大军,臣只有四万多点,而且张角熟悉妖法,根本无法击败,臣只有固守。

“众大臣闻得,张角15万大军都吸了口凉气,又听卢植继续说:“幸亏左将军刘信刘将军,先是平了幽州程远志,六万大军,而后前来协助臣,奇谋不断,作战骁勇,臣与刘将军陈兵一处,一战而败张角,后来,得刘将军奇谋,与广宗城下,斩了张角。

15万大军尽皆授首。

“闻此,众臣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朝堂上又吸了口凉气,张角竟然死了,刘宏也没有反应过来。

寂静的连个针落地都能听到,王允首先出列,“卢将军可确认那张角已死?“经过王允如此一问,刘宏也回过神来,赶紧站了起来,走下龙椅,激动的神色溢于言表,“爱卿可知欺君之罪可要杀头。

“卢植点了点头,摸去泪水,继续说道:“刘将军看张角已灭,而我军损失也比较大,四万只有接近两万还能作战,冀州张角死后,已无大规模的黄巾贼众,于是继续南下去辅助皇甫将军去了“用手继续搽了下泪水,“而臣也正在广宗修养生息,处理战后事宜,谁知,张宝闻兄已死,大怒,与那张梁陈兵一起,不断收拢降兵,又聚齐10万大军,我军只有2万,出战绝对无赢的可能,所以臣拒守广宗,不曾想,左丰左大人,问臣索贿,臣不允,左丰恼怒,陷害臣等,请皇上做主。

“现在朝野上是骂声此起彼伏,都在要求处置左丰,而皇帝刘宏现在也十分生气,竟然累自己爱卿受如此委屈,于是命人将左丰下狱,择日斩首。

张让有心替左丰说情,但是皇上正在气头上,也不敢触犯龙颜,只得退朝后另做打算。

该如何奖赏自己的那位爱将呢,此次立下如此大功,刘宏现在想起刘信就感觉十分安心,有他在,自己社稷无忧,于是打算大赏刘信,顺便也赏了卢植。

“来人,传朕旨意,鉴左将军刘信,平定黄巾,斩杀张角有功,擢升为镇北将军,卢植官复尚书,赏金千斤,银千斤,丝绸百匹“众人皆言皇上圣明,而刘宏现在也不再担心黄巾贼众,继续自己的歌舞升平。

刘信由左将军,直接提到镇北将军,但是实权并未有多大提高,说白了也只是个虚名,不过古代还是非常重视虚名的。

皇甫嵩,曹操,刘信经过几天休整,大军准备开拔到南阳,协助太守秦颉破张曼成部,如此大局可定。

而在这几天里,刘信,还认识了另外一位汉末名将朱隽,前几日朱隽领军追击黄巾余孽,不在大营,后来才归。

此时,一行人正在考虑南下协助秦颉破那张曼成,突然刘信斥候来报,“报将军,张角之弟,张宝在下曲阳集结了10万大军,卢植大人被左丰陷害,已被押解回朝,由董卓抵御张宝,经大战,董卓不敌,现已败退,恐抵挡不住贼酋张宝“众人尽皆愕然,没想到冀州死了张角,又出来个张宝,真让人头疼。

如此也只有暂时放弃南下,北上跟董卓会合,灭了那张宝,否则让张宝坐大,就十分难办了。

“皇甫大人,刘将军,以操之愚见,南阳秦颉素有大才,可破张曼成,如今冀州势危,我等应该北上协助董将军。

“曹操想了一会,谏曰。

“信也十分认同孟德的意见,现在张宝俨然成为黄巾的首领,不将其斩杀,恐各地还会有反叛发生。

“看自己欣赏的两位都如此肯定,皇甫嵩也点了点头,“如此就北上,与张宝决战!“朱隽与那秦颉素有交情,担心秦颉不敌,遂打算南下帮助秦颉,于是说道:“诸位有精兵接近五万,应该可以破张宝,吾担心南阳局势,打算南下渔阳接应秦颉太守,不知道大家的意见如何?“众人皆点了点头,如此甚好,分兵两路,分开决战!六月份,经过长途跋涉,皇甫嵩,曹操,刘信带着部队终于抵达了邺城,跟董卓会师。

而张宝也已经陈兵广平,邯郸一线,并且兵进魏郡,两军对垒。

三国兵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