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兵锋
字体:16+-

第二十一章 一桶大姜搞定灵帝刘宏

第二十一章 一桶大姜搞定灵帝刘宏

今天下午换榜,三国兵锋终于上了三江阁推荐,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小龙会继续努力,把这本书写好!

-------------------------------------------------------------

一行人有了陈宫加入,氛围变的不一样了起来,本来典韦,戟奴,二十骑就是只善于打仗,说话只有主公问到自己才会答个一二,但是陈宫不一样,经常跟刘信聊起天下大势,两人越聊越投机,有时候竟然合铺而睡。

陈宫得主公如此赏识,自然是高兴万分,下定决心,一生追随左右,经过交谈,对主公的大才更是佩服万分,例如那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端的玄妙。

一行人来到洛阳,守门官兵看到诸人皆携带兵器,便拦了下来,等看到刘信的左将军信物,得知眼前之人便是威震鲜卑的刘屠夫,激动万分,其实刘信自己还不知道,现在的他已经成了洛阳城所有士兵的偶像,也成了洛阳所有大家闺秀的梦中情人。

为什么?这事当然得感谢我们的灵帝刘宏大人,大汉跟胡人作战,近年来是百战而无一胜,所有人都说自己昏庸,现在终于有个人打赢了,而且还是自己的家族中人,汉室宗亲,怎的不让自己高兴,当初就是自己卖官给刘信的,甚为得意。此次宣刘信入京,也是因为想借此机会向诸臣,百姓宣告,自己也是一代明主,非汉武雄风不能比也。

“将军,请!”守门小将亲自带路,迎刘信进城,听闻不几日便是刘宏寿辰,刘宏要在寿辰大宴上宴请刘信,刘信就比较头疼。

还是如往常一般,此次依然是张公早已安排好的人来接待自己,陈宫看到,略微惊讶,

看向主公的眼神又增加了一点赞赏。

“公台,你说陛下寿辰,送什么比较好?”刘信现在已然没有了主意,为何?来的路上被公孙瓒老儿阴了一把,所有的东西都已丢失,包括自己带给皇帝的礼物,现在刘信的确很无奈。送金银财宝,皇帝到是肯定喜欢,不过却上不了台面,私下里给点还可以。表面上可得搞点具有代表意义的东西。

陈宫对送礼送什么这方面也不是很精通,“以宫之见,主公送的礼物只要与众不同即可!不过要满足此条件却不容易!”

刘信也知道短时间也想不到,也不再去想。

在刘信一入洛阳,何进就知道了,其实说来何进对刘信的敌视也让人感觉到莫名奇妙,

一面未见,就心生忌恨,何也?利也!

刘信几次都派黄霸来给张让送礼,而黄霸是一粗人,根本不懂避嫌,搞的几乎洛阳权贵尽知,也因为此,张让以为刘信站在自己这边,有了这样一位手握兵权且能干的后援,张让自然更加放心,在皇帝刘宏面前也更有面子,可张让保举的非何皇后所生的刘辩,而是王美人的儿子刘协,如此一来,何进对刘信是更加忌惮,如果刘信果真站在张让一方,那自己的妹妹所生的皇子在皇位的道路上就又远了一步,这是何进所不能忍受的。

现在陛下对为自己挣回面子的刘信是礼遇有加,万一皇帝将刘信留在洛阳,那何进将更加寝食难安,说什么也不能让刘信在洛阳呆下,这是何进的唯一目的。

次日,刘信进朝面圣,显然刘宏心情非常好,当众褒奖刘信,说其有汉武霍将军雄风,赏赐一番,不过此次没有再加官进爵。且朝野上当着众文臣武将的面,言,要在生日上宴请刘信。为刘信接风,刘信装的感激涕零,自然是皆大欢喜。

看着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刘宏,对自己十分礼遇,刘信心里也暗生感激,但知道刘宏也仅仅是用自己来衬托他的贤明,让刘信感觉到有一丝滑稽。

“陛下,进曾闻,刘将军在击败鲜卑骑兵后,保守有余,贻误战机,导致鲜卑剩余骑兵逃回草原,放虎归山,且累公孙伯珪中郎将受伤,应该给予责罚,否则会令广大将士寒心!”

何进显然不想放过刘信。

看着正在微笑的看着自己的刘信,何进就想上去揍刘信,可惜朝堂之上,谁敢放肆,况且如果真的动起手来,估计何进得先趴下。

“不知道爱卿如何解释?”刘宏一闻,显然有点不能接受。

刘信不慌不忙,恭敬的答到:“陛下,蓟县一战,信六千骑兵诱鲜卑四万骑兵,死伤者甚多,能再次作战的人不足一成,拖陛下洪福,才能侥幸计成,得以斩杀鲜卑三万五千多骑兵,此战后,信只有两千步兵能用?如果信用步兵出战骑兵,不知道何大人,认为有几成把握?”

看刘信看着自己,何进说不出话来,刘信继续说到:“后来,信无奈,命人斩下三万多头颅,送给鲜卑大帅,以此恐吓其北退,如若不然,则鲜卑骑兵继续南下,信也得交代在那里。

不过托陛下洪福,信侥幸得胜,鲜卑果然北退。”

“好,没想到爱卿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计谋,果然是我大汉的栋梁。”刘宏听刘信如此一说,心情十分的舒坦,的确是托自己的福气。

“再者,公孙伯珪将军,守城不利,痛失卢龙塞,累我几万大汉百姓受难!幸亏迷途知返,但是也不能弥补他所犯的罪过,几万的百姓都间接的死在他手里。”说到恨处,刘信斩钉截铁.

听刘信如此一说,刘宏几乎要马上要将公孙瓒拿下问罪,但是经卢植,张让保举,幸得无恙。

第一次交锋,以刘信的胜利而告终,何进更加忌恨刘信,欲除之而后快。

此时,寄托在何进门下的何颙,提供建议,几日后皇帝寿辰,可邀刘信比斗,搓其锐气,何进以为然。

陈宫得知主公跟何进有间隙,沉吟不语,稍候,荐曰:“主公要提防何进,相信何进老贼现在想除主公而后快,后天的宴席上主公一定要注意。”

看陈宫如此,刘信感觉十分感动,自己能得如此人才相助,还惧怕什么?

一直在想着送什么礼物好,马上就要到皇帝寿辰了,到时候如果没有礼物,估计不用何进,就连陛下也会因为自己没有让他下台而迁怒自己。

小刘同志是较劲脑汁,终于在吃饭的时候想到了一个绝妙的礼物,很神秘的对陈宫说,“公台,信想到送什么礼物了!”

陈宫看主公难题解决,也为主公高兴,但是还是十分困惑,不知道主公要送什么。

刘信暗笑不语,命典韦出去买一桶生姜回来,有妙用,陈宫骇然,主公不会送陛下一桶姜去火吧,主公实在太疯狂了。

“主公,送姜如此普通物品,恐怕不好。”

“公台不必担心,相信在场所有人都会惊讶的,到时候公台便知道信之用意”

陈宫摇了摇头,既然主公如此肯定,自己也不便继续争论。看着典韦买回来的一桶大姜,刘信就比看到自己的亲爹还要亲。

两天后,刘宏寿宴,刘信带着典韦,陈宫赴宴,礼品则是刘信精心布置的一桶大姜,精心包装好,陈宫看主公果真要送大姜,内心十分忐忑,随之一想,既然主公都不怕,做臣子的还怕什么,也泰然处之了起来、

刘信来到宴会之上,看卢植,何进,王允,皇甫嵩等一干忠臣都已到位,命典韦将礼品拿上前来,正要入库,刘信在心里数着一,二….

“陛下,臣对刘将军所送之礼十分好奇,不知道能不能当众打开让大家看一下,也让大家见识见识”果然何进经不住**,发难了

看着刘信瞅着自己的那**荡的眼神,何进感觉浑身发毛。

“不知道,刘爱卿,以为如何?”灵帝刘宏也十分想知道自己赏识的刘信,送给自己什么礼物。

刘信就正等着这句话呢,心想你如果现在不看,估计回去我就有难了,“当然可以!还请陛下过目!”刘信从典韦手里接过礼物,打开包装。

现在,陈宫的心提到嗓子眼的位置,十分担心,到不是担心自己,而是担心自己主公被皇帝怪罪。

众人也屏住呼吸,看着刘信的大手笔!

“这是什么,怎么十分眼熟?”王允看了桶中的物品,感觉这很像大姜啊,这位左将军不会真的送了一桶姜来吧。

卢植,跟皇甫嵩都自己看了看,确认眼前的就是一桶大姜无误,而后听何进哈哈大笑,“刘将军莫非送的是一桶姜?”

灵帝刘宏现在也十分生气,好你个刘信,竟然倚仗自己功劳就敢戏耍于朕,可曾将朕放在眼里。就在刘宏爆发的边缘。

刘信咳嗽了一下,“请大家再仔细看下,这姜有什么不同?”

听刘信如此一说,众人又仔细看了看,感觉还是姜啊,没什么两样,突然闻一官吏言:“我怎么看这姜组成的形状很规律,像是连绵不断的山峰呢?”

众人又看了看,果然如此,但还是不明白.

“陛下,刘信戏耍皇上,请皇上治刘信大不敬之罪!”

看着何进,刘信心里感叹这老东西到是很会抓时机啊。灵帝刘宏也在考虑是否治刘信的罪。

陈宫看这一桶姜,布成山的形状,那么连起来就是…一桶姜山!,想到嘴里也说了出来,“一统江山!”

众人闻之有的已然明白,还有很多人不明白,刘信看状,言:“不错,信今天送的礼物就是一桶姜山”

“祝吾皇,一统江山,千秋万代!”刘信俯身参拜。

灵帝现在才明白,心情十分愉悦,看来刘信是用了心了,感觉倍有面子,“好!好!这是朕这几年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来人收起来!来,刘爱卿坐在朕旁边!”

看刘信得到如此礼遇,何进更加生气!

三国兵锋

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