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兵锋
字体:16+-

第一十九章 噩耗传来,典韦欲寻死

第一十九章 噩耗传来,典韦欲寻死当日跟主公走散,典韦带领几个神龙卫向阳平附近奔去,令典韦惊讶的是,敌军并没有追赶自己而来。

心里十分担忧,难道是敌军追赶主公去了,于是当下便想策马回援,策应主公,但是被左右苦苦相劝,现在回去的确无疑是送死。

好不容易得脱,再回去,如果主公也已脱离危险,自己再回去,岂不是送入虎口,白白牺牲,想明白这点后,典韦也不再争执。

看了看跟自己逃出来的四个神龙卫,浑身浴血,典韦就感觉心中憋了股闷气,要是让韦知道谁暗算主公,典韦定要斩他头颅。

典韦领四卫,到阳平落脚,顺便打听下主公的下落。

而公孙瓒,有意将刘信投江被杀的消息传播出去,于是便在邯郸附近,让波才命人传播出去。

不久,在阳平打听消息的典韦就得知此噩耗,当时典韦全身颤抖,虎目含泪,几个神龙卫,也十分难受,不原意接受此等事实。

于是便沿着河,四下寻找刘信,可惜如此宽阔且长的河道,怎么是他们几个人能找的倒的。

寻找了几天都没有见到主公的身影,典韦的心越来越着急,自己身为主公随身护卫统领。

如今主公下落不明,而自己还尚且苟活。

典韦内心就自责无比。

渔阳荀攸也接到了自己主公刘信遇袭,投江阵亡的消息,犹如霹雳般袭击着荀攸的心脏。

在这多灾多难的时刻,自己总算跟随主公打下这一翻基业,如果主公阵亡,那岂不是最大的讽刺。

想想目前渔阳百姓安居乐业,人人都有饭吃,有地种,大部分还有机会读书识字,此一切都赖自己的主公仁慈,护得这一方百姓。

于今刘信就是这渔阳的守护神,如果顶梁柱失去,恐怕渔阳就危险了。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并没有得到主公阵亡的确切消息。

没有找到尸体,就不能说主公就已经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荀攸内心十分坚信,自己主公绝对不是什么短命之人,只要一日不见到主公尸身,荀攸便一日不信主公已死这个消息。

刚到渔阳不久的刘胜,苏氏也听闻刘信遇袭,跳江而死的消息,整个人都惊呆了,没想到自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人世间最大的痛苦。

人人自危,忐忑,现在估计屁大点动静,渔阳都得动一动。

可怜刘信的父母,两位老人,一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听闻儿子得封左将军,本来以为此次,可以跟儿子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可谁曾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

二老嗷嗷痛哭,周异跟周瑜一直在身边安慰,吕萍儿在接到此消息的时候,又一次晕了过去,二乔也是掩面流泪。

“伯父,放心,信哥绝对不会有事情的,现在伤心还为时过早,只是流言而已,以瑜之见不过是有心之人,想要趁此在我们这捞些便宜。

只要未见信哥尸体,瑜就断然不会相信大哥真的会如此容易就死去!”周瑜十分自信的安慰刘信父母“好!,果然不愧是主公经常提起的义弟周瑜,竟然能分析的如此透彻,将来的成就肯定不可限量”周瑜一看,原来是戏志才军师来了,戏志才也是,刚一进门就听到周瑜的分析,跟自己的观点竟然如出一辙,果然不愧是主公经常夸赞的人儿。

“老爷,夫人请暂时不要过于伤心,主公是否已死,此时并未得知,志才跟周瑜的意见完全一至,主公不是短命之人,志才已命张公紧急调用所有暗线查询主公下落,相信不日便会有结果。

请老爷,夫人,不要过于悲伤,坏了身子,要不主公回来肯定会伤心。”

戏志才此次也是来安慰主公家人的。

听戏志才如此一说,刘胜,苏氏也缓过神来,停止了哭泣,果真,自己的儿子现在官职如此之高,树敌估计也不少,弄不好还真是别人的流言蜚语,想要趁自己儿子不在而对渔阳不轨,二老想通后,自然全力帮助自家儿子守护好这渔阳。

戏志才看二老已然想明白,也为主公高兴,自己现在的担子很重,好不容易经营的这点基业,现在是风雨飘摇。

看着主公家人都已无大恙,戏志才就告退处理此次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去了。

在左将军长史府,渔阳的一干重臣都已到位,看诸人脸上焦急但是并不慌张的神色,荀攸跟戏志才都暗暗点头,看来情况还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糟糕。

“诸位也知道,主公此次遇袭,不知道身在何处,张公已经全力搜寻去了,估计不日便会有消息。

眼下我们的需要做的是,继续执行主公临行前所做的嘱托,高筑墙,广积粮,发展农业,安置好渔阳,右北平的百姓。”

刘信不在,身为左将军长史的荀攸就是最高的行政长官,所以首先发话。

听荀攸说完,戏志才点了点头,“另外,还需要关注乌桓,公孙瓒,鲜卑的动静,估计此次主公遇袭跟这些人逃不了干系。

还有,需要出榜安民心,军心。

各位将军要注意,这段时间,主公下落不明,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众将,众官皆领命,此乃生死存亡之际,都竭尽全力为主公保守渔阳。

于是在渔阳诸位大才的努力下,现在的渔阳,跟右北平比刘信在的时候还要稳定,公孙瓒十分头疼,不明白究竟是为何。

难道说他们还以为刘信没死?果然,看来自己得采取点措施,命人继续打探刘信,确认刘信是否已死,另外就是等待了,如果几个月都找不到刘信的下落,我就不信,你们还能顶多久。

赵云,晏明等右北平诸将,收到军师来信,知道事情严重,也紧守右北平,等候主公归来。

近日的典韦显然已经是瘦下了一圈了,几日的寻找,几乎已经把整个邯郸到阳平之间的河道搜索了一遍,一直没有找到主公的下落,怎么能让典韦不急。

“韦有何脸面回去见三位主母,韦还有何脸面回去见军师!”典韦超北方向叩了几个头,又向大江方向叩了几个头,就欲寻死,被左右苦苦拉住,龙一十三劝解:“将军,一日未寻到主公尸体,就一日不能确认主公已死,还望将军保留有用之躯为主公开辟基业。”

典韦无神的眼睛里增加了几点神采,这几日的确是自己太过焦急了,陷入了误区,为什么自己就不能确认了结果后再决定追随主公下地府呢。

龙十三看典韦不再寻死,继续说道:“将军,记得主公说过,逃出性命后,继续南下,在官渡回合。

也许主公是南下官渡了,不行我们去那里找找,相信张公也已经命令我们的细作全部追寻主公下落,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知道了”此刻,典韦才恍然大悟,的确,主公如果得脱,必然会去官渡,然后再去洛阳,自己只要在官渡等候即可,只要主公尚存,就一定会去那里寻自己。

于是典韦带领近日收拢的十几位神龙卫,马不停蹄,日夜兼程的赶往官渡。

而我们的主人公,大家都担心的对象,刘信,此时竟然过的很逍遥,连日来,在这片林子里找寻草药给翠龙疗伤。

现在白虎俨然成了猎犬,加坐骑,每天都抓回一些野兔,小鹿之类,刘信来烹饪,可惜翠龙不吃肉,便宜了这一虎一人,倒是吃的不亦乐乎。

在这样简单的日子里,翠龙的伤势逐渐好转,刘信的体力也恢复过来。

现在刘信已经是头发邋遢,浑身衣服破旧,破碎好几处,漏出健壮的肌肉,让人一看怎能认得还是以前的俊美刘信。

看着流着口水,正在做美梦的白虎,刘信高兴的摇了摇头,这几日的相处,增加了一人,一虎之间深厚的感情。

不过该走了,再不出去,估计外面的人就得急死了三国兵锋跳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