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法兰西
字体:16+-

第156章 奥尔良公爵的阴谋

第156章 奥尔良公爵的阴谋(1/3)

9月,种牛痘这一医学奇迹被法兰西科学院证实其功效后,整个马恩省民众都对远赴巴黎的安德鲁充满无限感激,尽管他们中的很多人曾经发誓要干掉那个无耻的独—裁者。在法国巴黎和其他地方,连同整个欧洲医学界都是一片哗然,各种相信、半信半疑、质疑、讥讽,乃至反对的声音都存在。

1791年10月之后,一大批医学专家受本国政要的紧急委托,接踵而至的来到兰斯。此行目的在于评估与确认种牛痘的实际效果,掌握其操作的方式方法。那是英国医生和安德鲁在英法两国公证员的联合鉴证下,于1791年9月11日,在兰斯市政大厅里共同签署了一份法律文件:将种牛痘技术无偿的贡献给全人类,任何人和组织都可以不经过任何授权,免费且合法的加以利用。

自从逃亡的路易十六夫妇回归巴黎之后,整个7月到8月末,安德鲁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于自己新老领地的内部建设,在马恩省和阿登省两地悠哉乐哉的“圈地养马”。其间的言行举止中,没有流露一丝干涉国家政务的想法。

然而此时在巴黎,曾经安分好几年的菲利普—奥尔良公爵最终按耐不住决定发难。在1791年时,这位公爵正领导者一个势力强大的派别,该派联合了一个极不满意旧秩序,也不满意温和的立宪君主派政—府的自由派。

在很多希望拥有更多政治发言权的中小有产者眼中,这位外表慷慨但意志薄弱的亲王殿下是一个理想人选,有能力对普通有产者做出一些合乎法律的让步。在国王外逃事件之后,奥尔良公爵于是蠢蠢欲动了,试图在雅各宾派俱乐部推动一项议案……

罗亚尔宫的会客室里,奥尔良公爵的拳头再一次重重的击打一张并不牢固的小桌子上,弄着木板技术散架。桌子对面坐着的,是公爵的专职私人秘书拉克洛。

一刻钟前,拉克洛刚过来告知奥尔良公爵一个不好的消息,制宪议会的几个中右派别一致表态,拒绝了几位雅各宾派议员提出的“罢黜出逃国王路易十六,以便让6岁的小王储即位成为法王路易十七,并推选奥尔良公爵组织一个监管委员会,并担当8到12年摄政王”的提案。

那是拉法耶特在议会大厅的听证会主动站出来,坚定反对罢黜路易十六转而扶持年幼的王储。这位全国自卫军总司令甚至威胁说,即便是自己的死对头奥尔良公爵通过一系列阴谋成为法国的摄政王,他也会凭借手中宝剑将无耻的篡位者赶下来。在巴纳夫等人的支持下,惩戒国王外逃一事就变得不了了之。

“该死的混蛋,该死的拉法耶特!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公爵继续不停的发出怒吼,但这不过是口舌之快而已,毫无实质的威胁。

身为奥尔良公爵秘书的拉克洛非常熟悉公爵这一点脾性,总以为上位者在愤愤的发泄一番过后,就能恢复理智,

再做从长计议。

不过这一次,拉克洛想错了,那是奥尔良公爵被拉法耶特激起的熊熊怒火已燃烧掉全部理智,他决定不想再服软,决定给予对手拉法耶特一个刻骨铭心的教训。

“……只要他敢下令开枪,拉法耶特就会成为人民的敌人,历史的罪人,势必不得不远离巴黎而逃亡国王……如果他选择了屈服,就会跪倒在我面前,像只乖乖听话的狗一样,听从我的一切安排,不再威胁到我的利益。”

一听完公爵的方案,拉克洛便感觉自己蒙了,他惊讶的展开了嘴巴,看着面前的权贵者,自己效忠的主人,此时脑袋里一片混乱。等到这位秘书重新恢复意识后,立刻站出来加以反对。

拉克洛毫不客气指出:“尊敬的殿下,您的这个想法非常危险,一旦实施极有可能将巴黎置于大规模暴乱的地步,也会令制宪议会在最后的两个月的时间内重新分裂。而且我无法确定我们能有足够力量限制那些人的野心。请您再想一想,那些能摧毁一个国王的人,心中不会再有任何顾忌,同样能摧毁另外一个国王。不仅如此,那些人会想要的更多……”

“先生,没有什么需要再想的了!”公爵粗暴了打断了拉克洛的反对意见。他大声的命令道:“现在,你就去找丹东,去找马拉,去找布里索,去找德穆兰,还有俾约—瓦伦,这些反君主的共和派分子。他们会支持我提出的方案,继而发动一场新的革—命,将那个只会吃喝拉撒的笨猪路易十六赶下国王的宝座。”

奥尔良公爵过去三年多来的隐忍,在今天最终爆发了。所有的目的就是赶路易十六下台,

为此他忍耐着与那些不是绅士,不会打猎,不会区分“赛马鼻子和尾巴的家伙”结伴为伍,一起强行欢笑;

为此他忍受着那个令人作呕的刀疤脸丹东在晚宴之上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最美丽的情妇以及她那的漂亮妹妹;

为此他忍受着眼前这个长一副金鱼眼袋的家伙,每年给予他上百万里弗尔去大肆挥霍,去收买国会议员和巴黎公社委员,甚至是最肮脏街道上的乞丐。

所有这一切的一切,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当上法国的国王或是摄政王?

在劝说无效之后,心若死灰的拉克洛面无表情的低下了头,并给奥尔良公爵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既然如此,殿下,我会遵从您安排。不过,我希望您能明白,这将是我最后一次为殿下办事了!”说完,拉克洛退了下去。

数周之后的7月中旬,巴黎的共和派与立宪派爆发了一场激烈冲突,继而酿成了马尔斯广场(战神广场)屠杀事件。消息传到香槟沙隆,安德鲁随即下令马恩、阿登两省处于3级戒备状况,要求夏塞的宪兵部加强西部边境的巡查。

然而在公共场合,安德鲁依然保持着谨慎的缄默,只字不提发生在巴黎的不幸事件。仅仅一次在沙隆政务厅里,安德鲁

对斐扬派俱乐部(又称拉斐德派,实为君主立宪派在脱离雅各宾派俱乐部后,重新创新的一个政治俱乐部)的代表小拉梅特表示,自己理解拉法耶特和巴伊等人的苦衷,所以不会谴责那一不幸事件。

但另一方面,习惯施展两面派手段的安德鲁早在6月初,就刻意提前指示彭杜瓦斯少校领导的情报部门,给予被巴黎市政厅下令通缉的丹东、马拉、德穆兰、布里索、弗雷隆和勒让德尔等人,提供前往英国避难的护照,还为他们安排了各自不同的逃跑线路,以期避免被拉斐德派的士兵逮捕。

在兰斯山的香槟庄园里,安德鲁给远道而来投靠自己的拉克洛倒了一杯香槟酒。两人一饮而尽后,庄园主人安慰有点闷闷不乐的客人。

他说:“那个菲利普(奥尔良公爵)是一个胆小愚蠢,又爱出风头的笨蛋!我的朋友,你离开罗亚尔宫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在这里,你可以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哦,对了,你想在哪里任职,政界?还是商界?或是军队里面,都没问题。”

拉克洛抬起头说:“我已经厌倦了政治上的尔虞我诈,不想再疲以奔命;对于经商,我早年曾为此欠下了一大笔钱;所以,还是待在军队里单纯一些。”

安德鲁点点头,说:“刚成立的兰斯炮兵学校缺少一位炮兵总监(相当于副校长),我可以推荐你过去。另外问一句,如果你看着还可以,这座香槟庄园就是你和你家人在马恩省的家。待会儿方洛泽尔少尉会为你安排好一切。”

就在布耶下令解散德意志军团时,安德鲁已派彭杜瓦斯赶到蒙梅迪和梅斯两地,从这些即将“失业”的解德意志雇佣兵中选择了一批以骑兵、炮兵和工兵为主的技术兵种,以充实到组建立不久的香槟混成旅,最终招募到1千多人,令香槟混成旅的总兵力增长到6千5百人。这也是安德鲁在自己暂时离开香槟混成旅之后,1792年战争爆发之前的最后一次扩充。

路易十六出逃失败的消息并没在欧洲掀起太大波澜,只有科布伦茨的流亡贵族叫嚣是巴黎的叛逆们绑架了国王和王后,他们再度派遣使者去维也纳的温泉宫,请求神圣罗马皇帝利奥波德二世出兵法国进行军事干涉。

1781年时,经过圣彼得堡与维也纳外交官们的共同努力,奥地利与俄国再次结盟。1787年,俄土战争爆发。翌年初,奥地利依约对土宣战。9月,奥军在洛多什附近地区被土军击溃。因俄军攻势凌厉,奥军得以调整部署恢复进攻。

1789年10月,奥军经20余天围困攻占贝尔格莱德。由于法国大革—命爆发后国际形势变化,加之面临普鲁士入侵威胁和担心沙皇俄国在巴尔干扩张,奥地利权衡利弊之后,决定私下与土耳其单独议和。1791年8月,双方签订《锡斯托夫条约》。土耳其以波斯尼亚部分地区换取贝尔格莱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