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法兰西
字体:16+-

第155章 重回巴黎的国王夫妇

第155章 重回巴黎的国王夫妇(1/3)

国王一家从巴黎逃亡到马恩省与默滋省的边花了20个小时,但从比纳尔威尔村回到巴黎,整整用了4天的时间。6月的夏日,阳光毒辣,封闭车厢就向一个火炉,热得让人不停的汗流浃背,但马车上的顶级权贵者们却不敢开窗透气。

那是每经过一个乡村和市镇,沿途都有民众赶来观赏落难的国王和王后。由于人太多,大家在走动奔跑时扬起的漫天灰尘,使得马车夫无法不清前方的道路。于是很多时候,大马车不得不停下来。然而,民众的谩骂声和仇恨目光就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因为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国王一家人逃亡边境的真相:联合德国雇佣兵军团,勾结外国反法势力,借助奥地利军队,试图镇压法国民众。

尽管路易十六对于这种恶意的“谣言”,只是简单的否定、否定、再否定,信誓旦旦向民众保证自己没有任何的逃亡念头,却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连谎话都说不好的胖子。至于安托瓦内特,她没有和丈夫一样,去进行这场浪费力气的消耗战。自始至终,面色严肃的王后都端坐于座位上,安抚身边的两个孩子。当有人想着抱走王储时,她才会拼命的予以反击,不惜任何代价维持着王室的尊严。

安托瓦内特的这副做派没能对士兵和民众产生任何效果,但成功赢得了两位国会议员的尊重,两者随即收起了蔑视的目光。尤其是贵族出身的巴纳夫,他对王后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话语中蕴藏着的巨大威慑力而深深吸引,等到大马车回到巴黎时,巴纳夫已被王后所俘虏,主动成为杜伊勒里宫的政治顾问。

6月25,天气依然炎热,国王和他的家人重新回到巴黎。圣安托万街道两旁沾满了无数默默无语的市民,大马车与护卫骑兵扬起的灰尘令人窒息。很多民众对未来感到莫名的忧虑。而最能反映60万市民这一心情的,就是悬挂于圣安托万大街上的一则大字标语,上面写着:“侮辱国王者,打死!赞美路易的,绞死!”随着一声哨令,守卫道路两旁一直延伸至杜伊勒里宫的自卫军士兵纷纷拿出武器,他们不约而同的将枪托倒置着,仿佛这是一场葬礼。也可以说,这就是。

等马车在杜伊勒里宫你停稳时,国王与王后走了下来,路易十六似乎与过去别无二致。仅是冷漠的脸上显露尴尬的微笑和无奈的忧伤,并穷于应付检察官的各种严厉盘问,一个劲的强调自己没有外逃计划。“嗯,只是一次旅行罢了。”

但安托瓦内特王后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还爬满了皱纹。从下车伊始,王后就保持着沉默,目光充满了悲伤和鄙视。好在有巴纳夫一直陪伴在王后陛下身边,避免了暴—民对王室的羞辱。安托瓦内特内心发誓:有朝一日,国王重新获胜,重新执政,她可以赦免巴纳夫,流放佩蒂翁和拉法耶特,但必须处死那

个令逃亡计划功亏一篑的香槟坏蛋,安德鲁—弗兰克。

在国王夫妇再度进入杜伊勒里宫“公寓”后,玛丽王后带走孩子们上楼休息去了,没心没肺路易十六一屁股坐到宽大的扶手椅上,胡言乱语的说:“该死的天气热的要命,所以我们一家人的旅行,嗯,是旅行提前结束了。而现在,我饿了,请给我拿一只,不,是两只烤鸡过来。感谢上帝,我真的饿坏了。”

尽管路易十六一家重新回到了他们那加过双岗的“王宫监狱”,然而国王出逃事件引发的后果远没有结束,巴黎的上上下下反复折腾,议会的左中右派也闹个不停。就是在这五天里,法国君主制的根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王朝失去了威信,国王的地位一落千丈,当时路易十六依然表现的不以为然。无论是王国的前途,或是自己的命运,都引发不了他的丝毫关注。

为了防止国王和王后再度冒险,杜伊勒里宫的主人们受到了可怕的监视、禁锢和羞辱。即便是睡觉时的寝宫也受到严密监视,。国王和王后的寝宫大门必须打开一条缝,以便于在守在走廊上的蓝制服士兵(自卫军)能够透过门缝的光线,看到高高在上的君主们。这种糟糕状况一直持续了30多天。

拉法耶特说服了立宪贵族派中的另一个山头,巴纳夫同意自己掌控的制宪议会与巴伊代表的巴黎市政厅,拉法耶特代表的国民自卫军结成同盟军,一同捍卫法兰西王国的立宪君主制,保住路易十六头上那顶摇摇欲坠的王冠,促成《1791年宪法》的在法兰西的正确实施。

在国王回到巴黎的第三天,巴纳夫在议会几个工作委员会联合召集的特殊听证会上作证:“尊敬的先生们,针对国王进行审判,哪怕是政治上的一点点细微变化上,就会像火星一样引爆一场革—命,而无限制的革—命势必给予我们带来巨大的灾难。这一点毋容置疑!所以,先生们,我们都应该充分意识到,我们大家的利益在于如何尽早的停止革—命。而想要停止它,就必须恢复国王的王位,执行《1791年宪法》,让路易十六获得本该属于他的正当权力……”

5个小时之后,议会中的大部分议员达成了一致意见,接受巴纳夫即时恢复国王王位的决议。制宪议会定下基调:在此次外逃事件中,国王、王后及其家人都是无罪。有罪的是那些胁迫国王逃亡的叛乱分子,他们才是十恶不赦的罪犯!

他们是谁?

他们是上书制宪议会,主动认罪的布耶侯爵;

他们是被安德鲁将军当场逮捕的沙隆市长夏倍;

他们是……

该基调一定,贵族老爷们满意了,但是另外的59万巴黎民众不开心了,心想着好不容易把死胖子和他老婆孩子抓回巴黎,必须开个批斗会什么的。于是巴黎48个选区的代表们各种串联开始了。目标只有一个:把路易十六赶下台,建立一个“自己也

许能当上国王的共和国”。

另外一面,立宪派的声明也令安德鲁感到满意。这就意味着在马恩省发生的其他事情,巴黎的贵族老爷们不再理会,也不愿意理会,任由安德鲁将自己的统治势力从兰斯一地,迅速拓展到香槟沙隆,乃至整个马恩省全境。

到8月份时,原兰斯市长巴西勒接替辞职的马恩省省长,成为新一任省行政长官;而原兰斯轻罪法院的法官巴雷奥被推选成为马恩省高级法院的大法官;由于图里奥检察长身体不适请假,安德鲁便担当了临时总检察长(9月自动卸任);另外,原香槟沙隆代市长列克被调往兰斯担当市长(兰斯为副省级,地位比沙隆高,属升迁);原兰斯检察官贝尔特—德蒙荣任新一任的沙隆市长……

就在安德鲁即将返回巴黎之际,他任命再度晋升的布律纳中校为马恩省的国民自卫军长官,负责日常训练,并协助宪兵司令部指挥本省的6个自卫营以及众多乡村民兵……此外,所有政务、军务(含城市自卫军)管辖权分别归属于省政务厅或以及香槟混成旅的军官团,然后上报安德鲁做最后决策。整个上述过程中,安德鲁的政治与军事意图都被毫无争议的执行下去。

与此同时,远在1百公里外的阿登省省会沙梅市,勒戈夫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该省省长一职。作为利益交换的一部分,原兰斯自卫军的布里斯中校担当了阿登省自卫军的上校司令官。两周之后,安德鲁任命的麦克唐纳少校率领5百步骑兵,一举“剿灭”了阿登森林的残余马匪,令整个阿登省民众,尤其是往来此地的商人欣喜若狂。于是乎,原属香槟混成旅的麦克唐纳少校一度成为阿登人中的大英雄。很快,阿登省公社总委员会在勒戈夫省长的提议下,任命出生于本省色当的麦克唐纳中校(晋升)为布里斯上校的助手,兼沙梅市城市自卫军的指挥官。

安德鲁在马恩和阿登两省,扶持自己的势力,逐步建立独裁统治的做法,一如既往的遭遇到众多地方实力派的反抗,他们甚至派代表到巴黎,请求制宪议会拒绝惩治独—裁者安德鲁,但无一例外的被国家议会否决。

不久,这类孤立无援的反抗就被镇压下去。马恩省的反安德鲁势力,在国王外逃边境那一天就被宪兵团干净彻底的铲除掉;阿登省相对麻烦一些,不过在麦克唐纳指挥的“森林匪徒”的暗地配合下,彭杜瓦斯少校的情报部门花费3个多月时间,最终才将阿登省内的绝大部分反对派清理殆尽。

1791年7月底,在南尼德兰地区与法国东北部的两百万人中突然爆发的一场天花流行病。与以往一样,约5%(差不多1万人)死于这场世纪瘟疫,15%的人因为天花病毒而落下身体残疾;与往常不同的是,在马恩省的天花死亡率不足千分之五,尤其是被政—府强行种牛痘的兰斯一带,几乎没人患上天花。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