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法兰西
字体:16+-

第154章 布耶侯爵的命运 (下)

第154章 布耶侯爵的命运 (下)(1/3)

在埃纳河那头,进退不得的龙骑兵再度听到对岸的叫喊声。“嘿,德国佬,快去告诉你们的指挥官布耶侯爵,安德鲁—弗兰克将军会在石桥上等候他。”

大约一刻钟过后,石桥被蒙塞团的步兵们清扫出一条狭小的通道。另一头的布耶侯爵也如期赴约。或许是相信安德鲁的人品,侯爵将军身边仅有一位少校军官陪同到石桥下。

“这是我的副官,皮罗托少校!”布耶刚一介绍完,正负责给侯爵牵马的皮罗托副官就朝石桥上的安德鲁将军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心知肚明的安德鲁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一脸歉意的假惺惺解释说: “赛齐亚伯爵的事是一场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悲剧。他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和地点,做了一件看似错误的事情。”

布耶很不耐烦等着安德鲁说完废话,并介绍他本人的副官。这属于欧洲高级军官之间的礼仪。尽管侯爵本人并不太认同安德鲁那滑稽可笑的自卫军将军衔。

“抱歉侯爵,我的副官达武上尉,正在给两个炮兵连的9门火炮构筑阵地。”说着,安德鲁挥了挥手,一名年轻的上尉军官跑了出来,一阵发号施令后,9门4磅火炮推了出来,炮口直指石桥以及石桥的两侧河面。

布耶将军心下一沉,他已经留意到对岸的这9门火炮都是统一口径的轻型马拉炮,可以跟随骑步兵随时调往另一战场上参与作战。这对没有炮兵掩护而进攻的龙骑兵而言,将是一场自杀性质的大灾难。显然,这条并不宽阔的埃纳河已成为自己军事生涯中不可逾越的天堑。

安德鲁继续介绍说:“在这一片民宅与火炮阵地之后,是蒙塞中校指挥的步兵团。而在上游几公里处,奥什中校骑兵部队也会在两个小时之内趟过埃纳河,做迂回包抄。侯爵先生,您说您的1200名龙骑兵准备付出多大代价,并花上多少时间来攻占我方阵地?并从上万名民兵手中毫发无损的解救国王和王后,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最后又在我方骑兵团的追击,以及沿途自卫军和民兵的围追堵截下,如何做到全身而退?哈,先别问我为何知道你的实际兵力。”

面对安德鲁咄咄逼人的态势,布耶紧握双拳,表情很是愤怒,他铿锵有力的回击道:“哪怕是直面死亡,我的赤胆忠心也会促使我做出正确的选择。安德鲁将军!”

安德鲁遗憾的摇摇头,“但这绝不是明智的选择,更何况,您的部下都乐意跟随您进行一场必死无疑,毫无意义的战斗?”

做到这时,在布耶等人来时方位的树林里,爆发出一阵阵高亢的欢笑声,安德鲁的嘴角边也露出一丝笑容。

“您到底干了什么?是已经宣战了吗?”布耶退后两步,抽出了战刀。

桥下的洛泽尔少尉与其他卫兵见状,纷纷拔出短枪,准备冲上来护驾,却被安德鲁呵斥着退了回去。

安德鲁毫无芥蒂的对着布耶说:“放心吧,侯爵先生!那边没什么恶意。只是我的骑兵团太热

情了,看到龙骑兵的兄弟们又饥又渴,便主动送去了食物和酒水。如果您执意要开战,我会下令轻骑兵团在未来的两小时内,远离龙骑兵。”

双方开战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即便没有敌我骑兵一起联欢的小插曲,布耶侯爵也不会发动一场毫无意义的战斗,或者说是一场必死无疑的送人头行为。逼急了,德国雇佣兵不介意配合敌方的轻骑兵团,反戈一击干掉布耶的人。

刚想到这里,万念俱灰的布耶侯爵眼前一黑,他踉跄着朝巴黎方向半跪于桥面,手中的战刀也哐当一声掉在石桥上。守卫桥一侧的皮罗托少校见状赶忙跑过来,一把将脚步不稳的布耶侯爵搀扶起来。

安德鲁又一次制止了侍卫们的到来,他以怜悯的目光望着昔日的强劲对手。这位浑身是胆的勇敢将军最终败倒在自己脚下。既不是双方堂堂正正的交锋,也不是自己如何英明神武,而是布耶将军跟错了一个扶不起的“法国版阿斗”。

忽然间,安德鲁的内心也失去了各种喜悦,更多是为值得尊敬的对手而悲伤。他缓步走到恢复神智的布耶侯爵面前,并挥手示意皮罗托少校继续待在桥下,因为两位指挥官之间的对话还没有结束。

“去加勒比地区,到圣多明克吧,侯爵先生!”安德鲁低声的说,“在那里,您可以继续挥舞战刀,继续在战场上为法兰西效力,而不是留在欧洲大陆,准备一场注定会被后世耻笑的内战。”

在另一个时空里,因解救路易十六失败的布耶侯爵在凡尔登战役之前,拒绝继续参与奥普联军和侨民支队对法国本土的入侵。他独自一人去了北美大陆,在荒野密林里过着隐居生活,再也没能回到法国。

作为被穿越者钦佩的少数几个右翼保守派领袖,安德鲁希望布耶侯爵能在圣多明克殖民地的战场上再度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履行对法兰西祖国的效忠。因为安德鲁并不介意圣多明克成为右派的聚集地,只要它继续属于法国。

30分钟后,布耶侯爵和他的副官皮罗托少校一同回到龙骑兵的临时营地,并将酒足饭饱,喜笑颜开的雇佣兵们带回了70公里外的蒙梅迪军营。

8月上旬,布耶侯爵等到雇佣军团的每一位士兵领完他们在蒙梅迪军营里的最后一笔军饷之后,这位勇敢的将军当众宣布:3万人的德意志(法国)皇家军团从即日起正式解散。

至于布耶本人,他和他家人,以及朋友们,还有忠诚的部下,一共5百余人,从蒙梅迪越过了边境,进入卢森堡公国,在做短暂停留之后继续向北。一路上,布耶很少说话,他思虑万千,缄口不言,直到抵达联合省的鹿特丹商港。

在那里,三艘荷兰籍商船早已等候多时,它将运载布耶将军和他的朋友、家人,前往加勒比地区的法属圣多明克殖民地首府,法兰西角。

由于组织、策划与实施了国王一家外逃事件,令布耶侯爵在国内声望大跌,随时可能沦为通缉犯。与此同时,避难于科布伦茨的保王党人也异常痛恨布耶侯爵。那

是他们为掩饰自己的无能,继而将国王出逃失败一事归咎于忠勇的将军身上。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布耶侯爵已为当今世人所不同,无能是左派,还是右派,或是中立派。除非有奇迹发生,他将持续背负1百多年沉重的骂名。直到一位著名的传记作者在21世纪为布耶著书立传,最后平反。

促使布耶远赴法属圣多明克的愿望,并非穿越者的突发奇想。事实上,早已胜券在握的安德鲁也没有一劳永逸的干掉布耶的打算。一方面在1790年时,安德鲁承诺会在3年之内,将圣西尔等人陆续从海外殖民地调回法国本土;另一方面,殖民地的财政状况行将崩溃,无法支付高昂的防御成本。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有一位有担待、有魄力、有经验的本土将军在法属殖民地团结、建立与领导一个高效率的集—权制军政—府,以保证法国势力在加勒比地区的存在。

上述,就是安德鲁与布耶在石桥会晤中最后半小时的核心内容。这位副检察长建议布耶在回到蒙梅迪之后,可以给国民制宪议会写一封信,将一切罪责都包揽在自己身上。如此一来,有台阶可下的制宪议会也就不再深究国王夫妇的出逃罪名,继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您就不怕我和保王党人在圣多明克立足会后,起兵反对你们这些共和派分子?”布耶赌气似的问了一句,显然是心服嘴不服。

对此,安德鲁自然是豪气冲天的回答道:“不怕,未来在我的领导下,法兰西军队会比起太阳王时代更强大,更伟大。10年之内,我们会惩戒全欧洲的封建君主,根本不担心区区一个海外殖民地的威胁……总而言之,我只是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您行驶一切必要或认为必要的手段,将圣多明克这颗海上明珠留在法兰西的版图上,至于日后它归属保王党,还是共和派,那等到十年之后吧。”

安德鲁可以暗地里放走普罗旺斯伯爵,可以为布耶侯爵指明东山再起之路,但对于路易十六夫妇却不怎么友好。因为国王和王后会是自己登上权利巅峰的重要一级台阶。如今,安德鲁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给未来的欧洲战争做准备。可一旦世界变得和平了,第一个会被气得吐血的人,恐怕就是穿越者本人。

……

在另一边,国王和王后一直在拖延回巴黎的时间,无限期待着布耶侯爵的3万援兵,却始终未来看到。以至于负责押送国王夫妇的自卫军和民兵表现的异常愤怒,对着大马车嚷嚷起来:“要么滚回巴黎,要么现在把你们打死在车厢里。”

好在两名国会议员的劝说下,国王夫妇总算同意大马车调转马头,朝巴黎的方向驶去,以平息民众的怒火。也许就是从今天开始,路易十六不再是国王,玛丽—安托瓦内特也不再是王后,法兰西的命运再一次发生了重大变化。

……

说明一下,真实的布耶侯爵并非传说中的那么高尚,他也参加了1792年对法国的入侵,只是愤慨与奥普联军的为非作歹,最后不辞而别离开了欧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