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花心前夫
字体:16+-

第52章 需要勇气

第52章 需要勇气

眼泪就在这瞬间突然悄涌而出,那颗颗的珍珠为她而闪耀,星光下,她惦起脚尖,揽上了他的颈项,吻,悄然而落……

手中的手提袋静静的落在草地上,她甚至没有发现,她幸福的竟然忘记了那手提袋的存在,今夜她真的很幸福。

“对不起。”深深的吻直到他与她之间的空气稀薄了,他才肯放过她,原本是她主动的,可是到了最后却变成了他的狂野。

她满脸的问号,他做错了什么吗?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对不起,快下班了,我才发现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我竟然没有陪你过一个生日。”有些歉疚的他说道。

她开心的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是把自己更紧的贴在他的身上,任他把她抱进了卧室里,床头灯昏暗的灯光让这室内更显氤氲,哄着她睡觉,轻轻的为她吟唱着生日歌,他就如一个孩子般开心的给她甜蜜与温馨。

依旧是什么也没有做,可是她二十二岁的生日这一天却是她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一天。

“明天我会再为你补过一个生日,与薇薇一起。”她睡着了,他低低的呢喃着在她的耳边悄悄的说道。

清晨,小鸟在窗外欢快的叫着,茵茵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薇薇,可爱的小薇薇,“妈妈,你醒了。”小手向她探来,想要抓住她的手。

遵照柯正威的吩咐,小家伙已是开始叫她妈妈了,薇薇的每一声叫都是甜到她的心里,可是相伴时还是有一种深切的痛楚,那种痛不似刀的划过,却也依旧让人痛彻心扉。

“妈妈,爸爸送我与你的礼物好好哟,薇薇很喜欢。”

“嗯,那去荡秋千吧,妈妈也要起床了。”她说得有些不自然,可是她必须要适应这个称呼,身为人母,那该尽的责任她不能再丢弃了。

“妈妈要快点,爸爸说要带我们去游乐场呢。”开心写在脸上,茵茵这才想起今天是星期天也是她生日的隔天。

颈项中的珍珠还挂在上面,摸过去,有着她的体温,暖暖的,幸福如阳光一样照耀着她。

游乐场,柯正威带着薇薇开着碰碰车,还有空中漫步,而茵茵则是不停的拍照拍照,就只想把眼前的快乐与温馨永久的存在照片中,每一抹笑容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薇薇去玩步行球,透明的如水晶一样的大圆球里,薇薇快乐的在里面不停的走动摔倒,爬起来再摔倒,可是那每一次摔倒与爬起都是笑意连连,茵茵与柯正威就坐在一边的凉亭里看着孩子高兴的玩乐着。

“先生太太,这孩子真可爱,我看啊,竟是象爸爸多一些呢。”步行球的老板娘笑意盈然的说道。

蓦然一怔,茵茵的笑容在这刹那间凝结,薇薇的爸爸是谁,甚至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她宁愿她永远也不要知道。

知道了,就只是一个深深的痛。

薇薇象柯正威吗?被着老板娘一说,她不禁看向柯正威,果然竟是有六分的象呢,怎么她以前竟从未发觉。

好奇异的发现啊。

可是这发现却只能是可笑的一个巧合罢了,根本不可能的。

悠然一笑她转而起身走到了水边,轻撩着水,看着步行球里的薇薇,心里突然间就更多了伤感。

总以为那一天是她的世界末日,她却活过来了,想要身死,却在遇到那个长发男人的时候生命开始有了转机,而她却从此再也没有发现那长发男人的踪迹。

一切,早已随风散,或许她该死心了。

回首,向柯正威展颜一笑,她眉宇中的淡淡忧伤却没有逃过柯正威的眼,他知道刚刚老板娘的那一句话似乎是触痛到了她的心。

他也站起,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来,握紧她的手,他仿佛要召告天下般的轻声道,“薇薇就是我的女儿,一辈子的女儿。”

水一样的心轻轻颤动,再是无声,只是看着孩子灿烂的笑容,遇见他,她何其幸也,太多的感动甚至让她无法盛载了。

而她,甚至连起码的回报都没有,有的,只是无尽的索取,原来自己也是个贪心的女子。

之后的划船她竟是一直在恍惚之中,人早已心不在焉了,经常是柯正威与薇薇之间的欢声笑语让她惊醒,而随即又是陷入无边的恍惚之中。

回家了,薇薇高兴的一直在讲述着游乐场的趣事,而她的忠实听众却只有一个柯正威,因为茵茵的精神一直是恍惚的。

吃过了饭,她呆呆的坐在客厅前看着电视,而柯正威则去哄薇薇睡觉去了,看着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她的脑海里麻木一片,心还没有从下午的忧伤之中解脱出来。

就这样一直盯着电视屏幕发呆,直到柯正威哄睡了薇薇后向她走来,他才叫醒她,也仿佛知道她的心里很乱一样,只说,“去洗澡,然后就睡吧。”

“嗯。”下意识的回答,然后就进了浴室。

打开莲篷头,哗哗的水冲落而下,浇湿了一身,也让脑袋多少清醒了一些。

缓缓的脱下湿衣,玩了一天,汗意颇浓,知道他在外面等她,似乎是习惯了,他总是等她洗好了他再来洗,明明隔壁还有一间浴室的,可是他就是不肯去。于是,习惯就成了自然。

洗好了,正习惯的向架子上伸去欲要拿睡衣,这才发现,自己竟是忘记拿了来。

有些晕然,地上是她脱下的湿衣,还没洗就把衣服弄湿了,如今也没有办法穿了。

架子上的浴巾也是该死的奇怪,昨天还是长长的大浴巾,可是今天居然就被阿姨换成小块的了,根本就连系在腰上也是不行啊。

水声早已停下,而她就站在依然还在滴着水的莲篷头下,眼中一团迷雾,不知要如何出去。

“茵茵,好了吗?”玻璃门外是柯正威有些焦急的声音。

看着那朦胧的身影,茵茵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或许今夜就是她送给他一切的开端吗,就在她生日的隔天。

可是转瞬间她的脸就涨红了,轻轻的小小声的向着门外的他说道,“帮我把睡衣拿进来。”

“哦,好的。”柯正威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一样,居然没有走开,直接就把玻璃门开了小小的一条缝,然后一个小袋子就勾在他的手指上,虽然他如君子一样的连头也没有探进来,然而,当茵茵看到那个小袋子的时候,她的脸腾的就红了起来。

原来那是慧真帮她挑选的小可爱以及睡衣。

早上起来的时候她就发现那个小袋子不见了,可是又不敢大肆的去找,只怕让人知道了那里面的秘密她会不好意思。

却没有想到此刻竟会出现在柯正威的手里。

他修长的手指依旧勾着那袋口,茵茵就这样看了半天,居然忘记了接过。

“茵,要不要我亲自为你穿上。”他等在外面真的有些不耐了。

他的话她不用琢磨也知道,袋子里面的内容他早已一清二楚了。

“我……我想要穿前天穿过的睡衣。”小小声的她低低的说道。

门外的柯正威窃笑着,他只当什么也未听见,谁让她的声音那么小呢,“茵,我要进去拿给你喽。”

一听此话,茵茵急忙的迅速的一把把袋子从他的手指上抢下,让他来给她穿,那么她宁愿找个地缝钻进去再也不出来了。

还是没有做好心里的准备,可是今夜她要吗?

门外突然间就没有了声音,静悄悄的,他离开了吧。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情多少缓解了一些,紧张感在慢慢的消失。

把小可爱与睡衣扔在架子上,又是拧开了开关,继续让水冲洗着已经洗过无数次的身子,她要让自己完全稳定了心绪的时候再出去,因为,这一次注定会有着什么事情要发生吧。

水声让玻璃门外更加的静了,而她则把自己再次沉缅于水中,她勇敢的让自己回想着曾经的一切,她不在逃避,似乎记忆里的那一个男人也是温柔的,似乎他也有着难耐的不堪,只是那男人终于还是要了她,在她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在她只有十五岁的时候,所以一切都只是痛楚的记忆。

他面上的面具一直让她记忆犹新,那一个人她一辈子也不想见到他的。

如今回忆起那些伤痛的过往,她只想让自己相信,其实男人与女人一起并不是什么可怖的事情,只是那一次,那男人似乎也是被强迫的,而她则更是,也是在那一天,两个人的身上永远都留下了彼此的印迹。

说不上恨他,只是在那血淋淋的地方他要了她,就是给她永远都是恐惧的记忆……

粉红色的小可爱系在了胸前,蕾丝花边的底裤上那碎花的图案透明的仿佛在写着一个又一个的小故事。

薄如蝉翼的睡衣披在身上的时候,有一些微凉的感觉。

就站在浴室的门口,她再次逡巡着,希望他正巧有事出去了,因为此时透过马赛克的玻璃她的确看不到他的身影。

冲出去,躲近被子里,她就什么也不怕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被爱,原来也需要勇气,这便是她永远的无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