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花心前夫
字体:16+-

第46章 电话

第46章 电话

倘若可以,真的想让记忆尘封,让自己记得的就只有十五岁那一年之前的故事,那么人生该有多少美好。

可是她就是什么都记得,清晰的记得,那记忆也无时无刻的在折磨着她。

玻璃门内,她在不停的与自己的心斗争着。

玻璃门外,柯正威斜倚在抱枕上,他出神的望着浴室内模糊不清却在优雅而动的茵茵,甚至手中的雪茄已烧到了手指上也犹未知。

直到一丝灼痛烧痛了他的神经,他才猛然想起手中已燃尽的烟,将烟头扔进烟灰缸,看着烟头在水中嘶嘶的冒着烟气,他的心神才回复了正常。

恍恍惚惚的那抹身影就站在玻璃中,看不到她的容颜也看不到她的肌肤,可是他清楚的知道她有挑起他一切渴望的本事。

心底里有一个声音疯狂的叫嚣着,他想要她。

“茵茵,好了吗?”他轻亮的嗓音缩短了玻璃门内外的距离。

“就快好了。”挣扎着她拿起了那套睡衣,所幸,还算是保守的款式,一应的都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这让她安心了,看来他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么色色的吧。

慢腾腾的开了门,她走出来,身后是白色婚纱湿淋淋的躺在地板上。

“去睡吧。”他走过来,就站在距离她半步远的位置上定定的看着她,可是那眼神分明就写满了什么。

有些闪亮更有些狂野。

茵茵鸵鸟一样的越过了他走到了床前,那短短的几步她甚至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心突突的狂跳着,开着空调的房间里却还是让她有种热热的感觉。

把脸埋在被单里,想要把周遭的声音消失于无形,因为他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

那声音给人无限想象的空间,那么刚刚她在洗浴的时候是不是也给他这样的感觉。

有点邪恶,可是那水声真的让她就是想到他光裸的样子。越是想,越是怕,汗更是涔涔而落,刚刚才洗好的滑腻的身子,此刻就有些粘腻腻的了。

被单抓得更紧了,仿佛要把自己嵌进去一样。

突然手机响起,茵茵下意识的爬起来,桌子上两个手机,一个是他的,一个是她的。

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以为他的手机铃声与她的是一样的,可是没错,那响着的手机就是她的。

玫瑰红的手机在一声接一声的响着,很少人打她的电话,似乎除了柯正威的电话以外,几乎就没什么人打过她的电话。

可是此刻柯正威还在浴室里,他的手机也就在她手机的旁边。

会是谁呢?

“茵茵,谁的电话?”浴室里柯正威已开了门探出了头看向外面的她。

黑发上晶莹的水珠晶亮的闪耀着,微露出的古铜色肌肤让她羞赧的赶紧低下了头而不敢再去看他。

“茵茵,接啊,要不就按掉吧。”水珠滴嗒而落,他性感的身子在她的面前轻晃着,怪不得会有女人为他而不顾一切,原来这就是他的资本。

“哦。”恍惚中拿起手机,那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想不出来会是谁,她的号码她只告诉过自己的那几个死党,可是那些死党今天都见过了啊,都知道她大婚,怎么可以在这样的夜里来打扰她呢。

“喂,你好!”她客气的接听。

“……”一片死寂,无声无息的,让她以为是不是电话没有接通。

拿下耳边的手机放在手中看了看,电话已然在接通中,真是见鬼了,为什么打通了还不说话,“请问,你是谁?”她奇怪的再次问道。

“……”可是那电话的彼端依旧是沉默无边。

“是不是挂错电话了,那么,我挂了哟。”大婚的夜,她很客气,不想有什么不祥的感觉。

“……”依旧是沉默继续。

“对不起,如果你不说话,那么我就挂了。”她轻数着一、二、三,然后再没有回音的情况下,她按下了返回键,一切就这样停止了。

仿佛是一场闹剧一样,而她出演的只是一场独角戏。

“是谁呀?”茵茵正迷糊之间,柯正威突然间就站在了她的身边,手中的毛巾正擦拭着湿湿的黑发,水珠依旧还在滴嗒而落。

“打错了。”她轻轻的笑,坦然的面对他,甚至忘记了害怕。

“哦。”他随手抢过她的手机,随意的看了看那号码就放在了桌子上,“一定是打错了,睡吧。”

一伸手就按灭了房间里的灯,四周刹时就暗了下来,这突然间的黑也让人突然间就不适应了。

他看不到她,她也看不到他,可是彼此的呼吸声却是清晰可闻。

“睡吧。”他向着她的方向,拉着她一下子就倒在了**。

他身上沐浴水的味道伴随着男人的气息浓浓的冲进她的鼻端,那男人的味道突然间就让茵茵害怕了,她向床角挪去,生怕他会碰到了她一样。

“过来。”柯正威腻死人的嗓音不容置疑的霸道的邀请着她。

“我……”怕字还没有出口,身边的男人已一把抓住了她,直接打包扔在他自己的旁边。

灼热的呼吸呼在茵茵的脸上,酥酥麻麻的,让人感觉有些怪异。

一个翻身他把她压在身下,然后一字一顿的向她宣告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小妻子了,所以,你只能是我的。”

然后他的吻轻轻印下,印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嫣红的脸上,再转而到了唇上,湿热的感觉充斥着她的神经,很热……

可是蓦然间,脑海里突然就迸出了一个模糊不清的男人的脸,然后是血……

血……

都是血……

茵茵“啊”的一声大叫,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力气她猛的推开了柯正威,然后她翻落在地毯上,粗喘着气,额头上冷汗涔涔。

空气里飘荡着茉莉花的香气,可是这清淡的味道却掩不去一份难耐,此时屋子里的两个人都有些无措了,两个人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彼此面对此时的尴尬了。

半晌,柯正威终于耐不住寂寞的问道:“茵茵,你怕我,是吗?”

茵茵点点头,甚至连说话的力气也抽干了一样,只是她的点头不知道柯正威是否能够看到。

可是他就是看到了,早已适应了这夜的黑,之所以按灭了灯,就是怕她会害怕,可是她还是害怕了。

“茵茵,我不会碰你的,只是想要抱着你,就象从前那一次在别墅里那般抱着你就好。”他哄着她,就象哄着一个宝贝一样,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是哪里来的耐心,可是他分明就是吓坏了她。

茵茵不相信的抬起了头,而她的唇却是无巧不巧的正贴上了他的唇,暖热的气息刹时又是袭遍她的全身,让她的心又是狂跳。

而柯正威也就势再次吻住了她,或许刚刚他的需求真的有些快了,他让他的小妻子害怕了,那么就忍吧,他不会动她,不会要了她的一切,可是至少也要让他品尝着她的味道吧,他贪恋她的味道已经很久了。

自然那一次在别墅里,他拥着她入睡后,他就恋上了她的味道,只是,他一直没有机会,而今日,是他与她大婚的日子,他可以不动她,但是他要拥着她一起入睡。

她从前的故事,虽然那案底封得很严,让他查不出什么,可是依稀就知道茵茵是因着那一件事而有了薇薇,所以她会惧怕男人吧。

给她时间,相信她终会接受他的。

“对不起……”真没想到自己这么没用,明明在心里已经承诺会把自己交给他了,可是事到临头,她还是鸵鸟一样的退缩了。

他把她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前,“听,其实我比你更紧张呢。”

果然,他的心跳咚咚咚的跳的如擂一般,她偷偷的笑开了,也缓和了先前紧张的心境,似乎人也没有那么怕了,因为怕的人不止是她,似乎还有他。

就这样,她就坐在地毯上,头贴在他的胸前,久久久久。而他就这样拥着她,汲取她身上的味道,心底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有一点他是清楚明晰的,那就是他很珍惜她,甚至看不得她的慌乱与无措。

茵茵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他才发现夜已经很深很深,而他们也该睡了,否则,明天就一定一起变成熊猫眼了。

“**睡吧,好不?”他低姿态的祈求着她,再一次怕吓跑了她。

“嗯。”重新又回到**,柔软的床垫被压了下去,这一次他没有再欺身而上。

仰躺在她的身边,他低低的说道:“茵茵,我会给你幸福的。”

她知道,她一直这样相信,所以她才会嫁给声名狼藉的他啊。

向着他的身边挪了挪,突然就喜欢闻着他身上特有的味道了,轻嗅着然后她郑重道,“嫁给你,我从不后悔。”

他笑了,然后仿佛玩笑一样的说道,“娶了你,我也从不后悔。”

两个人,就这样傻傻的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

时间过得飞快,可是茵茵却了无睡意,或许是下午在车上她睡得多了吧,然而柯正威并没有睡啊,想到此她才发现自己的粗心,“我在车上睡了好久,倒是你一直都没有睡,快睡吧。”

“叫我威。”他坏坏的又爬下来,两只手臂就支撑在她身体的两侧,仿佛她不答应他随时都有可能压下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