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上花心前夫
字体:16+-

第19章 喝酒

第19章 喝酒

开了门,走进客厅,一路摸索着前行,她甚至不知道灯的开关在哪里,况且这么晚了,吵醒了别人总是不好。

还没有习惯一只脚的走路,初时还好,慢慢的已经没有了力气,每移动一步,身形已是左右的摇晃。

一个不小心竟然摔倒在地毯上,还好地毯是软软的,落地无声,没有惊醒到旁人,可是她却摔痛的爬不起来了。

只好认命的坐在地毯上,等积蓄了力气再重新站起来。

慢慢的习惯了这黑暗,也看清了她所处的位置,身旁是一个小型的吧台,吧台上摆满了各色的葡萄酒和白酒。

闻着这酒的淡淡味道,才想起她已三天没有去酒吧上班了,这三天,谁知道她会错过什么呢?

手不自觉的伸向了吧台上的那瓶白葡萄酒,拿在手中,看不清字迹,却认得那商标,正宗的法国白葡萄酒。

悄悄的拧开了盖子,醇香的味道漫在周身,好甘香的酒啊,与茅台相比又是一番滋味。

肚子里的酒虫蠕动着似在勾馋,慢慢的倾斜,正欲美美的喝上一口,却听见锁匙轻轻转动的声音。

谁?难道有贼?

一把握住瓶口,屏住呼吸,静待那人的进来,用瓶子,她也可以突然袭击。只要不流血就好,她最怕见到血。

小小的琐碎的声音由门口慢慢而来,手中的瓶子握得更紧。

那黑影竟向着吧台的方向而来,难道他看到了她……

绝对不可能。

进来后,起码要有一分钟的时间才能适应这黑暗,也才能看清楚这一应的摆设吧。这些,刚刚她已试过了……

……

人不知在黑暗的街路上走了多久,走到他大脑一片混沌而止,招手让随在身后的车停下,上了车,阿成开车,他的酒喝得太多了,人还没有完全的清醒。

“去哪里?”阿成小小声的问道,A市里总裁有太多的房子,他是地产界的大亨,所经之地必留一丝痕迹已成习惯。

无奈窝太多,倒是给他们凭添了几许麻烦。

“凯旋。”

车慢慢地加速,只要有了目的地,今晚就可以有地方睡觉了,总好过他一直开着车追随着他在街上闲逛的好。

深夜,路上的车辆渐渐少了,车开得飞快,一路畅通无阻。

到了,看着总裁拿出钥匙进了那屋子里,阿成放心的随即也进了旁边的屋子。

进了门,柯正威摸索着前行,一股葡萄酒的香气沁入鼻端,好香,再喝一口吧。

熟悉的吧台,向着那里走去。

突然,房间里响起一抹淡淡的呼吸声,虽轻,他却绝对听得见,“谁?”

话间刚落,一个玻璃样的物品已狠狠的向他甩来,条件反射般的向一旁躲过,一手已按亮了吧台间的小灯。

一眼望到坐在地上的茵茵,呵呵的笑着,她当他是坏人了吗?

可笑的自以为是。

仿佛未瞧见般的一手从吧台上再取了一瓶红葡萄酒,两个杯子,一一倒满。

望着坐在地毯上一脸讶异的她,他好笑的扬起杯子,“一起喝一杯吧。”

看着那掉落在地上撒了一地的白葡萄酒,他的动作真的很快,她居然都没有看清楚他的动作,那葡萄酒瓶就已滚落在地。

喝酒她倒是乐意奉陪,只是目前她的姿势实在是不雅。

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尴尬,倾身而来,倨傲的扬起下巴,迷人的微笑比那暗红色的**还令人迷醉。

不理她的反应,一把抱起瘫在地上的她,再不费吹灰之力的将她放在吧台前的高脚转椅上。

咳……咳……咳……

为什么总是她处于弱势呢。

拿起那杯酒,掩饰着心里的不平衡,把玩着酒杯,却没有喝下去的意愿。

红色的**在酒杯中晃来荡去,似乎也生了疼痛般溅起细白的小泡泡,好似在无声的抗议他一般。

柯正威眼一眯,霸气的望着她,“不敢喝?”

笑话,她是梦幻里专业推销酒的推销员,不会喝还怎么卖酒,阮茵茵只冷冷道:“不想跟你喝。”

“为什么?怕我酒后乱性?”**糜的一笑,好象一只大野狼。

“你的家,你的地盘。”言外之意是告诫她自己要小心为妙。”

“哈哈,错了。”

“难不成是我的家?”

“正是,你先前那屋又小又脏象猪窝。”

茵茵的脸立刻变成猪肝色,那可是花了她上千大洋才租到的房子,整整租了半年,还预约了,就怕被别人抢去,“你乱说,那里象天堂一样,那是我的地盘,还有花草有一处凉亭,比起这里不知好上多少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