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育成计划
字体:16+-

第七章 酒店调情

两个人手挽着手进酒店,在一楼的餐厅,他们找了个靠窗户的座位,点了两份套餐。

任紫苑对西餐根本不感兴趣,虽然他懂得拿刀叉的顺序,也知道桌上的那些菜的名字,但实在吃不惯。

可是,他到底是一天没有吃过饭了,看到能吃的东西就往嘴里添,直到嘴里再也赛不进去为止。

对面的爱丽丝吃了一份牛排后,就停下了刀叉,手托着下巴,呆呆看着任紫苑。任紫苑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为什么这么看我?”

“因为你的眼睛很漂亮。”爱丽丝盯着他,“我听说有着这种重瞳孔眼睛的人都是十分特别的。”

“我只知道我自己是十分倒霉的。”任紫苑也吃饱了,把刀叉放下。

爱丽丝嘻嘻笑着,一旁有个打扮得异常潇洒的金发外国人长时间盯着这边,看年纪大概在四十岁上下。

“你说他像不像贝克汉姆?”爱丽丝问任紫苑。

“我看他是个色鬼,而且是个老色鬼。”提到“老色鬼”三个字时,任紫苑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老爸任天。那才是个不折不扣的老色鬼。

爱丽丝把肩头的衣服向下拉了拉,肩头的皮肤露出来不少。

“你是不是在勾引他?”任紫苑有些看不过去,他向来对这种女孩不怎么喜欢。

“当然是在勾引他,你信不信,只要我勾勾手指,他就过来。”爱丽丝拿起一杯红酒,在嘴上浅尝一口。

紫苑又冷哼了一声。

“不信?那么你看着。”爱丽丝把酒杯端起,冲着那边一晃,鲜红的酒水中,倒映着她那娇艳的面孔。

金发男人果然按捺不住,急匆匆地走过来,叽叽喳喳的说了一大段外语。任紫苑懒得听,把脸扭到一旁。

金发男人说了一大段肉麻兮兮的甜言蜜语后,又对着任紫苑说了一大段,大意就是说可以不可以借你的女朋友一会儿。

任紫苑心想,他说的“一会儿”,估计到明天早上都完不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又担哪门子心,对面的爱丽丝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他看看爱丽丝,爱丽丝笑眯眯看着他。任紫苑干脆不理他们,站起身,说了句:“我有事,你们先聊着。”

说完,朝着餐厅门口走。还没到餐厅门口,就看到那两个人搂在一起。

任紫苑暗骂:他妈的老色鬼,爱丽丝都能做你女儿了,这种嫩草都吃,什么人性!

走到餐厅门口,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任紫苑一抬眼,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这张面孔让他条件反射似的想起施瓦辛格。

那人笑笑说:“任少爷,不记得了,我是阿德。”

任紫苑想起来,这个就是任天身边的阿德。当初,就是这个阿德还有那个阿基一起去把他从家里“带”出来的。

“哦,一向可好,一向可好。”任紫苑笑着说。

阿德也笑了,说:“老板去度假了,我和阿基就临时管理一下这个酒店。少爷,您在这里消遣?”

任紫苑无可奈何地点点头,也算是消遣吧。

阿德一拍胸脯,说:“少爷,今晚的帐不要付了,在自己家的酒店还用付账吗?包在我身上!”

任紫苑暗自高兴,只要能省钱,什么都好。

他走到墙角,那里有个公用电话,拿起来给风信子打电话。

“信子,是我。”

“哥哥,你在哪里,急死我了。到底发生什么了?”她的声音里透着焦急。真想不出,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哥哥到底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真的被杀,这个世界也不会为他流一滴眼泪。

风信子咳嗽了两声,**的任紫苑听出来:风信子病了。

“信子,怎么了?对不起,我现在还不能回去。”任紫苑有些为难的说。

“哥哥,你要小心,我知道了一些不好的消息……”风信子不说了,欲言又止。

任紫苑最大的优点就是绝不会勉强别人。

“你不想听吗?”

“我随遇而安。”任紫苑说,“如果该着我没命,那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想我还没有那么倒霉,今天我不就是化险为夷了吗?”

风信子笑笑:“你猜猜我现在是黑眼睛还是绿眼睛。”

“当然是黑眼睛,绿眼睛绝不会叫我哥哥。”

“不,哥哥,你错了。”对面说,“我现在是绿眼睛。”

她又咳嗽了两声,看来她的病还不轻。

“信子,你的病怎么样了?听起来……”

“哥哥,今晚你回来吗?”风信子打断了他的话。

“当然,当然,我会回来的,我过不了多久就回去。这里离家不太远。今夜是平安夜,我当然会在家。”

“好的,哥哥……再见。”

任紫苑挂上电话。他总觉得风信子有些话没有说出来,似乎还是一些很重要的话。任紫苑绝不会勉强她,哪怕是一点点。

走回了餐厅,爱丽丝又回到了座位上,正在端着红酒慢慢品尝,那个金发男人却不见踪影。阿德走到任紫苑身边,低声说:“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孩真厉害,刚和那个见面就上楼去了。”

任紫苑奇怪地说道:“上楼干什么?”

阿德一笑,拍了拍任紫苑的后背,说:“你怎么不明白?上楼能做什么?当然是……”

他说到这不说了,任紫苑也明白后半句话的意思。他叹了口气,感叹这个女孩还真是随便。

爱丽丝看到任紫苑回来,冲他招手,任紫苑回到座位上,还没有坐稳。爱丽丝就说:“喂,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等你付账呢?”

任紫苑看着她,总觉得这女孩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你为什么不让刚才那人付账?”

“你以为是个人就可以为本小姐付账吗?只有我看得起的人才行。”爱丽丝把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这么说,我还应该感到荣幸。”任紫苑有些不高兴。能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只有两件,一个是掏钱,第二是挨打。比较而言,他宁愿挨打也不愿掏钱。

“那当然。”爱丽丝擦了擦嘴唇。

“我要走了。这么晚了,我还要回家。帐我已经付完了。”

爱丽丝站了起来,有些生气地说:“站住!”

任紫苑一愣,忙问:“怎么了?”

“我就那么没有吸引力吗?”

“什么?”

“从一开始起,你就没有正眼看过我!”爱丽丝的脸有些发红,那是气恼的表现。

“你很漂亮,不过我要回家,家里有人等我。”

“女人吧?”爱丽丝酸溜溜地问。

紫苑也不隐瞒,给她一个最为直接的回答。

“你该不会是想回去和那个女人亲热吧。那个女人就那么有吸引力?”

“这个……我不想回答。”

细细算来,任紫苑说真话的时间和次数,比说假话的时间和次数多出好几个数量级。这也就他为什么总是倒霉的原因。

“那就是了。”爱丽丝越发生气。她走到任紫苑身边,把他的手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