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育成计划
字体:16+-

第十六章 拳头和脸皮

江少陵一挥手,上来一个五大三粗的大个子。看看他,有着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脸和皮肤都显出明显的代表健康和健美的古铜色,手臂比任紫苑的胳膊还有粗上好几圈。从外貌上看,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打手,而且是犹如施瓦辛格般的打手。

江少陵指了指紫苑,嘴里吐出了三个字:“干掉他。”

一又四分之一秒过后,任紫苑捂着脸倒在地上,嘴里发出了一些与他的远古祖先类似的嚎叫。

大个子把任紫苑拎起来,起来时他胸口上的扣子散开了,离任紫苑鼻尖一厘米处就是他宽阔而坚实的胸膛。可惜任紫苑不是女人,没空欣赏他的肌肉。他胸膛上纹着一只老鹰,张牙舞爪,亦如他这个人一样。

他的声音真的可以用黄钟大吕之声来形容,震得紫苑耳朵发痛。

“告诉你,我姓应,人家都叫我老鹰,以后认准点。”

他的手一松,任紫苑不由自主的向后倒下。按说他应该知趣一点了。可是他的坏脾气却没有给他的嘴巴下达正确的意见。

“呵呵,”他把嘴角尽量的撇了撇,勉强算是“笑容”,这个笑容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我知道了,认准这只鹰。”

这最后一句是从昨天的广告中学来的。

老鹰又给了他一记重拳。他丧失意识三秒钟。后来,几个像是学院官员的家伙走了过来。

请原谅,这里用“家伙”这个词来形容他们,因为他们赶到现场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那个江少陵问好,完全把紫苑这个还一息尚存,随时都要毙命的倒霉蛋撂在一边。之后,他们才轻描淡写的看着紫苑,说了句:“刚来就惹事,这是要记过的。”

这是个什么学校啊!简直是颠倒是非黑白。入校的第一天,不,还没有到第一天就遭到了这样的待遇。老天啊,还真是不公平。

任紫苑倒在地上,看着天上的云,时聚时散,人生也是如此,变幻无常啊。

一双皮鞋落入了他的视线,一个浅褐色长发的女孩出现在了紫苑的头上。好在天气冷了,女孩没有穿短裙,否则可就是春光无限了。她弯下腰,看着紫苑,端详了好半天,才说:“咦,你长得怎么这么像我哥哥?不过我哥哥的眼睛没有你这么青。”

不用看,从这句话中任紫苑就能猜出她的名字——风信子。他敢打赌,如果有一天他被汽车轧死了,风信子肯定会说,你长得很像我哥哥,不过我哥哥没有你这么扁。

任紫苑无可奈何的看了“可爱”的妹妹一眼:“如果你说的哥哥是指任紫苑的话,那么你猜对了。”

“啊,你还真是时时刻刻都能让人感到意外。不同凡响!真是不同凡响!”看她的样子倒是发自内心的感叹。

这句话算是夸奖吗?姑且算吧。

虽然遇到了点麻烦(这个麻烦的后遗症之一就是任紫苑的牙疼了好几天),但是之后的一切倒是还算顺利。云天学院的学生处十分利索的给他办了入学手续,效率高得惊人,当然,如果那位办理档案的小姐没有过于注意那张被揍了一拳导致青了一半的脸的话,用的时间会更少。

他们说给紫苑分到了,一年级Q班,奇怪的分班制。紫苑掰着手指头算,从A到Q一共要有十七个字母,也就是说一年级一共有十七个班,人还真是不少。老爸告诉他,这里前三年是不分专业的也就是学的都一样。如此想来,这么分班也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可是当他拿到课程表后,他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他们竟然安排了这么多的课程,光外语就有六门之多。这里又不是联合国,需要学这么多吗?但是既然已经来了,一切都晚了,只能一口气的往前冲了。好在课程表后的附注上写明了选修和必修之间的关系,必修课实际上没有多少,而且即使是必修课不及格也是没有关系,好像这所学校就不是为了让学生毕业而设计的。

况且,任紫苑对他那个具有253智商的脑袋瓜子还是有自负的。

他看了看墙上的一面地图,Q班应该在第一教学楼上古典文学,真奇怪,这种纯文学课程竟然是必修课。看看大钟,现在刚刚八点过一点,进去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以前紫苑也经常在上课铃声打过之后再悄悄的进教室。

很明显的一点是紫苑又忘记了这个学院是与众不同的。当他推开门的时候,他看到的是一张三十多岁年轻老师的脸,以及三十八张和他同样年轻的脸(当然这个数字他是后来统计的)。

在这三十八张学生脸中竟然还认识两个人:一是风信子,原来她也被分到这个班,这倒也不算意外,另一个是江少陵,真是冤家路窄,他轻蔑的向紫苑这边瞧了瞧,大概早就把这个人忘了。不过这个推论后来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脸上有一块青色淤痕的人是极不容易被遗忘的。

那个老师也看了看任紫苑,说:“是外卡生?”

任紫苑点点头。他已经把领带除了下去。

他指了指下面,说:“到后面去找个座位,我要继续上课。”

任紫苑以为他的出现至少应该像是一颗小石头投到水中,总也会起一些波澜吧,谁知不然,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他。

任紫苑找了靠窗的座位坐下,算是今天的开始。原来他曾经想把自我介绍作为全天开始,为了这,昨天晚上准备了一个多小时。现在看来,自然是白费了。

上午四节课,下午两节课,中间有一个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午餐就在食堂吃。比起以前那个学校的食堂(那个食堂有着减肥食堂的美誉),这里的食堂可是真不错。任紫苑不喜欢热闹,所以找了两个菜端到一旁吃。人们说食堂是个能够看出阶级的地方。这话不错。江少陵竟然也在食堂吃,不过光是他面前的菜就有七八个之多。看来有钱人就是和没钱人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