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啊就是这样
字体:16+-

第13节

划才行,这城阳集团真该庆幸,因为有江小怀的存在,它才有了被他看上的价值。

第二天洛天昊就接手了城阳,关于城阳换了一个年轻的董事的消息立马传遍整个集团,对他的身份做了估计,江小怀也听说了,但是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继续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江小怀跟普通的上班族一样,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机械似的上着班,有时候也会回想当初在翰书的短暂时光,他不曾后悔去过,更不曾后悔离开,他只是对那个人还有一丝的牵挂,摸着口袋中的那串手机挂坠,也许他现在过得很幸福也说不定。

这人越是想过平静的日子,可日子就越是不平静,第二天江小怀就被调去做董事长秘书了,江小怀疑惑,为什么非要找自己,而众人也表示不服,多以年轻单身女子为主,杨万青给的理由,你们谁有江小怀认真,谁有他那么单纯,你们那一脑袋的花花肠子,我当真不知道么,杨万青虽然现在不是董事长了,好歹还挂着个总经理的位子,他的话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好好干,年轻人。”杨万青意味深长的看着江小怀说道,江小怀点点头,不知道什么意思,捧着自己的东西去了属于自己的办公地点了,在董事长的办公室里的角落隔开的一个空间,三面都是玻璃,江小怀进去放下东西,办公桌上电脑,打印机,电话什么的都有,就是这玻璃不能看到外面,但是外面却能看到里面,反正自己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江小怀也不在乎这些,准备好了一切,就坐着等董事长来上班了。

没过多久果然听到门开的声音,江小怀迎了出来,看到眼前的人一惊,这是什么鬼,这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合身的剪裁衬托出他完美的身材,脸上带了个半遮面的面具,只露出的鼻子和嘴,江小怀还在发愣,男子便突如其来的给了他一个吻面礼,现在的江小怀已经不会像当初那样因为一个吻面礼而脸红了,自然得冲男子笑了笑。

“你好,我叫江小怀,以后我就是你的秘书了。”江小怀说道。

“哼很告行高兴人湿认识你,卧我的朋幼友,卧我的命纸名字是丹尼斯林。”洛天昊笑道,这模仿外国人说国语还真是要命,好几次差点咬到舌头,不过看到江小怀后,就觉得挺值得,他似乎也并没有怀疑自己。

“林先生客气了,以后请多关照。”江小怀说道,这人应该是个海归,虽然听他说话别扭,但是还不算难听懂。

“你去忙吧有事我会叫你的。”洛天昊说道。下面回归正常语气

江小怀点了点头就会去工作了,洛天昊坐在椅子上,看着玻璃小屋内的江小怀,嘴角洋溢着笑,生活原来还是很美好的。

江小怀刚处理了一个文件,桌上的灯就亮了,洛天昊明显透过玻璃看到了江小怀皱眉的样子,心里很开心,还以为你早就麻木了,原来还是有小脾气的嘛

“你好,找我什么事,林先生。”江小怀一副波澜不惊的语气。

“我想喝咖啡,要现磨得。”洛天昊说道。

“我去给您买。”江小怀嘴上不说,心里却嘀咕,还真是挑呢

“买的回来就不好喝了,不如你帮我现磨吧那里有咖啡机和咖啡豆,我要摩卡的哦,曼特宁的豆子多放半勺,用那边的夏威夷的杯子盛,我喜欢那种清新淡雅的花纹。”洛天昊说着,江小怀老大不情愿的,还好自己以前在咖啡店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不然还真难伺候这个少爷。

洛天昊看着在那忙的手忙脚乱的江小怀,心里乐开了花,表面却不动声色,“哦,我亲爱的秘书,你水放的太多了,哦,你搅动的太大力了,咖啡渣都流进虹吸壶里了,哦,你这次煮的时间太长了”洛天昊挑着毛病。

江小怀忍着,再忍着,这个少爷太难伺候了,江小怀的内心是崩溃的,他看看丹尼斯林,发现他正指挥着自己指挥的开心着呢这家伙一定是个变态,江小怀想着,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煮出了一杯洛天昊满意的咖啡,江小怀已经累成狗了,拿着器具去清理了。

洛天昊看着江小怀离开的背景,嘴角笑着,如果没看错,他刚才是生气了吧还有情绪波动就好,当真以为他已经到了波澜不惊的地步了呢

江小怀回来继续工作,心想着,自己一定不能被气到,刚忙了没一会,灯又亮了,江小怀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来。

“林先生,请问你有什么吩咐。”江小怀问道。

“那个,咖啡能续杯么”洛天昊说道,江小怀太阳穴上青筋跳动,心中劝自己一定要平静,“江秘书你真是没情趣,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啦”洛天昊笑道。

“那请问林先生可有什么其他事”江小怀又问道。

“我想吃楼下前200多米处的那家蛋糕店的蛋挞。”洛天昊说道。

“我现在是上班时候。”江小怀板着脸说道。

“我知道呀下班了的时间是你的,上班的时间是我的呀”洛天昊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钱。”江小怀伸手,总觉得那里不对,却又反驳不了。

洛天昊看着离开的江小怀,捧着肚子笑着,怎么办,突然好想亲他,这么多年了成熟的就只有外表么,怎么还是那么呆萌。

江小怀在买蛋挞的路上想着,不行,以后坚决不能答应他这些无理的要求,自己是来做秘书的,不是来做私人保姆的,他爱找谁找谁去,江小怀气归气,还是买了。

“给。”江小怀将蛋挞放在洛天昊面前,随手放把袋子里找的零钱丢在洛天昊的桌子上,“林先生,我有话要说。”江小怀平静了下自己的内心。

“哦你想说什么”洛天昊咬着蛋挞看着他。

“请你以后上班的时候不要再让我做这些杂事了,我不是你的保姆。”江小怀鼓起勇气说道。

“江秘书,你也知道,现在工作很难找的,尤其这么一个工资很稳定,福利又很好的工作,你也知道公司最近在裁员,你也要三思呀”洛天昊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敲鼓,生怕他真的辞职不干了。

他威胁我,这个变态居然威胁我,江小怀内心是崩溃的,算了,反正也算在工作时间里的,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工作的时候让我做你私人的事而导致我的工作的进程减缓或者无法完成,或者出现错误,你不能怪我。”江小怀说着。

“可以。”别说几个文件错误,你把公司都炸了我都照样宠着你,洛天昊笑着。

江小怀无奈的回去继续工作了,摊上这样的上司何愁公司不倒闭,其实江小怀不知道的是,很多应该属于他的工作都被洛天昊处理完了,洛天昊当真舍得他吃苦那才见鬼呢

午饭时间,众人纷纷食堂打饭,也有的自带的饭,拿去微波炉转,江小怀就属于后者,这些年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现在已经练就了一手好厨艺,做的菜还是不输一般厨子的,江小怀在热便当的时候,洛天昊也来到了食堂,吃饭还带着个面具,真是无语,不知道是太帅还是太丑。

那些有眼力见的女人光从洛天昊的唇形,脸型,鼻子就能想象出洛天昊的长相了,绝对是稀有的帅哥,再加上那完美的身材,简直是金龟婿最佳选择,纷纷往洛天昊面前蹭,想跟他坐一起,对以这样的女子,洛天昊就简单的几个字:“你明天不用来了。”语气如寒风一样吹散了这些女人的妄想,乖乖的坐回自己的位子上吃饭了。

而洛天昊则端着盘子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江小怀的对面坐下,江小怀看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饭。

“这些菜是你自己做的么”洛天昊问道,看样子很不错的样子。

“嗯。”江小怀说道,抬头看向洛天昊,还是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希翼,“林先生要尝尝”江小怀不确定的问道。

“可以么。”洛天昊问道,江小怀将饭盒推到他面前,洛天昊兴奋的快速夹了个蛋卷,咬了一口,好吃又多汁,看来以后有福气了,洛天昊已经开始幻想江小怀穿着围裙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嘴角洋溢出笑,看的江小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江秘书,我跟你商量个事呗。”洛天昊说道。

“什么事。”江小怀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

“你以后做便当的时候能做两份行么”洛天昊说道。

“凭什么呀做两份我又吃不下。”江小怀似乎猜出了他的意思,本能的拒绝。

“还有一份自然是很我的喽,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做,我会出成本费和你的人工费,怎么样”洛天昊问道。

“呃~~让我想想。”江小怀想着反正做一份也是做,做两份也是做,不过还是觉得哪里不对,“我做的菜又不是很好吃,你吃不惯食堂饭菜完全可以去餐馆订餐呀”江小怀说道。

“我就想吃你做的,外面的不干净,吃多了致癌怎么办,我这么帅,这么年轻,还这么的有钱,你说是不是,江秘书,你要是帮我做,你的那一份的材料费我也一起付了哦,江秘书你这可是无本买卖呀怎么都不亏呀”洛天昊继续说道。

江小怀首先是鄙视了一下他的自恋,既然这么帅干嘛还要带这个面具,不过后面话确实有道理,自己好像是不亏,为什么有总感觉自己在一步一步的走进这个人的圈套呀应该不会吧自己跟他又不认识。

下午日子还是这么过,只是少不了洛天昊那魔咒一样的声音,有事没事就爱叫江小怀,江小怀简直要杀人了,这么多年养出的好脾气这一天就要破功了。

看了一眼手机,终于要下班了,江小怀很兴奋,洛天昊看着小屋子里的江小怀一副就要如释重负的表情,忍不住想笑,看着他拿出的手机,上面依旧是五年前的那个挂坠,他居然还留着,洛天昊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还好我的也在。

洛天昊又按了江小怀的传呼键,江小怀看着桌面上闪动的小红灯,哪怕只要再慢几秒,自己就下班了,这家伙是掐好点的么。

“又有什么事,林先生,”江小怀早晨的时候只是板着脸,现在完全是黑着脸了。

“怎么了生气啦嫌我烦了么”洛天昊一副伤心的语气,手撑着额头,摆着一副落寞的神情。

“没有,您有什么事。”江小怀敬语都用出来了,洛天昊嘴角微翘,果然还是那么好骗。

“如果你没生气的话,你就笑一个,你笑一个就证明你没生气。”洛天昊说道,江小怀无奈,硬撑出一个笑,笑的比哭还难看,洛天昊恨不得现在在地上打两个圈,太好玩了,太可爱了。“下班了我们去买菜吧”

“买菜买什么菜呀”江小怀奇怪。

“明天中午便当的食材呀”洛天昊说道,说的理所当然,江小怀明明记得这家伙说过自己下班后的时间是属于自己的呀这什么鬼呀“你看哦,这食材不挑的话,到时候买的菜不是我爱吃的怎么办虽然你做的我都爱吃,可是也有个偏爱什么的不是么,这样吧你陪我逛街的时间我算你加班怎么样,你记录下时间,到时候我直接把工资开给你,你不亏吧”听了洛天昊的话江小怀居然无言以对,好像自己是不亏,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呀这到底是什么鬼设定呀

看着在那盘算的江小怀,洛天昊嘴角挂着笑,等你习惯了有我的日子,我在告诉你我是谁,到时候不怕你不就范,江小怀,我洛天昊这辈子要定你了。

江小怀郁闷归郁闷还是跟着洛天昊去买食材了,“我说,林先生,都已经出了公司,你就不能把面具拿掉么”

“不行,看到我容颜的人我就要娶他的,万一是被一个恐龙或者青蛙看到呢我这么帅,对不对,你说呢,小怀,你看,我都叫你小怀了,你也不要还叫我林先生,这里又不是公司,叫我丹尼斯就好了,你要觉得叫不惯,叫我尼尼,斯斯,我都愿意的,”洛天昊说着,江小怀忍住呕吐的冲动,拍拍胸口,平复自己的心情,真是印证了诸葛亮说过的一句话了: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到了菜场,众人好奇的看着洛天昊,洛天昊不以为然,江小怀恨不得跟他保持两米开外的距离,可是洛天昊硬是要贴着他,江小怀也只能无奈了,尽量少跟他交流,假装不认识他,省的别人以为自己跟这个神经有什么关系,不过躲归躲,该问的还是要问的,“想吃什么呀”江小怀问道。

“随便。”洛天昊微笑着回答。

“大蒜吃么”

“不要,口臭。”

“哦,那想吃什么呀”

“随便。”

“鲫鱼吃么”

“不要,有刺。”

“哦,那想吃什么呀”

“随便。”

“哦,我知道了。”江小怀终于忍不了了,于是下一刻,两人一人手里拿了个随便冰淇淋在挑着,洛天昊看到江小怀有气不能发,气鼓鼓的样子就觉得好开心,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恶趣味了。

开始江小怀还问洛天昊,后来直接自己拿,不问了,洛天昊又意见,江小怀就直接拿白眼瞪他,为此洛天昊委屈的叫嚷着说江小怀欺负他,大庭广众下,两个男人,洛天昊不嫌丢人,江小怀可受不了,拉着洛天昊的手就跑出了菜场了。

“我说,林先生,请你不要再做一些让我会误解你是同性恋的事。”江小怀黑着脸严肃的说着。

“我敢对你保证,我绝对不是同性恋。”只是喜欢你而已,“小怀,你的样子好凶。”洛天昊无辜的说着。

“好了,菜也买好了,我们就此分开吧”江小怀说道,不想跟他纠缠。

“我送你回去吧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的送你回去。”洛天昊说道,“你看你买菜都已经很累了,如果走回去一定得累死,坐车回去,到时候还要我报销车费,不如我送你,就当我给自己省钱了,你看对不对,你又不亏,是不是。”洛天昊说着。

江小怀想着,好像是这样,可是,可是,江小怀脑子要炸了,就是想不出哪奇怪,罗天坏嘴角勾起坏笑,当然不会让江小怀看到了。

“到了,你就停这里吧”江小怀在一片小区前叫停。

“怎么,不请我上去喝一杯水么,我好渴哦。”洛天昊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方便,下次吧”江小怀委婉的拒绝,关上车门招招手就离开了,洛天昊看着他消失在某栋楼的楼里口,才倒车回去,找到窝点就好,回头就是查下他住哪一层,还是干脆直接买了整栋楼呢

江小怀是和别人合租的,一个屋子4个房间,公用客厅,公用厕所,公用厨房,彼此关系也不算熟,只能算点头之交,江小怀回去做了点吃的当做晚饭,将菜放进了冰箱,吃完回到房间,躺在小**想着今天的一幕幕,总觉得这个丹尼斯林很奇怪,要不是他那奇怪的口音,跟他那张面具,江小怀倒是觉得他有一点像洛天昊,随后又自己摇了摇脑袋,自己想什么呢洛天昊那么好,哪像这个变态这么讨厌,虽然江小怀从来不表达,可是他对洛天昊还是很怀念的,只是每次想到他跟吴心妃的那个吻,就心痛,自然不敢去细想,洛天昊这三个字也成了他心里的禁区。

今天江小怀学乖了,一上班就给洛天昊磨好了咖啡豆,他一来,就直接给他煮了,洛天昊很高兴的夸奖了他,然后又是一些杂事,江小怀也都忍了,午餐的时候洛天昊又凑过来跟江小怀坐,两人用的是一样的便当盒,女人的眼睛是很尖的,一下子就看出了这其中的猫腻,女人不光眼尖,舌头还很长,所以顿时全公司都传出江小怀是靠卖屁股爬到秘书的位子的,难怪董事长不喜欢女人靠近他,感情是个同性恋。传归传,可是也只是内部议论,也不敢传到江小怀跟洛天昊的耳朵里。

下班了又是一起去买菜,这生活一旦习惯了呀是件很可怕的事,比如现在的江小怀,开始的几天认为是洛天昊无理的要求自己,后面的几天就在想,自己都是为了赚钱,没什么,再往后的几天呀就会觉得这本来就是自己该做的事,习惯这东西太可怕的。

这天江小怀回到租的房子,看到其他租房子的人都在整理行李,江小怀忙去问,他们说这层楼被一个老板买了,退了他们房租,赶他们走了,江小怀奇怪,自己怎么不知道呀其他人也奇怪,但是也说不出什么,江小怀照旧住着,隔天开始就有人来这边装修了,用的材料都是极好的,江小怀觉得更奇怪了,既然装修这么考究,显然是自己买来住的或者给儿子,女人结婚做新房的,但是为什么没赶自己走呢如果是以前的江小怀觉得不对,可能就自己退租了,现在的江小怀,社会混了多年的老油条了,别人没赶他走才不会自己去作贱,就算别人赶他,也得等他这个几个月住满,合约上白字黑字写着的,押一付三,这房子他也才住了一个多月。

其实江小怀想的都是多余,不光没赶他走,装修的人员更加帮着江小怀把行李搬进了其他装修好的房间,床是新的,柜子是新的,还有什么电脑桌楼,电视柜喽,连电脑,电视,空调等电器都配好了,江小怀都懵了,这房间当真是给自己住么,连**卫生间都有,有钱就是厉害,普普通通的房屋钞票一撒就便的高端大气了,江小怀这几天上班的心情也不错。

“什么事这么开心呀”洛天昊喝着江小怀煮的咖啡问道。

“遇到个傻缺的房东。”江小怀说的平淡,洛天昊一口咖啡喷了江小怀一身,忙上前帮江小怀擦拭,两人靠的好近,洛天昊看着江小怀不知是生气,还是尴尬红着的脸,但是还是忍住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我说我房东,你这么激动做什么,看我这衣服弄的。”江小怀嘀咕道。

“回头我赔你一套好了,”洛天昊说道,江小怀也不追究,继续忙自己的事去了,洛天昊看着忙碌的江小怀,心想着,等房子装修好,给你个惊喜,你确定是惊喜而不是惊吓么。

这天江小怀又被洛天昊送回家,仿佛这已经成了习惯了,洛天昊将车停好,也下车了,江小怀奇怪,“你不回去么”

“回去呀”洛天昊继续往前走着。

“你回去这么还往前走呀”江小怀说着心想这家伙果然露出尾巴了,这是想去我家么。

“我新买了房子就在这。”洛天昊看江小怀一副不相信的表情,“你不信呀那我先走,你慢走。”洛天昊说完大步的走在前面,江小怀小步子的跟在后面,对着洛天昊的背影做鬼脸。

洛天昊走到了江小怀所在的楼前,江小怀怀疑却还是没在意,当洛天昊站在他租的楼层的号牌前的时候,他盯着洛天昊看,直到洛天昊掏出钥匙打开了他租的房子的门,江小怀不淡定了,有一种想夺门而出的冲动。

“抱歉,我就是你说的那个傻缺房东。”洛天昊笑着,江小怀恨不得找块豆腐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