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啊就是这样
字体:16+-

第5节

有些吃醋的将一勺冰淇淋塞进了沈哲涛口中。

“我想要江小怀喂我。”沈哲涛说道,说完就感到了一股寒流冲自己袭来,严麒一边阴着脸,沈哲涛害怕的朝楚墨璃那边挪了挪。

“过来。”严麒冷言道。

沈哲涛摇摇头,严麒又瞪了他一眼,沈哲涛无奈的坐回了原位,心中想着,严麒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好像是从江小怀来了之后,这才几天呀江小怀的魔力真大,难道严麒也喜欢江小怀,所以刚听我那么说是在吃我的醋沈哲涛拍了拍严麒的肩,“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一旁的楚墨璃惊奇道,难道石头要开窍了严麒也抬眼好奇的看着沈哲涛。

“你也喜欢江小怀吧”沈哲涛说道,一副我已经看穿了的表情。

“也喜欢江小怀”严麒冷哼一声,便转身不再理沈哲涛,插着自己面前的冰淇淋,恨不得将这冰淇淋当作某人戳烂了。

“哎~~”楚墨璃叹息,看来自己想的太单纯了,沈哲涛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也不多想,没心没肺的继续吃着自己的冰淇淋。

、强吻表白

两人吃完了便出门了,并没有发现隐在一角的楚墨璃等人,这人啊,心情好,看天都觉得格外的晴朗,小风吹吹,整个人舒爽的不行,洛天昊满意的看着跟自己并排而行的江小怀,两人间的距离仿佛一个上午就拉近的许多。

江小怀此刻腿是真的有些累了,真不知道他洛大少逛这么久居然不嫌累,这样的男生女生一定会很喜欢吧可以陪自己半天半天的逛呀洛天昊似乎也看出了江小怀放慢了的步子,“怎么了”洛天昊问道。

“腿疼。”江小怀回答的干脆。

刚到嘴边的坐车两字又被洛天昊吞了回去,因为他想起了昨夜楚墨璃扛着江小怀的情景,于是往那一蹲,“上来,我背你。”

“呃~~~还是叫车吧大不了我付打的费。”江小怀挠挠头说道。

“少废话。”洛天昊将手中的包塞到了江小怀手中,在他还在发愣的时候已经将他背起来了,“确实该多吃点了。”洛天昊说道,江小怀看着路人奇异的目光羞得将头埋在了洛天昊的颈窝里,鼻中的热气均匀的撩着洛天昊的脖子,酥酥的,痒痒的,心里却暖暖的。

“这。”远处楚墨璃愣住了,看着远处的两人,转面看看沈哲涛,又看看严麒,那两人也是无言以对,洛大少这是转性了呀以前怎么就没发现洛大少竟然是如此体贴的一个人呀

“要不我们先打车回去吧这恩爱秀的太虐单身了。”沈哲涛不爽的撇嘴。

“赞成。”严麒是怕再这么看下去,自己也会克制不住对沈哲涛表白,只是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三人达成一致,打车先回学校了。

“你不累么。”江小怀多次要求下来走都被洛大少回绝了。

“不累呀所以说你运动的太少了,果然让你加入篮球社是正确的选择。”洛天昊这一扯又扯到篮球社上去了。

“我不是答应你了吗怎么还提。”江小怀也尴尬,知道自己确实缺少锻炼。

“我乐意,我高兴,你管本少爷。”洛天昊笑着,托着江小怀的手在他的大腿根部拍了下。

江小怀心里郁闷,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会子,身边走过一对老爷爷和老奶奶。

“老头子,你看这小两口可真甜蜜。”

“年轻那会我不也常背你吗现在岁数大了,还要我背,我也背不动了。”

老奶奶挽住老爷爷的手,“你的人虽然背不动我了,可你的心不是一直背着我的么”两人对笑,渐渐走远。

“羡慕啦”洛天昊轻问。

江小怀不语,被当作情侣这茬口也忽略了,心想着自己能否也能找到这么一个能相伴到老的爱人呢现在是金钱**横流的时代,在金钱面前,情感就显得单薄多了,自己还是好好读书,将来找个好工作多赚点钱吧爱情这样的东西现在还是不奢求了。

洛天昊自然不知道江小怀在想什么,他此刻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要找个相伴到老的人会是什么样的,想了半天最后脑子浮现的面容竟都是江小怀的样子,洛大少此刻才算真正面对自己的内心,恐怕我是真的喜欢上这个麻烦鬼了。

“放我下来吧快到学校了。”江小怀提醒道。

洛天昊看着不远处的学校,无奈放下了江小怀,这条路是不是短了点了,以后要找条再长一点的,最好是条没有尽头的,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洛天昊接过了江小怀手中的大包小包,两人向学校走去。

江小怀记得早上好像某某说过让自己做他跟班的,可是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这剧本是不是拿反了,江小怀心里发笑,他大少爷乐意,我何必去剥夺他的兴致呢,乐得轻松。

“帅哥,我能加你微信么。”一个女生径直的走过来冲洛天昊问道。

“我不玩微信。”洛天昊笑语,绕开女生走了,女生气鼓鼓的跺脚。

江小怀转身冲那女生笑了笑,笑的无奈,算是替洛天昊赔礼了,不过落在女生的眼里是一种挑衅,好像在说你活该,你没本事,女生心中更气愤,她吴心妃还没有追不到的男生呢只有她看不上的,洛天昊,我一定要追到你。

“怎么了,生什么气呢”一个男生走到吴心妃的面前,这是不是别人,竟是林梓昂。

“没事。”吴心妃转身离开,林梓昂屁颠屁颠的跟着吴心妃,如果刚自己没看错,那人是洛天昊吧难道吴心妃也喜欢洛天昊,想着不由得来火,明天的篮球赛我一定要打败洛天昊,证明本少爷比他洛天昊强。

洛天昊和江小怀来到了宿舍楼下,“他在这等我吧我把东西送上去就好了,等下一起去篮球厅。”

“嗯。”江小怀点点头,洛天昊摸了摸江小怀的头,满意的一笑,跑上楼了,这一幕又落在了那个保安的眼里,保安现在看江小怀那就跟看鬼一样了,这小子真厉害,这才三天吧,就把洛大少收服的服服帖帖,跑前跑后了,小伙子有前途呀而这时江小怀无意的看向了这里,保安吓得头一缩,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江小怀这算是狐假虎威了么。

洛天昊下楼,将手中的一瓶运动饮料递给了江小怀,江小怀道了声谢,两人朝着体育馆走去了,看着两人离开,保安才抬起头,恢复了正常。

篮球场上沈哲涛三个正在练着球,洛天昊跟他们打了个招呼,拽着江小怀去换球衣了,看着在换衣服的江小怀,洛天昊心中悸动,上前搂住了江小怀的腰,两个人同时愣住了,江小怀转身看着洛天昊,洛天昊按耐不住,一个吻落在了江小怀的唇上,江小怀推着,却无济于事,一口咬住了洛天昊的唇,洛天昊一疼,松开了江小怀。

“洛大少要玩男人去夜店找去,我不喜欢男人。”江小怀说道。

“你不喜欢男人,难道我就喜欢男人么,只是我喜欢的人是你而已。”洛天昊声音沉沉的说道,有些悲伤。

“对不起,我真的接受不了。”江小怀再次拒绝。

“是么,这次你有本事就咬死我。”洛天昊猛地再次吻上江小怀的唇,江小怀咬住洛天昊的唇,洛天昊不松口,继续吻着,血沿着嘴角滴落,江小怀咬着的力道也慢慢的松懈了,一滴滴温热的**滴在了洛天昊的脸上,洛天昊一惊,离开了江小怀的唇,看着江小怀泪水浸湿的脸庞,一阵心疼,“对不起,小怀,对不起。”洛天昊帮江小怀擦着眼泪,将他拥在怀里,毫不在意自己还流着血的嘴唇。

江小怀心情平复下来,离开了洛天昊的怀抱,看着他被自己咬破的嘴唇,拿着毛巾帮他擦了擦,“疼么”

洛天昊摇摇头,握住了江小怀的说,“是我冲动了,只是我控制不过,以后我一定不会再犯了,小怀你别生气,好歹你要给我个机会吧也许你能接受我呢,不要扼杀了我的希望。”洛天昊可怜兮兮的说着,他知道江小怀吃软不吃硬。

江小怀无奈的叹了口气,点点头,心想着他洛大少也就是一时新鲜吧自己不亲近他,时间一长他也就没兴趣了,所以现在也就由着他吧

两人来到球场,“天昊,你这唇怎么了”楚墨璃满眼笑意的问道,换衣服换这么久,早看出有鬼了。

江小怀听到楚墨璃的话,脸顿时红了,“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磕到柜子角了。”洛天昊一旁说道,毫无尴尬。

“那你以后可要小心了。”沈哲涛说道,不疑有他,“奇怪,江小怀,你的嘴唇也撞到了么怎么肿了。”

沈哲涛的话让江小怀的脸更红了,严麒看了江小怀一眼,拽过沈哲涛,“你也想撞下么。”严麒冲沈哲涛笑着,沈哲涛摇头,严麒心想,你要是说想,我就撞你一回也无妨。

插曲过后,又各自练习起了球,江小怀还是洛天昊带着,开始教他传球,手把手的教他一些技巧,感受着洛天昊贴着自己的身体,耳边是他呼吸出的热气,江小怀心里乱乱的,不由的想到刚才的吻,手上球不稳的滑了出去,洛天昊看出了江小怀的异样,“要不今天就不练了。”

江小怀摇摇头,神情坚定,他从来不是半途而废的人,洛天昊叹气,还是怪自己,江小怀稳定下自己的心态,果然手感就好了很多,两人传着球,很有默契,直到晚饭的点都不觉得累。

、开学典礼

转眼已经是隔天清晨了,今天是开学典礼,江小怀早早的起床,出去跑步了,初亮的天,空气还有点微微的潮湿,微风起,刮在脸上凉凉的,却格外的提神,唤回了江小怀飘远的思绪,围着校园的路跑了一圈,回去的时候已经天明。

“跑步去啦”客厅人几人都坐着,楚墨璃开口问道,今天几个都穿的是校服,合身的校服穿在身上,将几人衬托的很是朝气。

“嗯,早上好。”江小怀冲他们逐一打了招呼,对上洛天昊的眼睛时,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下,回房拿着衣服去洗澡了。

“以后洗澡去我房间里的洗吧外面的这个没暖气的,天也渐渐凉了,莫冻着了。”洛天昊说道,看来这麻烦鬼对自己还是有些拒绝的。

江小怀点点头,却还是进了公用的洗手间,里面开着灯,印着江小怀脱衣的动作,这种带有想象色彩的影像总是让人有过多的期许,洛天昊看着那跃动的身影,听着里面微微传来的水流声,心里荡开别样的情绪,脸上自然也不自觉的露出了笑。

一旁的楚墨璃看着洛天昊那失神的样子,又看看那玻璃门后映出的身影,敲着手中的水煮蛋,“咳咳咳”的声音唤回了洛天昊的心神。

同时也唤醒了一旁发愣的沈哲涛,他倒不是看江小怀的影像发愣,只是还没睡醒,眼睛眯呀眯的犯瞌睡,昨夜玩游戏又玩晚了了,为此严麒狠狠的收拾过他,可惜作用并不大,此刻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脑袋,不自觉的整个人就往严麒的身上靠,严麒无奈的笑笑,由着沈哲涛靠在自己身上,将手中的糕点掰成小块,送到沈哲涛嘴边,沈哲涛闻着香气,本能的张嘴,吞下食物。

洛天昊看着他们的动作,想着自己跟小怀也能如此么,心想着江小怀已经洗完出来了,头发还有点湿漉漉的,洛天昊拿过江小怀手中的毛巾,给他揉着头发,闻这江小怀身上传出的沐浴露的香气,让人有些意乱情迷。

楚墨璃看着这两队秀恩爱的好队友,真心觉得自己是不是也该找个,脑中想着找个什么样的,却发现出现的居然也是江小怀的身影,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一定是注视的久了,有了这样的幻觉,转眼再看看江小怀,那刚洗完澡被热水浸的有些微红的皮肤,犹如染上了的颜色,微敞的领口,上下滑动的喉结,楚墨璃的心也随着那喉结的滑动而跳动着,曾几何时自己抱着好奇,看热闹的心态看着他人,却不知不觉将自己也身陷进去了。

楚墨璃此刻的想法自然不会让别人察觉,心想着也许洛天昊就是一时新鲜,啥时候就腻了,自己再跟小泥鳅好好拉近关系,楚墨璃自认不会比洛天昊差。

洛天昊剥着鸡蛋放进江小怀的盘中,江小怀掰开鸡蛋,挑出了整颗的蛋黄,放在盘中,只吃蛋清,洛天昊宠溺的一笑,夹过江小怀盘中的蛋黄,塞进自己口中了,江小怀看了一眼冲他挤眉的洛天昊,也没说什么,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餐,相比烤面包片,三明治什么的,江小怀还是比较爱吃包子,馒头什么的,当然现在有现成的吃,他也没什么好嫌弃的,不过他为什么总觉得严麒做早餐,沈哲涛的份量都会比其他人多呢,连鸡蛋都要大上一圈,有了洛天昊的先例,江小怀想的也就多了,再看到严麒照顾沈哲涛的样子,难道,江小怀甩掉了脑子胡乱的想法,一定是被洛天昊弄出来的后遗症,一定不是自己想的这样,至少沈哲涛看着很正常。

江小怀抬头,刚好看到楚墨璃对着他笑,带着玩味的意思,江小怀也不搭这个茬,一顿早餐,各自怀着心思。

五人一起来到大礼堂参加开学典礼,五人落座,往那一坐就是一道风景,引来其他学生的侧目,纷纷议论,一会这五人的身份就曝光了,除了江小怀,其他四个都是不得了的人物,但是江小怀还是让他们惊讶,这四个大少是怎么接受这个穷小子的,看着好像还相处的很融洽的样子。

这一切也落在了另一侧的吴心妃眼里,对江小怀的恨意莫名的更深了,先前不知道他的身份,现在想来,不过是个没身份,没背景的穷书呆子,想对付他太简单了,吴心妃旁边坐着林梓昂,伸手抓着吴心妃的手,吴心妃不看他,林梓昂随着她的目光看到了洛天昊,妒火中烧。

台上洛仁笑眯眯的讲着话,发言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洛天昊这边,随后是校长林叶军的发言,江小怀看着林叶军总觉的有些面熟,一旁的楚墨璃在他耳边提醒,原来是林梓昂的老爸,随后教导主任魏长贡又上去说了一堆,台下的学生早就哈气连天了,每年听老一套的,没意思,随后是学生代表,首先上台的就是学生会会长洛天昊了,洛天昊在掌声中上台,帅气的模样,迷人的笑容,惹得台下的花痴女尖叫一片。

吴心妃看着洛天昊,眼中动情,林梓昂看到吴心妃的反映,很恨的看着台上的洛天昊,手不觉的握拳,压着心中的怒意,台上洛天昊演讲完了,下个上台的便是林梓昂他本人了,林梓昂收起了自己的情绪,笑眯眯的上台,仿佛刚才的那些强烈的情绪都未成出现过,本来长相就不错,配上那略沉稳的声线,也惹得很有女生的喜欢,尤其是林梓昂演讲的的时候特意看向洛天昊这边,校园里是最不缺腐女的地方,只要一个眼神,他们就能幻想出一部书的强大团体,再联系之前两人打赌的事,于是没两天,两人的相爱想杀的故事就传遍学校腐女群了,当然还要安排个矛盾点的人物了,有一方的观点是楚墨璃,认为两人是为了楚墨璃,也有版本是江小怀,当然还是楚墨璃的版本公认性更高,一时楚墨璃也是副会长,三人一起时间应该更长,二是相似的背景,豪门恩怨更让人向往。

当然此刻的几个当事人都不知道这些,继续演讲着,随着楚墨璃的演讲完毕,本以为这场典礼也就算结束了,没想到洛仁临时起意,让江小怀以特招生的代表上去说两句,江小怀呆住了,学习他很在行,可是这样的场面,让他发表演讲就怯场了,沈哲涛嬉笑的起哄,严麒也带着微笑,楚墨璃则是好奇他会怎么应付,而洛天昊则是握住了江小怀微微颤抖的手,轻轻的拍了拍,眼神鼓励着江小怀,江小怀看着洛天昊真诚的眼神,吸了口气,抽回了手,上台了,江小怀不大的声音配上他那呆萌的样子,也让一堆妹子产生了怜惜的情愫,洛天昊看着台上的江小怀更是满眼放光,喜爱的不行。

而这时候在后台跟洛仁聊天的洛瑾书瞥到了台上的人影,只是侧脸就觉得很熟悉,仔细一看,才想到,居然是他,自己早该想到他跟洛天昊可能是同学的,看着台上的江小怀,洛瑾书有着怪异的感觉,虽然是他,可是为什么感觉又不太像呢一旁的洛仁询问原因,洛瑾书摇摇头,她今天本来是代表他老爸来的,本也该上台说几句的,不过被她拒绝了,这下看到了江小怀,她又有了上台的冲动,洛仁视乎看出了自己侄女的想法,在江小怀讲完的同时带着洛瑾书上台了,顺便留住了江小怀,江小怀与洛瑾书一对视,江小怀只是礼貌的冲她点点头,陌生的表情,洛瑾书一震,难道他忘记自己了,可这才两天呀,莫非他有双胞胎兄弟

洛瑾书疑惑归疑惑,还是演讲了一些官方话,无非都是强调代表父亲来的,然后又对瀚书特招的做法表扬了一下,便下台了,江小怀陪站了半天也下台了,江小怀记得下台前洛瑾书让自己散会去后台找她,难道是为了洛天昊

“怎么了”洛天昊看着回到座位上发愣的江小怀,江小怀摇头,一边的楚墨璃疑惑,难道江小怀真忘记洛瑾书了,那件事过后他就没提过,江小怀也没说过,他以为江小怀是不想提,看来是真忘记了。

散会了江小怀让洛天昊他们先回去,自己有事,洛天昊想想也不强求跟随了。

“江小怀”后台的洛瑾书看到江小怀,试问道。

“你好,洛小姐,不知找我有什么事。”江小怀平静的问着。

难道真的不是他么“你家里还有兄弟么”洛瑾书问道。

“啊”江小怀一愣,没想到洛瑾书会问这个。

“有么”洛瑾书看着他。

“有个堂哥,叫江小川,比我大两岁。”江小怀虽然疑惑,还是回答了。

“堂哥长的和你像么”洛瑾书追问道。

江小怀脑中过了下堂哥的样子,跟自己差不多高,也是瘦瘦的,长的也还行,这么一想觉得跟自己果然挺像的,于是点点头,洛瑾书眼中满是希翼,“能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么”洛瑾书问道。

“我没有,不过我妈知道,要不我问问吧”江小怀说道掏出手机,洛瑾书摇摇手,算了,知道有这个人就好了,心中有个念想。

“没事了,谢谢你,有空来海市蜃楼,姐姐请你喝酒。”洛瑾书说道。

江小怀口说着没事,道着谢谢,在洛瑾书的注视下走了,洛瑾书口中念着“江小川,江小川会是他么”

、打架事件

回去的路上,想着洛瑾书的问话,他为什么会问我有没有兄弟呢转念想到之前那个雷雨夜,后来洛天昊给的解释是自己发疯似得揍他,被他无奈敲晕了,楚墨璃也帮着做了旁证,那就不可能是自己跟洛瑾书发生过什么了吧也许她是刚巧遇到谁谁谁长的像自己罢了。

正想着呢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抱歉。”江小怀忙道歉,被撞的是个男生,长的挺清秀的,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