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332章 冰释前嫌

字体:16+-

第332章 冰释前嫌(1/3)

许诚就这么在陈建国的眼皮子底下被检查人员带走了,他看出了许诚眼神中的难过与无助。

陈建国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迟迟没有离开,他在想自己说到做到,让许诚吃了哑巴亏,公司也把他赶了出来,但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沈庭东跟检查人员交代完,把律师留下就离开了,因为许诚不能在同一时间内跟这么多人见面。

两个人在大门口正好撞见本来是想避开的,没想到越是避开越能遇到。

虽然陈建国跟沈家有仇,但是彼此还是互相点头示意了一下,就各自离开了。

沈庭东还在心里想,陈建国看上去没有了以前那副模样,而且也没想到他会来跟许诚见面。

陈建国跟许诚见面的时候,沈庭东就在门口,虽然没有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但是看气氛并不是很紧张,就像心平气和的谈话一样。

就当陈建国在外面的时候,陈雅婷哭着从家里跑了出来,她也想去见许诚,但是目前自己的状态不允许她这么做。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到处乱晃,想了想还是开到了沈庭东家,现在也许只有沈庭东能够帮忙想想办法了。

一进门是许诺开的门,许诺也知道了这件事,沈庭东第一时间就告知了许诺。

“快进来快进来。”许诺拉着陈雅婷的手,看着她刚刚哭过又红又肿的眼睛比平时还大了好几圈,心疼的搓搓她冰凉的手。

两个人坐在了沙发上,许诺尽可能的来安慰她“都说手凉的人心里是暖暖的。”

陈雅婷噗嗤的一下笑了出来。气氛也算是缓和了一些。

“许诺,你知道我的,唉,许诚现在被带走了,我心里面慌慌的,这件事情还是我父亲做的…”陈雅婷像许诺吐着苦水。

许诺很能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发生还不到一天的事情,她就好像过了半年一般的漫长,不斤感叹道为何想要在一起的人总会不断的发生磨难。

许诺也联想到了自己的身上,所以她比任何人都能感同身受。

这时沈庭东回来了“

陈雅婷你来了啊,公司那边这几天你可以不用去上班,我刚刚从许诚那回来,为他打点好了律师,但是没见到他…”

“谢谢你沈庭东,真的,否则我也不能直接来找你们,那为什么没见到他?”

“看见你父亲跟他在面谈,而且现在审判还没有定,不可以见太多的人。”沈庭东知道陈雅婷听了一定会诧异。

“我父亲?”陈雅婷瞪着两个大眼睛,以为自己幻听了,仔细一想又回答道“毕竟这件事情是我父亲做的,有可能他去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陈雅婷觉得已经亏欠许诚很多了,一想到这简直以后没有脸面去面对他,即使有机会可以见到许诚,自己也不会去的。

看到陈雅婷失落的样子,赶紧解释道“没有没有,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你不要往坏了想,我在门口感觉到并没有争吵,只是在谈话,你还是要向陈建国问清楚。”

陈雅婷觉得有道理,起身就要回家,现在的她心里容不下一点搞不明白的事情,尤其是关于许诚的。

沈庭东在一旁感叹道“果然,关系混乱的人总要除掉一切因素在一起!”

另一边陈建国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公司,把陈红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陈红因为许诚的事就没有留到盛丰集团,又因为依赖毒品,就被陈建国收留在了自己的公司。

“陈总,你找我,想要对人家做什么手脚啊…”用那种上海姑娘嗲嗲的声音**着陈建国。

陈建国正眼都没有看她“你被解雇了,收拾好你的东西,离开我的视线。”

站在一旁的陈红都傻眼了,离开陈建国她毒品的供应就停止了,自己是支付不起吸毒的费用的,“陈总你忘了么?许诚的事情是我给你当的人证…”

陈红开始来硬的,陈建国怎么说也是个老油条,还能被一个小秘书给唬住么,“去结算工资吧你没有利用价值了。”

陈红见状无法挽回,陈建国铁了心的不留她,便出去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领了这个月全部

的薪水便离开了。

仔细想想陈红也是可怜之人,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染上了毒品,随随便便就被人抛弃,这样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

嘴上说着解雇陈红是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但实际上也是把她整走,眼不见心不烦,让这件事烟消云散,谁也都不再计较。

也许真的是许诚的态度影响到了陈建国,多多少少的改变了陈建国的想法。

陈雅婷见到自己的父亲还没有回家,干脆已经找到公司,希望他在那里。

猛地一开门果然陈建国椅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装有冰块的威士忌,一口闷了下去。

“婷婷你怎么来公司了?”

“你是不是去见许诚了,你又跟他说什么了?这件事你做的还不够么?”

陈建国看到自己的女儿气冲冲的,便放缓了语气说道“心平气和的谈了一谈,他说让我照顾好你…”

“照顾好你”这四个字陈雅婷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哇的一下子哭了出来,伤心欲绝的样子让陈建国很心疼。

“婷婷,这件事情我没考虑到你是我做的不对,从此以后只要你好好的,你的选择我会尊重…”陈建国把着她,一边还给她抹着眼泪。

“再哭不好看了,妆都掉了!”陈雅婷听到这一下子就笑了。

陈雅婷小声的回答了一句“谢谢你父亲。”

不是陈建国突然就转变了,而是他们在影响着他,仇恨这个东西只要开始就很难止步,只是看见自己伤心的女儿,他才改变了自己。

看着陈雅婷他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温柔,这种久违的感觉,还是在陈雅婷小的时候。

陈雅婷挎着陈建国胳膊,走出了办公室。

“沈庭东让我这几天可以不去上班,咱们一起回家吧。”陈雅婷像个小女孩一样看着陈建国。

“当然得让你在家好好休息了,婷婷,许诚那边你别担心,我先把你送回家,然后得去见见沈庭东。”

陈雅婷以为父亲想通了,要跟沈庭东商量商量许诚的事,但她不知道陈建国跟沈家的恩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