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319章 我们的游乐园约会

字体:16+-

第319章 我们的游乐园约会(1/3)

今夜的星辰格外黯淡无光,车鸣声回**在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

许诺穿梭在车来车往中,貌似整个城市只有她是形单影只,无限的孤独感失落感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按理说看见徐子矜的话,许诺不至于是这样的反应,但是恰恰这次并没有按常理出牌。

当许诺在办公室外面的时候,看到的是沈庭东跟徐子矜两个人吃着十分丰盛的便当,恰好徐子矜拿纸张凑过身擦试着沈庭东的嘴角。

哪个女人能够忍受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这么亲密的举动。

但许诺跑的太快,没有看到沈庭东马上就拿来了徐子矜的手,急忙的说道“咱们两个单独吃饭已经是例外了,你要是这样的话,那我想没有继续吃下去的必要了。”

“这么激动干什么,你嘴角有东西。”

起身没有理会徐子矜便去了厕所。

还没到就被一堆东西恶心的停止了脚步“这是谁吃的撒了一地…”

证要发火呢结果,仔细一看,这是许诺上次给自己送宵夜的饭盒,连香味都跟家里的一模一样。

手忙脚乱的沈庭东掏出电话给许诺打,五个,十个,十五个,都没接,急得沈庭东直跺脚。

沈庭东知道一定是许诺来了,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才扔下了饭菜跑了出去,他也知道撒了的不是这些热气腾腾的饭菜,而是许诺对他的心意。

徐子矜在办公室里坐着继续吃着东西,好像两耳不闻窗外事一样,其实她早都猜到了,才任由沈庭东去没有阻拦。

至于昨天去找许诺也是自己故意的,确实是她挑起争端的不假,但只是为了心里出那么一口气,自己深爱了他那么多年,换来他们两个人吵一架也算是他们合适了。

沈庭东却不这么想,细想想武宣说的对这个女人不简单。

但徐子矜这个女人简单却也不简单。

一看电话没人接沈庭东想都没想追了出去,留着徐子矜一个人在幽暗的灯光里,此时徐子矜心满意足。

无助的许诺不知道该联系谁,就给陈梦打了电话,电话这头已经是泪已经大雨倾盆,电话那头装着镇定“喂陈梦,我想去你家,你来接我好不好。”

陈梦听着许诺带着哭腔,叫上武宣两个人开车赶过去接许诺。

下了车就看见蹲在角落里的许诺,哭成了一个泪人,许诺也不想在别人面前展现自己脆弱的一面,实在是忍不住。

陈梦就像看见了当时哭了一天的自己,想起了当时武宣要跟别人结婚的种种情节,就好像过电影似的,眼前的许诺哭的像极了自己。

陈梦拿着披肩包着许诺进到了车里,许诺始终躺在陈梦的怀里,就像以前依偎着沈庭东一样依偎着她。

他们把许诺带回了家,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让许诺在卧室暖和的躺着。

此时武宣把陪在许诺一旁的陈梦拉了出来。

“我一会就得给沈庭东打个电话,跟他说许诺在这,然后咱们一起商量商量怎么让他们和好。”两个人在厨房嘀嘀咕咕的。

话赶话的就给沈庭东打了电话“对了许诺现在在我这呢,你别着急了,你们两个人还真是前后连着来我家。”

“那我现在去找她,你们安抚一下她的情绪,她刚才可能是看见我跟徐子矜在公司吃饭,徐子矜又帮我擦嘴就跑了出来…”电话里沈庭东解释的舌头直打结。

武宣打断了他“我建议你先别来,让她缓一缓情绪明天咱们再好好商量一下,你看呢?”

这时候需要的就是理智,即使现在沈庭东去了出现在许诺的面前,两个人还是僵持着,那么这一晚谁都睡不好。

沈庭东觉得有道理,想了想就把车挑了头,事实上在他接起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开着车往武宣家赶了。

只好再忍耐一个晚上了。

今天阳光格外的足,一点云彩都没有,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情好,许诺也被这晨光给拽了起来。

懒洋洋的抻着懒腰,虽然经历了昨天的事情但是睡的还好。

起来

一看,整个屋子里就她自己,武宣跟陈梦都不见了,拿起电话刚要拨出去,心里又想着也是这都早上十点了,他们一定有他们要忙的事情,自己打了电话反而是添乱,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多余的一样。

听见咕噜的一声,是许诺的肚子叫了,满屋子找吃的,一看微波炉里有吃的,就知道这是陈梦给提前准备好的。

怕凉了还贴心的放在了微波炉里。

许诺的心也暖暖的,只不过想到沈庭东就气不打一处来。

“铃铃铃…”许诺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宁静。

“喂嫂子啊,一会我们来接你,你先梳妆…”电话里传来陈梦的声音。

电话这头的许诺听的简直一头雾水,不知道陈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但是也洗漱好,看到一旁放着一套精美的裙子,走的不是成熟风,而是可爱风,这对于许诺也是不小的挑战。

这套裙子可是陈梦特意叮嘱的。

陈梦跟武宣一起来接许诺,看到穿上这种可爱风裙子的许诺真是美丽动人,一举一动之间体现出来一股灵动的气息,仿佛回到了年少时的许诺。

沈庭东一早就在游乐园打扮好了自己在门口等待着,手机捧着许诺最喜欢的白玫瑰,整个人帅气到每路过一个人都会回头看他。

许诺以为就是陈梦她们单纯的想带她出来散散心才来的游乐园。

其实自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已经好多年没有来到游乐园这种地方了,今天来还穿着可爱风的长裙倒也是很新鲜。

像个小朋友似的蹦蹦跳跳的下了车,仿佛忘记了昨天的一切烦恼,与其说忘记了,不如说其实是自己不想记起罢了。

“诶?沈庭东,你怎么?你自从那天走了就没找过我,怎么还拿着白玫瑰,是不是你们商量好的,你知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许诺就好像把好久没说的话在此时此刻都跟沈庭东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心里就是抱怨着,怎么这么久才来找自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