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99章 新的盟友

字体:16+-

第299章 新的盟友(1/3)

他们两个现在的气氛,可谓是严肃到了极点。沈毅这个时候忽然笑了笑说,“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刚才说话确实是严重了一些,还请徐总不要往心里去,以后有什么事情自然都是听你的,毕竟生意场上我不如你嘛!”

两个人接下来虚假的寒暄了几句,沈毅就出了门。

在他什么时候徐广就进了办公室,但是现在说道,“徐总,您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会儿?医生说了,您需要休息,要不然随时可能会复发的。”

“好了,你是我的助理,又不是我妈,这么唠叨干什么?现在我还不能回去休息,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呢,医生不是给我开药了吗?我使劲儿顶一顶就过去了,之前不是约了吴总吗?先到吴总那里去看看吧。”

沈毅出了办公室以后,就掏出了手机,不知道打给了什么人,只听他小声的说了一句,“帮我好好盯着这个徐子矜,有什么状况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让她发现,知道吗?”

这个徐子矜,实在是不得不防,他想要成为生意的自己人,估计还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可以做到。

沈毅觉得自己的这盘棋越下越大,其实他真正的目的不过就是希望从沈庭东的手里夺回许诺而已,没想到就这么一个女人,居然让他费了这么大的力气。

沈庭东刚到公司,杜子腾就敲开了他办公室的门一脸丧气,“我就说那个徐子矜!不是好惹的,咱们这边没对人家手下留情,人家那边更是对咱们加大了打击力度,你看看,这是今天我们刚刚投出去的标数,都还没到人家公司就被截回来了,你说现在怎么办吧?”

沈庭东早就知道了,如果自己这边有所动作的话,徐子矜那边也不会坐以待毙的,你那个女人的时候再来说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我就知道她不会那样乖乖的让我们占上风,被截过来的都是哪几家公司的标书,拿过来让我看一看。”

杜子腾将手里的平板拿了过去,“你就不用看了,东西我都整理出来了,就是这几家公司的,之前您老都和他们发生过大大小小的冲突,我说你以前也是沉默寡言的主,怎么就惹下这么多祸端呢?”

杜子腾现在是一找到机会就得损他几句,沈庭东现在都已经习惯了,不愿意继续和他计较,他拿过来简单的扫了一眼,却发现,吴用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这小子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本还想着这么多家公司要先从谁入手呢,看样子就得先从他杀鸡儆猴了!

“看见吴用的名字了吧,我看这小子是决定和你杠到底了,你得有点心理准备,这别人的都是君子,唯独这一个小人,这小人可不好对付,有的时候往往是这样的人,反而会让整个世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庭东不愿意听他在这里穷拽,用手在他脑袋上拍了一下,“你小子,在谁面前危言耸听了,我不管他是小人还是无赖,你都得给他摆平。”

听到这话,杜子腾不觉眉头一皱,“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之前吴用的事情都是你解决的,现在看他棘手了,你就把人推给我了,这是什么道理啊?”

“你跟我在一起工作也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看我讲过道理,让你去做,你就赶紧去,废话怎么就那么多,对了,还有一些事儿,之前我不是让你去找陈梦吗?现在你帮我盯着点武宣,他说他今天下午

要回瑞士,我这边有点不太放心,你找个人盯着他一点,到地方给我打电话。”

杜子腾一听这话不觉叹了一口气,“我说你小子是不是越来越过分了?当我是你管家的,天天还得管你家长里短这些事儿,一个吴用已经够让我烦心的了,还有这么多被返回来的标书都得处理啊,哪有时间去盯着那个人,他挺大一个人了,想回瑞士就回呗,有什么还需要你盯着呢?”

“让你盯着就去盯着。我发现你废话现在越来越多了,是不是也得让你回你自己老家消停消停几天,你才能知道在我这里工作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情?”

杜子腾一听这话,不觉笑了出来,“你看你说说话就不高兴,干嘛提我老家的事情啊?人家老家是瑞士,我老家就在国内,比不上人家的档次,你放心吧,我一定看着这哥们落地。到时候咱们电话联系啊。”

武宣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机场,想想自己刚来的时候还是四个人,现在就变成自己一个人了,说来说去都怪自己优柔寡断,伤了陈梦的心。

如今对于他们两个来说,也许最重要的就是回归到自己原本的生活当中去,彼此谁都不打扰谁,如果还是觉得没有对方就活不下去的话,这个时候再见面,也许勇气会充足一些。

他现在要回瑞士了,怎么着也得联系一下自己的父亲,他掏出自己的手机,看着父亲的电话后,却怎么也拨不下去,一想到自己当初,那么任性的就离开了家里,现在打电话说要回去,指不定他爸爸要怎么训斥他呢。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他和他的手机忽然亮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居然是他爸爸,他不觉紧张了一下,但是随后还是用了接听键,将手机放在自己的耳边,沉声说道,爸。

“你小子还知道我是你爸呀,这么长时间,头一次见你接电话。”

虽然是他的声音带着严肃,但是实际上他就这么一个儿子,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爸对不起!上次结婚的事情,真的对不起!”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会主动跟自己道歉,还以为他和陈梦一起回了国内,翅膀就更硬了,想要叫回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打电话,不过也就是看看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助的。

“你也知道自己做错了,现在在哪儿呢?什么时候回来?”

他说话的时候,武宣的妈妈就在旁边一直搓着走着亲,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陈家那个姑娘勾去了魂魄。做出这么叛逆的事情,简直是让人操心!

“我现在就在机场呢,马上就回瑞士,我妈怎么样了?”

“你小子现在还知道担心你妈呀?既然都已经在机场了,就等回来再说。”

他说完就毫不犹豫的挂断了电话,好像自己一点都不担心他呀,武宣听到自己父亲的声音也就心安了。

以前陈梦就总和他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也可以考验一切,他现在就是在赌,赌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她!等到自己的心渐渐坚定下来的时候,再回来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那时候他一定会跟她求婚,许给她一生的承诺。

真的希望最后的结果是好的。

陈梦知道武宣走时已经是另一天了,许诺和她说的时候,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已经,心如止水了一般。

“这小子,我还以为他有什么变化呢,没想到还是和原来一样胆

小怕事,我一个女人都没走,他跑什么?”

许诺知道,虽然陈梦没有表现出来过激的行为,但是心里还是很伤心的,毕竟是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的人,如今做出这样的举动,着实让人寒心!

“陈梦有些事情,我觉得你自己也应该看的清楚了,就像武宣说的,时间会告诉你们两个人答案,如果分开了一段时间,你们还是念着彼此的话,那说明你们两个,是真正的爱对方,而不是你嘴里说的那种习惯,这样,不是很好吗?正好也可以放松一下自己,免得在一起,也是互相折磨。”

许诺说这么一大堆,陈梦只是回报一个勉强的微笑,“我知道嫂子,你不用再劝我了,经过这件事情,我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那个任性幼稚的陈梦,已经活在了过去,现在的我不会再因为那么一点点的事情,就折磨自己了。”

她说完以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许诺想要跟着进去,但是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还是给她一点自己的空间比较好,最后就返身回了客厅。

沈庭东中午的时候就抽空去见了吴用,这碰上了这样的事情,本想着他躲着自己都来不及,没想到还约他吃中午饭,看样子这么长时间不见,他的胆识也长了不少。

没想到沈总这么短的时间内,我们又见面了。

沈庭东东其实最讨厌的就是这个吴用,无赖一般的嘴脸!明明也出身于名品世家,不知道从哪里养成的这一身痞气,看着就让人觉得倒胃口。

“今天中午这个局不是你自己凑成的吗?还搞得跟巧遇一样有什么意思?无用,我以为上次的事情你会吸取教训,没想到你还挺会迎难而上的。”

沈庭东说完之后,就掏出了兜里的香烟,最近这几天事情实在是太多,搞得他也有些吃不消,以前已经戒烟很长时间了,但是现在又重新捡了起来。

吴用听到他这么说,不觉轻笑了一声,“沈总,你以前过的是太顺遂了,现在就这么一点点的事情,看给你烦的,相比起我,您的日子不是好过多了吗?还知道找我哥哥帮忙,听说您是站在我哥那边的,要帮着他对付我,是吗?”

还以为那个吴强自己会找人好好的封锁消息,没想到现在,事情都已经被吴用知道了,看样子他们哥俩,没有一个是谨慎小心的。

“这事儿你也不能怪我吧,又不是你先不厚道,我又怎么可能去找你哥帮忙,你和你哥积怨已久,爆发是迟早的事情,我不过是提前站队而已,怎么,你还指望着我能站在你这边是吗?”

吴用听到沈庭东这么说,不觉冷笑了一声,沈庭东确实和以前,相比改变了不少,要是原来的话,自己说这么多顶天能换来他一句。

现在都是对答如流,口才好了不少。

“我知道你我之前,年少时光确实有一些误会,我之前呢也确实是想着,借着合作的机会,报报之前的仇,可是,那不过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你我可以合作,要知道,我爸的心思现在已经偏向我这边了,你站在我哥那边根本就没有意义,如果我上位了,以后我们公司的工程,是绝对不可能找您的。”

他话说得倒是干脆,以前的事情也承认得利索,不过这样根本不可能打动沈庭东的心,申通其实,并没有意愿要参合他们哥俩争夺位置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一脚踩进来,想要再收回去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