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98章 你的软弱

字体:16+-

第298章 你的软弱(1/3)

许诺听到这话,不觉无奈的闭上了双眼,到底他们还是走到了这一步。想想之前的那几天,兴奋的陈梦,仿佛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

武宣听到她这样说,不觉也慢慢放下了手,他现在还能说什么?他还能挽留得了眼前这个人吗?

陈梦自己在外面的时候,其实想了很多,对于他来说人生的恋爱经验就为零,身边不过就只有沈庭东和武宣而已,想来想去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欢武宣,还是习惯了他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她真的说不清,也许他们两个应该分开一段时间,或者是真正的彻底分开才能找到答案吧?

许诺跟着陈梦回到了卧室,他刚要开口,陈梦就笑着说道,“嫂子,你没必要劝我了,我现在比任何人都清醒的多,其实想来我和武宣纠缠这么多年,也许在你们眼里,我们两个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可是我现在不这么觉得了。”

我不是来劝你的,只是想说,就算是想明白了,也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回瑞士,在这里多呆一阵子,好好消遣消遣,心情不是更好吗?

许诺说以后,陈梦不解的问道,“嫂子,武宣也在这呢,我怎么可能在他在的地方好好消遣心情呢?还是和他分开两地比较好吧?”

“问题不都在这儿了吗?如果你是想清楚了的话,那他在或不在又有什么区别呢?”

“说来你们两个也是成年人了,有些事情理应让你们两个自己去解决,可是我在身边看着你们俩实在是着急的很,你要是想要解决问题的话,就听我的好好在国内呆着,等到,你真正想清楚了,再回瑞士也不迟。”

许诺说完以后陈梦本来还在收拾衣服,现在也停下了动作,“嫂子,我觉得你说的也对,如果我现在飞回了瑞士,武宣肯定会觉得我是生他气了才这样,就像你说的,我现在也是个成年人了,没必要那么幼稚的去处理问题,我就留在这里,把所有事情都解决清楚以后再回去。”

许诺听到她这样说,她也就放心了。

沈庭东这边和武宣面面相觑,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跟武宣说些什么,事情,到了这一步,以他的经验来讲,想要陈梦回头就只能看武宣自己的表现了。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呢?她这边要回瑞士了,许诺劝也未必能劝得下来,你还准备沉默下去吗?”

武宣叹了一口气,从刚开始到现在,他也想了很多,也许两个人真的该给彼此一点时间,如果是对的那个,迟早还会抓住对方的手,但是如果根本就是错的,也就没有,再次牵扯在一起的必要了。

“我想我们两个暂时分开一段时间,也许会比较好一点,说真的,我现在也很累,从来没有这样累过,我一开始以为,我跟陈梦告白了,他同意了,以后的事情就会顺风顺水,可是没想到,真正的困难现在刚到,我是没有办法放下我父母那边的,所以我觉得我们两个还是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好一些。”

沈庭东听到这话,不觉眉头皱起,“你小子要是这样想的话,干嘛当初在结婚现场,跟陈梦说那些话,你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你明天就给我滚回瑞士去,陈梦留下好了。”

沈庭东现在是真的对他失望了,原以为这结婚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该怎么做,没想到也只是他一时冲动而已!

又是以前的武宣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感觉到局促不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欣

然接受了这个建议,开口说道,“那我就回瑞士吧,让她留在这里好了,我今天下午就走。”

他说完就直接出了门,都没有准备收拾行李,就上了车,沈庭东赶紧追了出去,把住车门,“你干什么说发神经就发神经?”

“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我是真的想回瑞士了,我们两个需要分开一段时间,等到我想清楚了,自然会回来找她的,不过如果他不等我了,可能就是我们两个没有缘分吧。”

他说完就关上了车门,事情进展的太快,让沈庭东都有点接受不了,他落寞的回到了房内,许诺看就他自己一个人不觉疑惑的说道,“武宣人呢?”

“这小子就是个神经病,不用管他了,陈梦,怎么样了?”

许诺看他皱眉的样子,就知道武宣也不让人伤心,她叹了一口气说,“陈梦现在是让我稳住了没有要回瑞士的想法,武宣到底是怎么了?你和我说清楚啊。”

“陈梦不回瑞士正好,反正武宣回去了,两个人还是分开一段时间为好,要不然在这里吵的我都没有办法好好工作生活,你最近一段时间好好陪陪陈梦,武宣那边就不要管了。”

“什么?武宣回瑞士了?怎么回事儿?”

许诺不过就是上楼的功夫,这武宣怎么还能回瑞士了呢?肯定是沈庭东又说了什么不中听的,把人给逼走了。

“别提了,我刚才就问他,这事到底要怎么办?没想到这小子,直接来一句,他要回瑞士了,说两个人分开一段时间比较好,你说他是不是发神经了?如果是这样想的话,当初为什么非要把陈梦拽到自己手里?”

武宣的做法确实是很幼稚,但是许诺倒是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之前陈梦就说过,她不确定他们两个会不会是因为习惯,所以才在一起呢,趁着这段时间分开,两个人都好好想一想,如果真的能遇到,彼此的替代品,那么这段感情真的就是有缘无分了。

“行了,你也不要跟着着急了,说到底是人家两个人的事儿,现在武宣走了,我会好好陪陈梦的,公司的事情,还需要你费心呢,你赶紧去公司吧,这边有我,没事儿的。”

从刚才开始,沈庭东的电话就一直没有断过,这几天因为徐子矜公司突然开始针对自己,所以公司内外都已经忙得热火朝天,没想到他们两个还要火上浇油。

“那你好好看着陈梦,武宣既然你也同意他回去的话,我就不去找他了,你先不要让陈梦知道武宣回瑞士的事情,我怕她自尊心上上受不了,你好好陪她,我先去公司了,晚上我会尽量早点回来,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徐子衿的公司忽然针对沈氏,完全是沈毅没有想到的!前几天徐子矜还特意来公司和他说,要他停止手头所有的计划,没想到居然自己亲自上阵了!不过当初说好了都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彼此没有隐瞒,现在搞突然袭击,多少有点背信的意思。

他这边刚知道情况,然后就赶紧去了徐子矜的公司,见到他的时候,这女人正在办公室里面打针。

他还是头一次看见这幅光景,不觉一怔,徐子矜就知道她今天会来找自己,赶紧让身边的护士离开,她自己用棉签捂着针眼说道,“就知道你会过来,坐吧。”

这个时候沈毅忽然想起来,上次徐子衿来自己公司的时候,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现在看她面颊绯红,应该是感冒加重了吧

这女人对自己也真是下手狠,感冒了就去医院,干嘛要在办公室里面扎针?难不成就这么喜欢工作吗?

“你感冒是加重了吗?如果不舒服的话为什么不回去休息?”

沈毅本来想直接问公司的事情,但是看她晕乎乎的样子,还是决定先关心一下比较好,毕竟是自己的战友,没必要弄得那么生分。

“我没事的,你来找我什么事儿啊?是不是因为,我突然把我自己的公司卷进来了,没有告诉你,你就觉得心里慌了。”

沈毅之前就听说过徐子矜的名声,本来想着一个女人,在这个男人堆里打混,混的再好有什么用?不过就是,借着别人上位罢了!没想到这女人,活的玲珑剔透的很,自己心里的那点心思都已经被她看透了。

“是啊,什么事都逃不过您的眼睛,既然你一早就知道我会这么想,为什么不提前跟我打声招呼啊,之前你不是说了吗?要用我那个小公司做挡箭牌,你在背后操控,现在怎么想着把自己的公司也卷进来了?难道你就不怕赔了夫人又折兵?”

徐子衿其实一早并不同意把自己的公司卷进来,帮着沈毅已经是突破自己的原则了,如果再把公司卷进来,很有可能,像是沈毅说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是那天,沈庭东找她兴师问罪以后,她忽然发现自己没有必要再这样缩手缩脚。

反正她在沈庭龙的眼里早就已经变成了恶毒的女人,一个忘恩负义,一个无理取闹的人。

她又何苦再苦苦经营自己的形象,不如就直接全盘泼出,赢了便是赢了,输了就输了,不给自己留退路,也不给自己留后悔的机会。

“我把我的公司带进来,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之前,我说我的公司不能卷进来,你不是还觉得,我拿你当外人吗,现在,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已经完全和你站在一个战线了,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啊。”

她的脸上带着捉摸不透的表情,让沈毅根本没有办法猜测她心底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沈毅虽然名义上是让她帮忙,两个人站在,一根线上,可是,他打心里还是防备她的,毕竟这个女人喜欢沈庭东,而且交情匪浅,自己没必要把所有的计划,都嘱托在她身上。

“是啊,之前你确实是不同意把你的公司也卷进来,因为这个我的确有点不高兴,现在你把你公司带起来了,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你觉得这样我又会高兴到哪里去?确实在生意场上我不如你,不过你要记得,是我找你帮忙,我拥有主导权,你只是过来帮我的,所有事情我都拥有,知情权,所以以后,你要再做什么决定的话,希望能提前告诉我一声。”

沈毅这个时候态度也变得强硬起来,他平时是可以对她恭恭敬敬,但是有的时候要拿出一点气魄来,免得让这个女人小瞧了自己,等到最后她和沈庭东一握手言和,自己这边岂不是全盘皆输?

徐子衿的脸色一变,冷笑了一声,说道,“没想到沈总,有的时候说话,还挺有气势的,不过你这套在我这里是没用的,你确实是找我帮忙的,但是我已经和你说了,什么事情你都要听我的,以后有什么新的动作,我会提前告诉你的,这一点你放心,你我现在已经完全拴在了一起,我是不会把你丢之不管的,不过同样的,如果有什么事情,你背着我的话,那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不那么牢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