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97章 分开

字体:16+-

第297章 分开(1/3)

杜子腾还是第一次这样和女人商量着来,要不是因为她是沈庭东的好妹妹,他才不会这么有耐心呢。

“我说了,我不会上你的车的,你要是不想帮我传话,那就不传好了。沈庭东的性格我比你清楚,只要是见到他,绝对是不会再放我走的,你说你我也不认识,何必要为难对方呢?你的手腕现在应该不疼了吧?”

刚才陈梦还算是客气,如今算是把自己的尖牙全都露出来了。

杜子腾不觉,深呼吸了一下,看来就算是,青梅竹马,性格也都差不多,要不然怎么能,在一起当这么多年朋友呢。

“陈小姐,我还是不清楚你们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的,我只知道我的责任是把你带回去,你最好配合我一点。”

杜子腾现在也来了脾气了,他实在是受不住了从早上折腾到现在还摊上这难伺候的,自己这是做的什么孽啊?

“我为什么要配合你啊,我都和你说了,我不去,你要是再这样我就叫警察了。”

杜子腾的忍耐力,此时已经完全到达了极限,他跟自己的手下使了一个颜色,那两个人立马就抓住了她的手臂。

陈梦想要挣脱,但是却怎么也挣脱不动,杜子腾轻笑一声,“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虽然我身手不怎么样,但是我的手下身手还是不错的。赶紧给她带上车。”

上车以后,杜子腾怕这姑娘玩花样,就用绳子将她绑了起来,一边绑一边说道,“不好意思啦,多见谅,我也是为了完美的完成任务,你也知道沈庭东的脾气,要是我没找到你的话,我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陈梦此时瞪大了眼睛,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又没说出口,最后憋了半天来了一句,“你给我等着,等到我,被松绑了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这辈子杜子腾被女人威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所以面对这样的话,也能坦然一笑,“好呀,等着把你送到沈庭东手上之后,随便你。”

陈梦看他软硬不吃,不觉有些慌张了,她不是不想回去,而是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武宣,昨天晚上,她虽然听到那些很伤心,但是也并没有对他表露出任何伤心的意思。

可是自己一早上就这么走了,他现在肯定会生自己的气,而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尴尬的见面,她是说什么也不想的。

“大哥,你说我们两个也不认不识的,你根本就不知道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现在真的不能回去,就当帮我个忙行不行,你不要把我送回去好不好?”

杜子腾听到这话,八卦之心不觉燃烧了起来,之前就听说沈廷东带着一对男女回来,男的见到了,女的现在见到了。

他倒是真的想知道,为什么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沈庭东为什么会让自己来找她?她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让我帮你也行,那你和我说实话,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杜子腾现在完全就是在用这个当诱饵,引诱她说出实话,换句话说就是在逗她玩儿呢,好不容易把她抓到的,又怎么可能给她放回去?

陈梦犹豫了半天,她心里自然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和外人说的,所以想着编个什么理由骗他好呢?

想了半天,最后开口说了一句,“沈庭东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和我男朋友

一起来他家玩儿的,不是来这里受他气的,他天天摆出那副臭脸,我怎么可能,继续在那呆着呀。”

他们两个现在是狐狸遇到狐狸了,奸到一块去了。

杜子腾一听这话不觉轻笑了一声,“小姑娘撒谎,你也得发个像样点儿的呀,你这一听就是谎话,沈庭东说你们可是发小,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脾气,你又不是第一次见识,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点小事就离家出走?既然你不愿意说实话的话,我也没必要帮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呆着吧。”

陈梦听他这么说下意识的想要伸手,但是,自己的手已经被他绑得结结实实的,也只能是晃动两下身体了。

这到底是沈庭东什么时候认识的?什么人?笑起来就跟只狐狸一样,哪有哪个男人会为了防止女人逃跑,把人绑起来了,而且自己说的,也不是那么过分的谎话吧!一眼识破让人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随便你信不信,反正我现在已经被你绑在这儿了,估计我说什么你都没想过要给我放走,像你这样狐狸一样的男人,还真是少见。”

杜子腾知道这姑娘是恼羞成怒了,叉手躺在了椅子上,“这你倒是说对了。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你下去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等你见到沈庭东,我也不指望你能给我说好话,只要他见到了你,肯定会好好奖赏我的。”

他此时又像是一只狐狸一样的笑了出来,惹得陈梦更是心里一阵烦躁,这男人真是倒胃口。

沈庭东这边听到杜子腾说,已经找到陈梦以后,心里不觉松了一口气。

赶紧把他带到我家里来,这姑娘鬼主意多的很,别让她跑了。

杜子腾轻挑了一下眉毛,看了一眼身边气的脸颊鼓鼓的陈梦说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他怎么可能从我这里跑走,那我就往你家那边去了,在家等着我就行了。”

许诺听到这个消息后,赶紧就去敲武宣的门,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想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结果。

她才刚到门口,武宣就打开了门,“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许诺看他着急的这个样子,也觉得陈梦的付出有点值得了,其实有的时候两个人相爱不一定会在一起,中间有很多的艰难险阻,你能跨过去便是可以修成正果,你若是跨不过去,就只能相忘。

只是她现在看不出来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结果。

“已经找到了,你想好了吗?可能还有半个多小时,人就会送回家里了。”

许诺心里其实挺担心的,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伤心到一定程度沉默,根本不会做出这样幼稚的行为,如果武宣还不能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她真的不知道他们两个最后会走向什么样的结局。

“嫂子还是顺其自然吧,等到她回来了再说。”

陈梦看见沈庭东别墅的时候,心里就已经绝望了,这个杜子腾实在是一点品都没有。

车停下以后杜子腾先下了车,打开了车门,把手做绅士状,开口说道,“下车吧,小姐。”

陈梦用眼神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绳子,“你让我这样下车呀!等到沈庭东看见了以后,我就不知道他会怎么奖赏你了。”

杜子腾这时候才注意到她手上的绳子到现在还没有解开,他赶紧拿出怀里的刀给她割开

,割开的瞬间沉默就把手伸着出来,他一个闪躲,笑着说道,“妹妹,你不会真觉得我身手那么次吧。”

他说完以后还朝他一笑,杜子腾笑起来是最好看的了,因为他嘴角两边还有一对酒窝,除了勾引小姑娘的时候,他很少这样笑,不过这次他绝对没有勾引的意思。

陈梦先是一怔,随后又要继续出手,这时候沈庭东在身后大喊了一声,“干什么你?”

听到沈庭东那声音,陈梦自然就蔫儿了起来,她收回自己的手,整个人的头都低了下来,“我能干什么啊?还是你神通广大,我在哪里都能找到我。”

许诺听到声音立马就跑了出来,她拽过陈梦的手说,“你跑到哪里去了?让人担心死了。”

见到许诺以后,陈梦立马卸下了伪装,他也随手抱住了许诺的胳膊。

“嫂子,我其实就是想出去走一走,并没有要让你们担心的意思。”

她说话的时候还不断往屋里看着,想着那个要死的人怎么还不出来接自己。

“行了,这边我要把人给你送过来了,公司那边应该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办呢,我就先回去了,你这边好好处理一下吧。”

杜子腾说着就拍拍沈庭东的肩膀上的车,上车的时候他还看了一眼陈梦,这个姑娘如果要是没有男朋友的话,说不定自己还真的会感兴趣。

杜子腾走了以后,武宣才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他看见陈梦满脸都是不自然的表情,他搓着自己的手,想要训斥他几句,但又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立场。

两个人在这里面面相觑也不是个办法,许诺率先开口说道,“咱们先进去吧!外面风大,回去再说。”

进屋以后,还没等武宣开口沈庭东,就先劈头盖脸的说了起来,“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说走就走。你知不知道这里你人生地不熟的,出去以后有多危险。”

陈梦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小孩子了,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继续面对武宣,只能出此下策,“我只是想出去走一走而已,并没有像你们说的离家出走那么严重,我又不是什么小孩子了,难道还不能出去转一转吗?”

许诺看着这状态,如果沈庭东在继续说下去,说不定又要把陈梦给说生气了,她赶紧上前阻拦道,“我们不过也就是担心你而已,这个国内你有好久没有过来了,身上也没有带多少钱,再加上你不是心情不好才出去的嘛!”

陈梦的眼睛一直盯着武宣,看他一直没有要和自己说话的意思,不觉叹了一口气,“行了,我知道我做错了,以后我不再这样了,行了吧?对了,给我准备一下机票吧,我明天就想回瑞士。”

“陈梦,你这又是什么话?怎么突然要回瑞士呢?”

武宣此时也站起身,但是却被沈庭东抢先了一步,说出自己想说的话。

陈梦看着他们,心里十分疲惫的说了一句,“因为我累了,我想回家,难道还不行吗?”

他说着就要上楼,此时武宣终于鼓起勇气抓住她的手,“陈梦,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没闹,我是真的累了,和你这么多年,我累的不只是你一个人,我也很累了,你既然那么放不下,为什么还要苦苦拽着我呢?时间可以治愈一切,谁说我就忘不掉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