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指成婚:你是我的药

第296章 找人

字体:16+-

第296章 找人(1/3)

“好了,许诺,现在这边情况也挺乱的,一时半会儿我估计也找不到陈梦,要不然你先回家吧,帮我看着点武宣,我怕这小子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就更不好收场了!”

其实许诺自从,从瑞士回来以后,身体一直不太好,最近这几天,中午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睡一个午觉,现在正好到了时间,身体也困倦的很。

一方面是陈梦,一方面是武宣,她想了一会儿,点点头说道,“那我就先回去吧,你这边有消息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千万不要和陈梦说狠话,知道吗?”

都到现在了,许诺还是站在陈梦到一边,一点儿也不觉得她是任性,沈庭东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找到她以后,我保证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把她揪上车带回家。”

许诺回家的时候,赶紧问了问陈妈,“武宣呢?人在哪儿?没出去吧。”

陈妈也知道现在情况紧急,不免凝重的说道,“没有出去,还在楼上的房间里呆着呢,我给他送过一回饭菜,他也没吃,我就又端出来了,您看这……”

许诺听到这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小子还真是,遇到事情就不能去解决了,干嘛要这样虐待自己?到底是岁数小,阅历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调节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了,陈妈,您去忙吧,我上去看看。”

许诺上楼敲了敲武宣的门,敲了有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了有气无力的声音,“陈妈,我说了,我不吃饭。”

“什么陈妈?我是许诺,你打开门,我们两个聊一聊。”

“武宣,虽然人在家里,但是心思早就已经跟沈庭东他们飞出去了,一听是许诺赶紧就起身打开门,着急的问道,找到了吗?”

许诺看见他满脸期待的样子,真的很想告诉他已经找到了,把陈梦照原样交到他的手上。

可是现在,杜子腾和沈庭东都在努力的寻找,但是没有一方有结果的。

“现在还没有找到,不过我和庭东去机场,核实过了今早起飞航班的名单,里面并没有沉没的名字,说明她现在还在这里,找到她只是时间的问题。”

武宣听到没有找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剩下的话就没有心思再听下去了。

他颓然地回了房间,坐在**,捂着自己的脑袋说,“她到底还是被我伤到了,我那么相小心,那么小心,一直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心里真正的想法,好不容易和庭东说了几句知心话,反而伤了她。”

许诺叹了一口气,关上门,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武宣其实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问题,不是能不能找到陈梦,而是找到她了以后,你能好好面对她吗?你能给她她想要的吗?”

许诺一直都清楚他们两个之间的问题,之前看他们两个那么幸福,还以为武宣已经放下了在瑞士那边的一切。可是没想到,到头来他还是在心里总犹豫,找不到办法也就算了,还两边都舍不下。

这样下去的话,两个人分开,只是时间的问题。

武宣的眼神里面充满了迷茫,他抬起头有些愧疚的开口说道,“说实话,嫂子,我根本不知道,我都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做才好,一方面是为了父母,另一方面是她,你也知道,我在婚礼上,带着她走了。好像表面上已经做出了决定,但是我心里苦啊,我和我爸妈从小感情很好,尤其是我和我妈妈,现在他们

那么伤心,我怎么可能于视无睹呢。”

武宣虽然和沈庭东是发小,但是现在也不过是二十二三的年纪,经历的事情少,经历的感情也少,自然是不会处理这些。

“我知道你心里的犹豫,也明白,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割舍下的,只是,你要知道,为了和你在一起,陈梦也舍弃了在瑞士的一切,有的时候,我真想着,你们两个大不了就这样算了,给彼此都放一条活路。”

许诺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真心话说出来,惹得吴轩一阵激动,“嫂子,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不可能和陈梦就这样算了的,你根本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唯一在我身边的就只有她而已,如果结婚的话,我的新娘子,我也只盼望是她。”

他们两个一起从青春时期走过,直到成人,依然爱慕着对方,这样的感情自然是难能可贵,只是不受祝福的感情,终究会走向破灭!

许诺很清楚,这一点,只是她现在没有办法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我自然知道你是喜欢她的,那我现在问你,如果陈梦回来了,你该如何和她说?你知道她想听你说什么吗?”

这话可真的是把他给问住了,其实这一上午,他在房间里也不停的问自己这样的问题,到底什么才是陈梦想听到的?到底自己能给她什么?到底自己还要不要抓住她的手?这些问题就像是不断重复的机器一样,反复敲打着他的心,但是他用了这么长时间却依然找不到答案。

“嫂子,我真的不知道!”

到最后还是无奈的说出了这句话,许诺看他这个样子也是心酸得很,毕竟自己曾经经历过那么多,别人都不可能经历的事情,自然心思,就比他们成熟一些,可是这样的成熟方式,她真的不希望再在任何人身上发生。

“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混乱的很,听嫂子的话,好好的睡一觉……”

嫂子现在陈梦都不知道在哪,我怎么可能睡得下去啊!我还想着,一会儿就出去,和庭东一起去找她呢。

许诺帮他把被子铺好,柔声说道,“你都不知道见到她该说什么,又何苦那么着急和她见面呢!听我的话好好睡一觉,又或者你自己好好静一静,想一想,做出了一个选择,现在已经没有人给你时间了,你唯有在她消失的这段时间里面,好好想清楚答案,陈梦其实什么都不想要,她要的只是你一个明确的态度而已,你这样反复的摇摆不定,最后可能会失去你珍视的一切。”

许诺的警告不是没有源头的,她其实之前就能看出陈梦的心已经破碎到不堪一击的程度了!上次婚礼可能勉强把他们的关系修复到从前,但是破镜重圆始终需要的是坚定的信念,武宣现在如此摇摆,陈梦根本就没有安全感,说不定最后坚持离开的是陈梦。

武宣虽然心里着急,但是许诺的话也并不无道理,找到陈梦,他相信沈庭东的实力,只是现在需要的是自己找明白,到底要的是什么?

他乖乖的躺了下来,许诺帮他把窗帘拉上,就出了门,按理说他现在应该休息一下的,可是,她却一点心情都没有,他之前的预感从来都不会错,可是这次她真的希望是自己错了。

从早上起来到现在,陈梦一直在外面漫无目的的游**着。她脑袋里面,空白一片,根本就不知道沈庭东他们想的,还知道去坐飞机回国。

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整个人

都被掏空了一样,空有一副皮囊。

他记得自己还没有喝武宣在一起的时候,武宣家里的环境氛围特别的温馨,虽然吴轩的父亲很是严肃,但是好在母亲温顺和谦,所以他们的感情一直都不错,可是现在由于自己的出现,让武宣的家里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以前她不知道武宣到底是怎么想的,现在她知道了,心里也有愧疚,更加多的是伤心。

她正走在路上,杜子腾正好在她的道对面,吃着手里的肯德基,抱怨的说道,这个陈梦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怎么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老大,其实您不用和我们一起出来的,在外面风吹日晒的,您不是来受苦的吗?”

杜子腾将手里的汉堡扔到了座位上,你小子还好意思说,“要是你们出息点儿,给我这两个小时之内找到的话,我能亲自出来吗?知道是谁委托我的吗?我都惹不起的人,赶紧给我睁大你们的眼睛,发动你们的人脉给我找。”

他刚说完,正好看了眼到对面,惊讶的发现人海中落寞走着的陈梦,他赶紧摘下眼镜,“快快,我看见她了。”

他说着就赶紧让人去动的车子,往道对面开去,因为这里是单行路,所以开到对面也需要一段时间,他着急得手心直出汗,一方面是公司事情那么多,他不能一直在路上浪费时间,另一方面是沈庭龙那幅扑克脸实在是很大的一个压力。

他的手下开车也算是利落,到对面的时候还能依稀见到人影,他赶紧穿过人群,一把拽住她的胳膊,“陈小姐,你可是让我好找啊!”

陈梦在大街上走着,被陌生男子拽住了胳膊,他自然没有什么好反应,她一个反手,将他的手背到了身后,“谁让你摸我手的?你是谁呀?”

这姑娘的性格有点女汉子,所以她选择了一个和他性格十分相符的爱好,也就是格斗。

当初她和自己父母说想去学格斗的时候,她爸爸第一个反对。

你这姑娘家家的学跆拳道就算了,学什么格斗要是哪受伤了该怎么办?

虽然态度坚决,但是仍然拗不过自己的这个宝贝女儿,所以陈梦学了三年,到现在,对付一个,1米83的男人,也是轻而易举的。

杜子腾没有想到,照片上,那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居然身手这么好,他是疼的呲牙咧嘴,赶紧喊道,“是沈庭东,沈庭东让我来找你的。”

一听到沈庭东的名字,陈梦好像如梦初醒一般,赶紧松开了她的手,“你是庭东哥哥的什么人?找我干什么?我又没犯什么事儿。”

“你是没犯什么事儿,可是你早晨不是不告而别了吗?你庭东哥哥现在很着急,我是你庭东哥哥的好朋友,所以出来帮他找你,行了,基本上也梳理干净了,咱们就上车走吧。”

一听到这话,陈梦立马就往后退了一步,“我才不回去呢,我又不想见的人,你告诉他,我在外面一个人呆着也很好,等我玩够了,我就自己回瑞士了。”

陈梦说着就要离开,杜子腾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放他走!他赶紧往前,走了两步,刚要拽他,又想想刚才的疼痛,把手又缩了回来。

“那个陈小姐,这也是你我第一次见面,我感觉以咱俩的交情还不至于到帮你传话的程度,要不你先跟我上车,等见到沈庭东了,你亲自和他说,那时候怎么样和我都没关系了,我也不会再多管闲事,你别为难我行不行?”

(本章完)